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说《最牛赘婿》by卫龙西最新著作阅读

  • 时间:
  • 小说最牛赘婿作者:卫龙西
  • 来源:ZW

都市言情小说《最牛赘婿》by卫龙西最新著作阅读

《最牛赘婿》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最牛赘婿精彩简介:由作者卫龙西创作的经典小说《最牛赘婿》十分精彩,强烈推荐,小说的主角是张扬柳雨霏,为您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故事。小说内容节选试读:我不知道什么叫年少轻狂,只知道这世界胜者为王。九世重生的霸婿上门,我不要做废物,我要做最牛的赘婿

最牛赘婿精彩小说在线试读

《最牛赘婿》第4章张扬,你根本配不上我!

此言一出,柳汉庭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左右看了看,询问道:什么,假的?小扬,你……你为什么这么说?

很简单,真正的百年人参,吸纳得是天地灵气,已经接近灵物脱离凡品,单是药香就足以让人心神安宁百病不生,而这颗人参,药香太浓已经失了本质。

张扬一边品尝了一口,一边摇着头解释道。

这……不可能啊,我是从一个养参世家买的,他怎么可能造假呢?

柳汉庭辩解道,这可是他花了上百万买的,当时光竞争者就达到了上百人,而且诸多中医泰斗都在现场,根本没人怀疑人参的真伪性。

无妨,这种程度的人参,养生足够了。

张扬并没有反驳他,虽然这株人参是假的,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仍是不可多得的大补品。

但若和修真者所用的人参相比,完全不可相提并论,一个是凡品,一个是灵药。

哼,懂得可真多,你见过人参吗,真是不知羞耻!

一旁的柳雨霏则一脸鄙夷得瞪着他,不屑得哼道。

一个小县城擦桌子的服务员,别说鉴别人参了,恐怕这辈子都没见过人参,居然还敢在此大放厥词,真是可笑。

雨霏,怎么说话呢,小扬,你别见怪,我等会打电话去问问,若真是假的,我定饶不了他!

柳汉庭轻声呵责了女儿一句,而后对着张扬点点头道。

张扬笑而不语,没再辩解什么,柳汉庭信与不信那是他的事,和自己又没多大干系,他犯不着费力气去解释。

一顿饭吃完,柳雨霏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不知为何,仅仅只是过了一夜,自己父母竟然对这个小服务员如此客气,不仅亲自盛饭盛盛汤,而且言语间竟然对他十分满意。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父母他们俩的改观怎么如此巨大?

柳雨霏越想越气,看着父母对张扬的态度,啪得一声把筷子一扔,气愤得说道:我吃饱了,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

你那小公司能有什么事,回来!

柳汉庭赶忙也把筷子撂下,冲着柳雨霏不满得喊道。

若真是有事,让小扬陪你一块,正好你们之间可以多熟悉熟悉。

沈晴也慌忙站起来,看了看张扬说道。

我……

柳雨霏强忍着心头的怒意,最后只得无奈得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好吧,我先去开车,你快点!

说完,柳雨霏转身拎起包就走了。

张扬也放下筷子,来到别墅外边,见柳雨霏开着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过来了。

你会开车吗?

柳雨霏摇下窗户,没好气得瞪着他,刚说完,又自言自语道:算了,连车都没有的人,怎么会开车呢,上车吧。

张扬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上,柳雨霏直接踩下了油门,玛莎拉蒂唰得一声冲了出去。

我一会要去见一个重要客户,你不能跟着我,前边有一个咖啡馆,你在那等着,明白了吗?

开进市区后,柳雨霏瞥着张扬,冷冰冰得道。

什么客户?

张扬淡淡得问道,言语中充满了质疑。

我的事你管不着,虽然咱们领了结婚证,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嫁给你,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这段时间我也只是让你陪着给我父母演场戏,等我公司度过危机,我们就去离婚!

柳雨霏一边把车停下,一边冷漠得说道:你配不上我,你也没资格得到我,我柳雨霏这辈子绝对不会嫁一个碌碌无能之辈,明白吗?

听着她的话,张扬嘴角挑了挑,淡淡得道:假如我不是碌碌无能之辈呢?

你不是?呵呵,假如你真是男人,那就做出点成就让我看看,也许我会爱上你。不过我看这辈子没希望了,下辈子投胎生个好人家吧。

柳雨霏扭头冲着张扬鄙夷得笑了笑,把他扔在路边之后,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望着柳雨霏远去的车尾,张扬注视了片刻,而后想到母亲刚刚转院到了江州,便赶忙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江州人民医院。

张扬到达医院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进到医院内部,他拦下个小护士问了问病房的位置后,快步走了过去。

大哥,和我一块玩打枪吧,我枪法很准的,求求你了,和我一块玩吧。

张扬转身刚准备走,忽地看到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扑通一声抱住了自己的大腿,手指比划着手枪的模样,嘻嘻笑着道。

张扬没有理会他,转身就走。

别走啊,队长,我们还没玩完呢,你怎么就走了?

中年男人见张扬没有理他,连忙慌里慌张得追了上去,还委屈得抽起了鼻子,完全像是个孩子。

队长?

张扬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由得停下脚步,奇怪的看着他。

对啊,我们是一队的,您当然就是队长喽,不好,敌人来了,快卧倒隐蔽!

中年男人极其认真得点点头,似乎很高兴张扬跟他对话,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他便如临大敌一般,吓得脸色骤变,扑通一声趴在地上,快速得滚进了长椅底下。

张扬转身看去,来得不过一群医生护士,其中一个人手中还拿着一个针管,应该是镇定剂。

几个男医生上前按住中年男人,一个护士抓着针管给他打了下去,企图反抗的男人挣扎了几下后,立即昏睡了过去。

先生,你没事吧,实在抱歉,这人是精神科的,以前当过兵,脑子受到了重创,不小心被他跑了出来。

男人被制服带走后,一个年纪略长的主治医生摘下口罩,对着张扬抱歉道。

没事。

张扬淡淡得摇了摇头,视线在那个男人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钟,心中微微一动,并没多说什么,对着医生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找到母亲的病房后,张扬推门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柳汉庭还是挺厚道的,竟然给母亲开了一个单间,而且还是最顶级的服务,一天二十四都有看护,完全不用人操心。

小扬你怎么有空来了,结婚的事忙完了吗?

见儿子来了,张素娥连忙激动得坐了起来,仔细打量着他,像是许久没见了似的。

嗯,没事了,妈,您感觉好点了吗?

张扬坐在病床一侧,握着母亲的手亲切得问道。

尽管他的前世记忆已经觉醒,深知眼前这人不过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但一想起她十几年含辛茹苦养育自己,张扬心中还是十分感动和愧疚。

妈好多了,你可得好好谢谢人柳家,把我安排在这么好的病房中,医生护士都很好,你就放心吧。

张素娥重重得点点头,眼中噙着泪水,声音有些嘶哑。

砰!

正在这时,病房外边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只听砰得一声,房门竟然被人踹开了。

张扬当即站了起来,转身看去,极为愠怒得喝道:何人这么放肆,进门前不懂得敲门吗?

他以为是护士或者医生之类的,结果进来得却是一群打扮装饰十分潮流的青年,耳朵上带着耳钉,身上绣着纹身。

社会小混混的气息扑面而来!

你给我闭嘴,这轮不到你说话!周哥,这间病房怎么样,我刚才查了,病人好像是下边一个小县城转过来的,没什么势力。

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男子粗暴得喊完,连忙转身,对着身后一个满身名牌的男人点头哈腰道。

此人名叫周宏伟,江州大族周家长子,势力极大,哪怕是市长级的人物,也得对他礼让三分。

周宏伟听完夹克男的话,双手搭在两个小弟身上,让他们架着自己往前走了几步,环顾了一圈病房道:还凑合,去把院长叫来,老子今天就住这个病房了。

《最牛赘婿》第5章病房风波

好嘞,周哥您慢点,千万别伤着腿,我去找院长!

夹克男闻言,连忙小心得搀扶着周宏伟来到病床边坐下,根本没有顾及一旁站着的张扬。

张素娥已经完全傻眼了,呆坐在床上动也不敢动,只好扭头看向张扬,满脸惶恐。

张扬捏了捏拳头,怒火暴涨,见过抢钱抢人抢车的,抢病房还真是头一次。

听着,这是我妈的病房,给我出去!

张扬上前两步,目光冰冷得看着进来的几人,低声喝道。

你妈的病房?从现在开始,这已经是周哥的病房,你们可以滚了!

几个小弟闻言,唰得一下全都站了起来,捏着拳头露出凶恶的样子。

滚?你们这是打算强抢病房了?

张扬环视着几人,心底压抑着怒火,拳头已经捏了起来。

强抢?哈哈哈,你还真猜对了,瞧见我们身后是谁吗,江州周宏伟大公子,不想死得就赶紧滚!

夹克男伸手指了指后边的男人,满脸自豪得意,脸上露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周宏伟?哼,我管你是谁,给你们五秒钟,滚出我的视线,否则……

张扬微微眯着眼睛,嘴角上扬,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

哎呦我去,小子挺狂啊,信不信老子给你放放血!

一个小弟大笑一声,不屑得盯着张扬,哼笑道。

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们老大可是军区长官的儿子,你这个杂毛也敢在他面前装大,活腻了呀!

夹克男猛地瞪了瞪眼睛,喝道。

小四,磨蹭什么呢,老子困了要睡觉,赶紧把床给我清理出来!

周宏伟极其不耐烦得大喊道,扭头直勾勾得瞪着张扬,打量一番后,脸上当即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掏出钱包抓住一把钱扔了过去。

拿着这些钱,赶紧滚蛋,这病房老子买了!

听到没有,拿着周哥赏得钱赶紧滚,别特么在这妨碍我们!

夹克男叫嚣了一句,转身来到病床边,对着张素娥一瞪眼,赶紧下来,麻溜得自己走出去,别让爷爷动手!

你……你们……

张素娥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这些人来者不善,而且一进来就如此强势,自己肯定反抗不过。

而且她还听到了军区长官几个字,那可绝对不是平头老百姓能够惹得起的。

妈,你躺好,有我在,谁也不能动你一下!

张扬脸色冰寒,目光直视着周宏伟,把他扔过来的那些钱全都踩在了脚下,周宏伟是吧,老子在军区混的时候,你娘还不知道在哪呢,敢在这跟我玩!

卧槽,小子你这么牛逼,兄弟们,给我干他!

夹克男一听这话,顿时大怒,二话没说捏紧拳头就向他冲了过去。

其余几人见状没有一丝犹豫,一拥而上,个个拳头紧捏,嘴中发着暴喝。

住手几位,千万不要冲动,我们医院会解决好的。

闻讯赶来的院长等人,推门一看这个状况,连忙跑过来拦了下来。

院长李龙涛赶紧走到周宏伟跟前,微微弯着腰,道:周大公子,这病房都是早就分配好的,而且您腿上的伤只是刮擦了一下,根本没必要住院,您何必要闹这么大呢?

李龙涛满头大汗,听到下边有人报告说,江州市霸之一的周宏伟前来就医,发现没病房后,竟然干出了强抢的行为,吓得他赶忙带着保镖过来。

怎么,我住院你赚钱还不乐意?本来我还不太想住的,但今天老子非住不可了,而且就住这间!

周宏伟抬头白了李龙涛一眼,满脸不屑得说完,直接躺在了床上。

周大公子,你……

李龙涛一阵气结,这个周宏伟仗着父亲是军区长官,整日里在江州城胡作非为,连那些名门望族都不敢对他怎样,更何况他这个小小的院长。

怎么,难道要让我父亲亲自给你说?

周宏伟戏谑道。

不……不用,我去和这位先生交涉一下,您千万别冲动。

李龙涛连忙摆手,低头叹了一口气,满脸惭愧的看向张扬:先生,您看能不能把病房让给这位周公子,我另给您安排一间!

对不起,我也只要这间病房!

张扬双手插在兜里,冷冷的盯着周宏伟。

那恐怕我只能说句抱歉了,先生,病房您必须得让。

李龙涛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强横道,虽然是左右为难的局面,但显然周宏伟的权势更大,他只得牺牲张扬这一方。

哦?要是我不让呢!

张扬看着院长的表情,早已明白了一切,心中对周宏伟的愤恨,已然到了炸点。

小子,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拒绝周哥的下场,哥几个,给我废了他!

夹克男闻言,上去直接推开了几个医生,再次向着张扬围攻了过去。

不……不要啊,小扬,咱们不住这病房了,去外边走廊也挺好的,你快别逞强了。

张素娥见此一幕,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急忙从床上跳下来,准备拉走张扬。

再这么坚持下去,张扬肯定会被打伤,她宁愿不治这个病,也不忍心看着儿子挨打。

你特么给我滚开,碍手碍脚!

一个小弟伸手一推,直接把张素娥推得一个踉跄,整个人硬生生得向后边倒了过去。

妈!你他妈敢动我妈,你们这是在找死!

张扬见状脸色大变,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心中怒火中烧,双拳一捏身形暴动,如同一只出山的猛虎一般,对着几人狂风暴雨般砸了过去。

夹克男几人根本没想到,张扬竟有这般强悍的攻击力,原本还信心满满的样子,在见到张扬的出拳后,全都惊呆了,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

怎……怎么可能,这王八蛋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

夹克男咕噜吞了一口唾沫,在社会上混迹了这么久,他还从未见过如此凶猛之人,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天灵盖。

砰砰砰!

啊……

拳头的闷响声接连响起,夹克男甚至根本没看清张扬的动作,自己身上就已经挨了数十拳,咔嚓几声脆响,他直接扑通下跪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他跪下的同时,其余几人毫不例外得倒下,不省人事。

以雷霆手段解决完这几人之后,张扬赶忙冲到母亲身旁扶起她,关切道:妈,你没事吧?

我没事,小扬,你怎么样,他们伤你哪了,快跟他们说,这个病房妈不住了,妈宁愿去住走廊!

张素娥连连摇头,惊恐未定道。

我知道了,妈,你先出去坐一会,我去和他们说。

张扬小心得搀扶着母亲来到门外椅子上坐下,自己折返回来,目光凌厉得扫过地上几人以及周宏伟,拳头捏得啪啪作响。

周宏伟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亲自培养出来的几个小弟,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完全不是对手。

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抢了他的病房,是不是干了一件错事。

更加震惊得还有旁边的几个医生,李龙涛瞪着眼,满脸不可思议。

他是医学教授,对于人体分析很是拿手,张扬那种体格的人,就算再有几个,也完全不可能打得过这群常年混迹社会的狠角色。

这……这完全不可能啊!

这一刻,所有人心中不由得同时闪过一个念头,此人到底是谁?

你是自己下来,还是让我动手?

张扬瞥了一眼几个医生,没作理会,转而走到周宏伟跟前,直勾勾得盯着他。

小子,知道我是谁吗?你还敢动我不成?

周宏伟内心虽惊,但依旧表现得十分嚣张,他自认自己的身份特殊,放眼整个江州都没人敢动他一下,因此根本没把张扬放在眼里。

但他错了,他遇上得可是张扬!

不敢?哼,今天你是条龙,也得乖乖给我跪下!

张扬嗤笑一声,脸上露出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话音落地的同时,抓起周宏伟一把扔在了地上,双指一点他的膝盖,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只听扑通一声,原本还一脸傲气的周宏伟,双腿一弯唰得一下跪在了地上。

《最牛赘婿》第6章道歉?他配吗!

嘶--!

全场围观者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吓得脸色煞白,连连后退。

这可是江州军区周长官的独子,身份无比尊贵,哪怕就是江州各大名门望族,见了他都得上前打声招呼,生怕有一丝怠慢。

而李龙涛哪怕已经做到了江州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见了他仍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下可好,不知哪跑出来这么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竟然让周公子给他下跪?!

这要是传到了周洪三的耳朵里,估计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你……你竟敢让我给你下跪,你他妈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周宏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得看着自己的双腿,试着挣扎了好几下,却始终没能站起来,继而抬头怒视着张扬,大声吼道。

我管你什么人,就算天皇老子来了,也得乖乖给我跪下!

张扬居高临下得看着他,满脸冷漠的喝道。

狂妄,老子是周洪三的独子,你敢让我跪你,你他妈死定了,我这就让我父亲过来收拾你!

周宏伟见张扬丝毫不为所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掏出手机就打起了电话。

一旁的院长李龙涛见状,赶忙上前:小伙子,你怕是外地人吧,周长官是江州军区的教官,当年曾在一个神秘部队服过役,受了伤才退了下来,你赶紧向周公子道个歉,不然一切都完了!

如果这事真的捅到了周洪三那,遭殃得可就不止他一个人,说不定整个医院都会受到连累。

他刚刚坐上院长这个位置,可不想因为一个无关人等被搞下去。

小子,别他么逞强了,快道歉,等周长官来了,随便给你弄个罪名,你这辈子就只能待在监狱了!

旁边又过来一个医生劝他道。

他可是见识过周宏伟的手段,对于妨碍自己的人,不论是谁,最终都没有好下场!

道歉?他也配?!

张扬一脸懒散得转过身,冷笑道。

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李龙涛见张扬油盐不进,顿时气得四肢发抖。

而另一边,周宏伟也已打通电话,各种添油加醋得把情况说了一遍。

好,赶紧转告我爸,让他快点来,再不来我就死了!

周宏伟对着手机大吼完毕,一脸阴狠得挂断了电话,抬头直视着张扬。

我警告你,赶紧把老子扶起来,不然等我爸来了,你会死得很惨!

张扬闻言淡然一笑,双手抄在裤兜里,一脸不屑得看着他道:没事,我等着他!

你!

周宏伟满脸愕然,这家伙简直是狂妄到天了,我特么就不信我站不起来!

周宏伟一边说着,一边用尽全身力气,死命得咬着牙想要站起来。

结果他的膝盖刚刚起来一点,张扬趁机又是一指,嗖得两道银光闪出,再次刺中了他的膝盖,疼得他浑身一阵抽搐,啪叽又跪了下去。

所有的医生见此一幕,无不狠狠得倒吸了一口气,这人简直是疯了,再看向张扬的目光中,满是不正常的眼神。

与此同时,江州军区一个校场。

报告周教官,刚才令郎打来电话,说他在江州人民医院被人制服,现在生命危在旦夕!

警卫员慌里慌张得跑到一个卷着袖子,带着墨镜的高大中年男子面前,火急火燎得报告道。

什么,小伟危在旦夕,什么人干的!

中年男子唰得一下摘掉眼镜,转身瞪着警卫员,惊恐得吼问道。

这个小伟没说,周教官,您赶紧去看看吧!

警卫员摇摇头,看着中年男子大惊失色的样子,猛地吓了一跳,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混账,敢动我周洪三的独子!小王,你立即召集警卫连,跟我一块去医院!

周洪三破口大骂了一句,快速来到一辆军用吉普旁,对着警卫员吩咐道。

周教官,这……这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警卫员吓了一跳。

废什么话,赶紧去给老子召集,没听见小伟快死了吗!

周洪三虎目一瞪,抬腿一脚向着警卫员踹了过去,严厉得吼道。

是……是,周教官,我这就去召集!

警卫员哪敢还有半点懈怠,拿起哨子吹起了紧急集合哨。

一路上,周洪三都紧绷着个脸,拳头捏得啪啪作响,额头上青筋暴起。

周宏伟可是他唯一的儿子,想当年他从非洲历经千辛万苦才死里逃生,回来后被封了个功臣,分配到江州军区做教官。

这么多年过去,他妻子只给他生下这么一个儿子,平时里别说打骂了,就连数落几句都舍不得,现在他听到这样的消息,自然十分震怒。

我倒要看看哪个王八蛋这么不长眼,敢动我周洪三的儿子!

周洪三越想越怒,嘴里发出一声暴喝,双拳砰得一声砸在了防弹玻璃上,只听咔嚓一声,防弹玻璃上立即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纹。

旁边司机看到这一幕后,顿时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言没敢发,赶忙加快了车速。

十五分钟后,江州人民医院门口。

四五辆挂着军区牌照的吉普车如同咆哮的猛兽一般,旁若无人得冲了进去。

医院里的人一见这些车居然敢直接闯进来,皆是意识到来头不小,纷纷向旁边躲去,好奇得围观着,猜测又是哪位军中重臣出事了?

而后,吉普车门打开,十几名荷枪实弹的军人,唰唰得从车内跳了下来,站成两排纵队,等候着周洪三的命令。

小王,前边带路,今天要是有人敢动我儿子一根寒毛,我就把他打成筛子!

周洪三咬着牙怒吼完毕,对着身后的警卫连一挥手,大部队浩浩荡荡得向着住院区冲了过去。

病房内。

院长,大事不好了,周长官带……带着警卫连来了,已经到门口了。

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慌里慌张得推开门闯进去,气喘吁吁得对着李龙涛道。

什么,警卫连?

听到这几个字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周远山护犊几乎是江州城众所周知的事情,平常但凡儿子有一点问题,他都会亲自出面解决,只是没想到这次竟然带了警卫连。

这可是真正的军人,江州军区哪怕是放眼全国,军队的素质都是数一数二的。

周远山不惜违反纪律调动警卫连,足见他这次是多么愤怒。

哈哈哈,小子,你他么死定了,我爸已经来了,看你这下怎么跑,识相得就赶紧给我跪下磕头,兴许我大发善心,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跪在地上的周宏伟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兴奋得大喊大叫了起来,脸上快笑成了一朵花。

然而张扬听后,依旧只是淡定得坐在椅子上,悠闲自在得翻看着手中的报纸,脸上没有露出一丝怯意。

这下可急坏了旁边的这群医生,李龙涛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啪嗒啪嗒往下掉,不得已只好再次转向张扬道:这位先生,你就赶紧让周公子起来跟他道个歉吧,不然周长官看到,谁都救不了你啊!

是啊,你一个小县城来的逞什么能,人家动动手指就能让你消失,何必呢?!

无知,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脑子一窍不通,唉,等死吧!

……

警卫连一路畅通无阻,所过之处没一个人敢挡道,不到一分钟时间,周远山便来到了那个病房。

周教官,就是这里。

警卫员小王报告道。

还他么报告个屁,给我冲进去,把动我儿子那家伙立即拿下!

周远山破口大骂了小王一句,抬腿一脚冲着房门踹了过去,只听哐叽一声巨响,房门差点被他踹掉。

《最牛赘婿》第7章跪了!跪了!

身后的警卫连战士迅速冲了进去,大喊道:不许动,全部靠墙蹲下,双手抱头!

李龙涛等人见状,吓得心脏差点没跳出来,连忙按照吩咐冲到墙角蹲下,哪敢有半点懈怠。

我儿子呢,哪个混账王八蛋这么不长眼,敢动我周远山的儿子,活腻歪了!

周远山迈步而进,扯着嗓子大吼道。

爹,我在这,快救我!就是这个混蛋,快帮我杀了他!

一听到周远山的声音,周宏伟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似的,连忙大喊道。

小伟,你……你怎么跪在地上,赶紧起来!

周远山循声一看,脸色顿时黑了下来,飞奔着冲过去准备扶起儿子。

结果周宏伟的膝盖刚一离开地面,便又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爹,不行,我的腿一点知觉也没有,根本站不起来!

周宏伟哭喊着道。

什么?混账,敢废了你双腿!我这就削死他!

周远山心底的怒火彻底爆发,满眼杀意道。

他!就是这个小子,我的腿就是他弄的!

周宏伟立即伸手指向了张扬的方向,咬牙切齿得怒吼道。

草泥马,敢动我儿子,我送你上西天!

周远山顺着儿子的手指看去,见是一个小青年,一身寒酸的打扮,手里拿着一份江州日报,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

周远山怒吼着夺过旁边一个战士的突击步枪,咔嚓一声对准了张扬。

嘶!

所有人嘴里同时倒吸了一口气,满心骇然。

警卫员小王见状,吓得差点没昏倒过去,连忙冲上去拦住周远山:周教官,不可啊,这……这万万不可啊,您这么做了,可是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

滚开,我今天就是要弄死他,上法庭老子也认了!

周远山一把甩开警卫员,手指移到了扳机的位置。

李龙涛等医生慌忙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后方站着的众警卫连战士,也都吞了吞口水,不知所措。

然而,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那个一直在看报的青年,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毫不畏惧得瞥了一眼周远山后,淡定从容得说了几个字:你可听过青峰岭!

青……青……

而周远山在听到这几个字后,整个人如同遭遇了晴天霹雳一般,手中的步枪扑通一声掉在了地上,呆呆的愣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动弹。

病房内死一般的寂静,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空气像是凝结了一般,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

斯维尔西餐厅,一间布置优雅温馨的包间内。

高雨阳一身闪亮西装,正在细细品着手中的一杯红酒,而坐在他对面的,正是先前说去见重要客户的柳雨霏。

雨阳哥,昨天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下去的时候,你们都不见了?

柳雨霏笑得十分甜美,说话的语气也十分温柔,相比于对张扬的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没……没什么,昨天家里突然有事,我就先回去了,没来得及通知你。

一说起昨天的事,高雨阳猛地被呛了一口,神色变得极为慌张。

昨天可谓是他一生中最为狼狈的一次,堂堂高家的长子,竟然被一个小服务员吓得差点尿了裤子,这事他怎么可能告诉柳雨霏。

原来如此,雨阳哥,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爸妈好像中邪了一般,对那个人的态度突然变好了,我怕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没法离婚了。

柳雨霏满脸无助的说道。

雨霏,你放心,这事就交给我,我会让那小子乖乖消失的,不过在那之前,我觉得咱们之间的关系……

高雨阳阴冷一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向柳雨霏的手掌摸了过去。

啊!雨阳哥,你……你别这样!

高雨阳的手刚一触碰到柳雨霏,柳雨霏立即敏感的收了回来,道:我公司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不待高雨阳起身,柳雨霏便转身走出了包间。

眼见自己阴谋没有得逞,高雨阳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砰得一拳砸在了桌面上:该死的张扬,老子非他么弄死你不可!

……

父……父亲,您……您怎么了?

医院病房,看着突然愣在原地的周远山,所有人心中都是大为不解,怔怔得看了半天后,周宏伟率先问了出来。

然而周远山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双眼一直死死得盯着椅子上坐着的张扬,表情极其复杂,神色中充满了震惊、惶恐、不敢置信。

你……你刚才说的可是……青……青峰岭?

周远山强行咽了口气镇定下来,怔怔问道。

难道还有别的地方,能让你终身难忘吗,大山!

张扬淡淡得道。

大山?

听到这个称呼的那一瞬间,周远山浑身一颤,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凌人的气势一下子消失得一干二净,急忙追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不可能,他明明已经在二十年前……

雨夜青峰岭,你被人围困三天三夜,生死绝望之际,是我救了你,你忘了吗?

张扬哼笑了一声,从他第一次听到周远山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感到十分熟悉。

上一世为兵王时,他曾服役于国家一个神秘的特种部队,这个部队是国之利器,神秘性不亚于修真者的存在,专门执行极度危险的任务,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每一个人的信息都是最高机密。

而前世的张扬,正是这个部队的队长,只不过那个时候他的名字叫张峰。

周远山,正是他的部下之一,大山这个称呼,只有张扬叫过。

不可能,你……你到底是谁?

周远山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咕噜咕噜狂吞着口水,浑身大汗淋漓。

我--是你的队长!

张扬轻轻一笑,起身缓步来到周远山跟前,眼睛一眯,意念传音道。

队……队长?不,不可能,队长早已牺牲多年,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青峰岭?

周远山满脸惶恐,不可置信道。

青峰岭这三个字,对周远山来说,是一生都无法抹掉的黑暗。

那年,周远山接到一个任务,前去青峰岭除掉一个恐怖分子的据点,情报说对方只有寥寥数人,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至少有几十名训练有素的国际雇佣兵。

周远山绝望了,想掏枪自杀,但枪却没响,在他手指即将碰到扳机的那一刻,一块碎石忽然袭来,打掉了他的手枪。

接着,一道矫健的身影从暴雨中冲出,唰唰几下到了他的身边。

大山,你特么给我坚持住,老子花了三天三夜找你,你要是敢这么死了,我弄死你全家!

周远山费尽最后的力气睁开眼睛看了看,是当时的队长张峰,他没想到在自己生命垂危之际,居然真的等到了救兵。

后来的事他就不知道了,他对着张扬点过头之后便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军区医院。

但是这件事,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队长早就在南非之乱中牺牲了,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稍微镇定了一点后,周远山立即追问道。

这个你无须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没死足以,相信吗?

张扬神色冰冷,眼神直勾勾得盯着周远山,继续意念传音道。

看着张扬的眼神,周远山猛地一怔,脊背发凉。

这个眼神他太熟悉了,这么多年,除了队长之外,他还从未见过别人有这种气势,那种足以凌驾一切的气势。

信,我信了队长,张哥,我……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拿枪指着你,我该死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过去了二十多年,自己已经成了五十多的中年人,张扬非但没老,反而变了模样,但他没敢多说什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嘶!

整个病房内同时发出一阵刺耳的倒吸冷气声。

《最牛赘婿》第8章动我亲人者,死!

什……什么情况?

那一瞬间,每个人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嘴张得能塞下一个拳头,心中骇然得如同见了鬼一般。

周远山竟然跪下了!

他竟然给那个羞辱他儿子的青年跪下了!

这一切转折发生得太过突兀,以至于很多人根本没时间反应消化,大脑就直接死机了。

周宏伟最先惊住了,他的脸色由一开始的得意骄傲,唰得一下变成了震惊。

自己父亲什么身份,江州军区的教官,手握军权的大将,别说给人下跪了,连腰都没有弯过几次。

爹,你……你怎么了,你怎么向这个混蛋跪下了?!

周宏伟惊慌失措得问道。

后方的一众警卫连战士和小王也都惊住了,他们都非常清楚周教官的暴脾气,就连上级的命令都敢违抗,怎么会向一个小青年下跪?

周……周教官,您……您怎么了,快…快去把教官扶起来!

小王深深得吸了一口气,赶忙对着旁边的战士吩咐道。

滚开,所有人把武器卸下,退出病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来!

两个战士刚想上前,周远山大手一挥将他们赶了出去。

一旁的医生们傻眼了,抱着头蹲在墙角不知所措。

院……院长,这到底什么情况,周教官向别人下跪,这……这太恐怖了吧!

我怎么知道,难道是这小子背后大有来头?不可能啊,没听说咱们江州有这么牛逼的人物?

难不成是帝都的人,这年头,那些公子哥不都是喜欢低调吗?

一个医生猜测道。

此人刚一说完,包括李龙涛在内的几人全都感到一阵凉气直窜天灵盖。

如果真是如此,他们可就全完了,得罪了帝都的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病房门口。

不知何时,这里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患者,甚至连医生护士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慌里慌张得赶了过来,踮着脚尖往里看着。

刚才周远山进医院的那一幕,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现在大家都很奇怪,究竟是哪个倒霉蛋,又惹上了周大长官。

周教官进去多久了,怎么还不见他出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让周大公子给他下跪,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乖乖,让周公子下跪!这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这么嚣张!

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句,没一会功夫,整个医院都传遍了张扬的事迹。

所有人都为他捏了把汗,周家可不是好惹的,这分明是在送死嘛!

就在这时,开门声响起,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战士走了出来,齐刷刷得列队在病房两侧,神色极其严肃。

怎么回事?战士都出来了,怎么还没见到周长官本人?

有人仔细打量了一下出来的人后,极为不解得问道。

而此时,在病房内,则完全是另外一副场景。

张先生,是我周远山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还请您原谅!

跪地之后,周远山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和自己的面子,对着张扬深深得弯腰,极为恳切得道。

张扬并没有阻止他,先是看了看周宏伟,继而低头冷冷喝道:这就是你养得好儿子?

当年的周远山可不是这个样子,没想到现在会变成这副德行,张扬心头怒意滋生。

周远山一听,心头猛的一咯噔,回头看了儿子一眼,满脸惶恐。

周宏伟在外边干了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可谁让他是周家独苗呢,既不舍得打,又不舍得骂。

正因如此,儿子才会越来越放肆,以至于到了今天这个无法收拾的局面。

这……这,张先生,是我的错,我管教不严,您千万别生气,我恳求您给小伟一个机会。

周远山慌忙替儿子求情道,以他对当年张扬的了解,他真的会动死手。

爹,你疯了吗?居然向他求饶,他是个什么东西!

周宏伟不可置信得瞪着双眼,扯着嗓子得喊道。

闭嘴,小伟,赶紧向张先生道歉,不然就算我也救不了你!

周远山慌忙扭头瞪了儿子一眼,低声呵斥道。

什么……

周宏伟满心不甘,他高高在上惯了,何曾受到过这般羞辱,只是让他不解得是,父亲怎么也跪下了?

你什么你,还有你们,赶紧滚过来向张先生道歉,记住,以后若再有人敢动这位先生一下,我绝不饶他!

周远山指着儿子的鼻子大喊了一句后,立即转向墙角道。

是……是,周教官,你别生气,我们这就向张先生道歉!

李龙涛一见周远山看向了自己,哪里敢有半点犹豫,连忙踉踉跄跄的跑过来,对着张扬深深鞠躬道,张先生,对不起!

其他一些医院见院长都低下了头,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一起跑过来齐刷刷得弯下了腰,心里那件叫一个后悔。

如果眼前这人真是帝都的公子哥,刚才自己把他巴结好了,不就能平步青云了?

一想到这,不少人连肠子都快悔青了,看向张扬的目光中,震惊中带着畏惧。

滚吧,若再有下次,我定不留情!

张扬冷漠得瞥了他们一眼,负着双手走到周宏伟身旁,定定得看着他。

周远山心脏狂跳,看着张扬那冷漠肃杀的眼神,绝望得闭上了眼睛。

至于你,我说过,动我母亲者,死!

张扬双眸一凝,两道精芒爆射而出,同时仿佛一只无形的手一般,啪得一声扇在了他的脸上。

唰得一声,跪在地上的周宏伟,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就已经被扇飞出去,轰隆一声砸在了墙面上。

还有病房吗?

随后,张扬淡淡得转过身,看着院长李龙涛问道。

有,有,张先生,您跟我来,我这就给您安排!

李龙涛怔怔得看了看被砸出一个大坑的墙面,再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此人表面看着柔弱,没想到臂力竟然如此恐怖,看来果然不是等闲人物。

想到这,李龙涛哪敢怠慢,连忙打电话腾出一间病房,亲自领着张扬过去。

看着张扬淡然离去的背影,周远山浑身一软瘫在了地上,脸色苍白,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似的。

周……周教官,您……还好吧?

警卫员小王小心翼翼得上前两步,轻声问道。

没事,把小伟扶到床上去吧,我们回去!

周远山回头看了看昏死过去的儿子,总算松了一口气。

好在张扬没下死手,不然凭他那一巴掌,即便是一头狼也得半死。

周远山颤颤巍巍得的从地上爬起来,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似的。

……

快看,出来了,这人谁呀,怎么看着好像没事一样?

有人见房门又开了,连忙惊叫道。

张素娥也挤在人群中,见到来人后,连忙激动得冲了上去,紧张不安得问道:儿子,你没事吧,我见进去了好多人,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张扬云淡风轻得笑了笑,道:没事,妈,这位李院长说给我们换一个病房,我们走吧。

张女士,先前多有得罪,是我这个做院长的失职,我深表歉意,请跟我来吧!

李龙涛说着,弯下腰对着张素娥深深得鞠了一躬。

全场一片哗然!

所有人目瞪口呆得看着李龙涛院长,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一路谦卑得给两人引着路。

什……什么情况,李院长怎么对他们这么客气?

然而还没等他们惊叹结束,房门再次打开,周远山由警卫员小王搀扶着走了出来。

警卫连集合,回训练场!

周远山对着战士挥挥手,有气无力得说完,踉踉跄跄得离开了。

所有人当场傻眼了!

这和来时完全不一样啊!

来时众人浩浩荡荡,恨不得能把整个医院拆了,离开的时候,竟然如此不堪?

《最牛赘婿》已完结,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牛赘婿》即可免费阅读,欢迎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