悬疑小说完本阅读-精彩悬疑小说推荐-悬疑小说大全

  • 首页 > 替嫁娇妻宠上瘾

替嫁娇妻宠上瘾梁若馨傅琛小说全本资源阅读(梁若馨)

来源:zzy|小说:替嫁娇妻宠上瘾|时间:2020-06-15 17:13:56|作者:梁若馨

关于梁若馨傅琛的小说替嫁娇妻宠上瘾-(梁若馨)这里有全本资源可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梁若馨精心创写的,替嫁娇妻宠上瘾不负你所望,快来阅读吧:感情被人利用,还被当成提款机?梁若馨一怒之下替妹出嫁,顺带逃离这个生性薄情的家。婚前,传言那个男人不近女色,梁若馨已经做好当一辈子的独身,可谁知男人精力旺盛,让她有些招架不住。哪个王八蛋说你不行?梁若馨咬牙切齿道。谣言也能信?男人嘴角微扬。婚后,男人宠她上天,虐渣都只是顺带的

替嫁娇妻宠上瘾梁若馨傅琛

《替嫁娇妻宠上瘾》第14章 不如养条狗

次日。梁家餐厅里,梁振华刚刚下班回家,正喜出望外地在餐桌前坐好,给自己倒上两杯酒。

“傅老夫人答应我们的资金,今天给了一半,等傅琛跟小馨结婚证一领,咱们就能无忧无虑了。”

张兰芝摇了摇脑袋:“别高兴得太早。”

“嫁到傅家的人是小馨,万一她的身份暴露了……”

“这点你不用担心,不管是小馨还是小珊,都是梁家的姑娘,就算被识破了,我也能叫她听我的话……”

“就会说大话。”张兰芝嘲讽地说着。

“你当真可以掌控她么?”

“那是自然,有个与小馨有关的……”

这个时候有人突然推开大门,是梁若馨回来了。

梁振华一下子闭上嘴,二人不再谈及这个话题,张兰芝看了看她,挤出一个微笑来。

“小馨,是你呀?你怎么回家了?”

虽说梁若馨心里清楚,这所谓的家,在很早之前就没了自己的位置,可看到他俩一人面露伪善的微笑,一人难堪地看向自己,梁若馨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她抬起脑袋,轻声说道:“我回卧室了。”

张兰芝回过神来,拦住了她想要进屋的路,谨小慎微地问道:“小馨,难道……傅家把你赶回家了?”

梁若馨呆在原地,没来得及讲话,一头的梁振华早已惊慌失措地冲上前,惊讶地望着她。

“你说什么?小馨,你也太让人失望了,爸爸的公司才刚刚缓和些呀。”

“这可如何是好?傅家会不会收回资助我们的资金?”张兰芝十分担忧地说道。

梁若馨突然感觉空气变得浑浊不堪,甚至有些透不过气来。

她回到家,可大家却怀疑她被傅家人赶了回来。

他们在意的,不是自己的情绪如何,身体怎样,他们只在乎钱。

张兰芝这个反应,她早就知道。

但是梁振华,居然也变成了这样,一抹绝望在心头蔓延。

她抿了下唇,冷若冰霜地看着二人。

“傅家没把我赶出门,我去卧室拿下东西,一会就走了。”

“恩……原来如此……”夫妻二人紧绷着的心一下子放松了,挤出一丝别扭的微笑。

“是不是去拿衣服?你快去吧,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

梁若馨与他们擦肩而过,径直走上楼去,突然察觉到有些奇怪。

楼道里堆满了崭新的木材跟油漆,聚集在一起,延伸到了她的房间门外。她眉头一皱,一下子推开卧室的门,看见屋里的变化后,气得脸色煞白——她的床不见了,全部的东西都搬空了。

只剩下她之前的衣物,被人扔进了箱子里,在角落堆放着,她的卧室,与旁边梁珊的卧室打通,变成了一个大房间。

张兰芝跟在她身后,赶忙解释说:“我和你爸觉得,梁珊婚后回家来住,之前的房间有些小,于是就……”

“你没考虑过我吗?你就确定,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家来吗?”梁若馨冷冰冰地说道。

“……”张兰芝尴尬得红了脸,“我,我没有这么想,因为你应该很少回来……”

梁若馨低下头去,不再理会张兰芝,她走进屋内,把门关上,之后朝着窗户走去。

她把窗帘欣起来,蹲下身来在角落里摸索着,表情骤变——之前在角落里藏着的首饰盒没有了!

这首饰盒,是在她年幼时,妈妈得病之后,跟她一块藏在这地方的。

妈妈告诉她,之后她长大成人,如果迫不得已,就拿出其中一个首饰卖掉,这些钱足够她一段时间内衣食无忧。

到底什么人偷走了她的首饰盒,她心知肚明。

梁若馨飞快地跑下楼:“我的首饰盒去哪了?”

张兰芝刚刚下楼,正在接着吃饭,见到她这番冷若冰霜又咄咄逼人的架势,一下子呆住了,之后垂下头去。

“你说什么?我没看到过。”

“别再掩饰了,除了你,不可能是别人!”

“自己的东西没看好,还有理来怪我?”张兰芝冷冷一笑。

“你既不承认,那我就叫警察来,让他们帮忙查案。”梁若馨冷冰冰地说道,把手机拿了出来。

梁振华突然用力地把筷子摔在桌上。

“你的首饰盒是我跟你妈一块看到的,之后送给你妹妹当陪嫁,有什么问题吗?”

自己生母的遗物,留给继母的孩子当陪嫁?梁若馨心中一寒。

“那你马上让梁珊回家,把首饰盒带回来,那是我的!”

“你!”张兰芝起身:“小馨,东西已经送给她了,而且是嫁妆,怎么可以要回来呢?如果真把东西还给你,之后他们家一定会欺负梁珊,你妹妹的日子该有多惨啊。”

梁若馨没有理会,拿起手机递给梁振华。

“爸,请你打个电话。”

“有完没完!”梁振华气急败坏,怒火中烧。

“你故意想回家挑事对吧?首饰盒是我送给梁珊的,你想干嘛?你要把你父亲逼上绝路吗?”

“我不想逼你,我也没挑事。”

“你还说没有?!我看你是胆肥了,不拿我当回事了!”梁振华怒气冲天地上前。

梁若馨不由得向后退了下。

“爸!”

“你还认我这个父亲吗?还认的话就别再追查首饰的事情!送给梁珊,说不定能用得时间长些,让你拿着,你这弱不禁风的身子,说不定哪天就去世了,不知让谁捡了便宜!”

“……”梁若馨呆在原地。

她的妈妈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如今,她的爸爸,居然这般恶毒地诅咒自己。

梁振华面不改色,觉得自己所讲的一切都合情合理,理所当然。

“你嫁给了个身体不行的男人,留在你手里也是浪费,你又不会有后代继承它们……”

“别担心,就算我身子再弱,也不可能死在你们前头,属于我的,我一定要回来。”梁若馨颤抖着身子,毅然决然地说着。

“就算像你们这样费尽心机,我也得要回属于我的东西!”

那首饰盒中,有着妈妈生前最爱的木兰花珍珠吊坠,她不可能善罢甘休,绝对不可能!

“你再说一次?!”梁振华匪夷所思地看向她。

“你滚出去!兰芝,把扫把拿来,把这家伙赶走!你再也不是我女儿,你还不如一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