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说《听说,你爱我》by瞬间倾城最新著作阅读

  • 时间:
  • 小说听说,你爱我作者:瞬间倾城
  • 来源:ZW

都市言情小说《听说,你爱我》by瞬间倾城最新著作阅读

《听说,你爱我》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听说,你爱我精彩简介:由作者瞬间倾城创作的经典小说《听说,你爱我》十分精彩,强烈推荐,小说的主角是容浅莫尊,为您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故事。小说内容节选试读:容浅杀过人,坐过牢,是整个南江名声一片狼藉的女人。出狱后的第一件事情却是嫁给南江巨头莫尊。世人都道,她走了几辈子的狗屎运,却没有人知晓,这段婚姻完全是家人跪舔要挟讹来的。莫尊什么都能忍,最不能容忍有人

听说,你爱我精彩小说在线试读

《听说,你爱我》04:混账,你给我跪下

挂了电话,抬起头,正好对上莫尊似笑非笑的双眸。

他们离得不远,一个床头一个床尾,容浅不难猜测莫尊其实什么都听到了。

有什么关系?

这本就是她真实的一面,卑微的,如世间细小的尘粒,无根无基。

容浅低下头,她没在缠着莫尊求他放人,她快速揽起地上的衣服进了卫生间。

等换好衣服出来,莫尊站在窗前吸烟。

他漠不关己闲适的态度,似乎跟本就没把她的事放在心上……

容浅觉得三年牢狱生活真的磨平了她的菱角,被这样对待,被他得到了……她不是想着找回公道,而是--还有其他办法的!

莫尊不选择出手,她也没法子不是吗?

房门传来轻响,玻璃映照的冷戾容颜,无表情地吸着烟。

停了一会儿,电话响起。

莫尊从浴袍里拿出来看,然后接通。

尊爷,那姓赵的家人来闹了,您看这……

那人还没说完话,莫尊直接打断:放了吧。

挂掉手机,他回身到床前,捡起衣服准备换上离开,却在看到凌乱的被褥上那抹鲜红的印记,莫尊眉梢稍动了下,眸光深远幽暗。

-

夜色寂静,整座城市都陷入睡眠之中。

此时容家灯火通明,容老太太拄着龙头拐杖,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等候。

赵双怡陪在一旁,身后站着容婷婷,脸上的幸灾乐祸不加掩饰。

气氛,无形中肃然紧张。

容浅回来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人,她垂眸敛去思绪,走到老太太面前:奶奶……

老太太拐杖重重往地上一掷:孽障,你给我跪下。

容浅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她屈膝客厅中央跪下。

你还知道回来,你有没有把我们容家放在眼里?

你自己看看几点了?是不是还当自己清清白白的,可以胡作非为了?

老太太说话一点儿也不客气,容浅面色平静的隐忍,只因她坐过牢,于这个家是污点的存在,所以这些应是她受的!

奶奶,您消消气,说不定姐姐就是在为自己打算啊。容婷婷--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插嘴,看似给容浅帮忙解脱。

什么意思?老太太问。

容婷婷眼里闪过讥嘲:这个时间点,才是南江最热闹的时候,那有名的帝豪酒吧里,龙鱼混杂,姐姐若是运气好搭上某个有钱人,那还愁屈在容家干嘛?

混账。

老太太气到发颤,她拄起拐杖快步到容浅面前。

老太太对容浅这个孙女是充斥着厌恨的,容家好不容易在南江有了一定地位,却因家里出现了个杀人犯而受上流社会指指点点。

小小年纪不学好,出了监牢更是夜不归宿……

妈,您消消气,千万别气着了……一直没说话的赵双怡想阻拦又不敢,在身后弱弱地劝慰。

老太太凶狠的刚要出手教训,眼睛在看到容浅衣领下的印记,目光一凝。

老太太迅速出手抓住容浅的衣领用力撕开,只听衣扣崩裂的声音响起,那被遮盖的肌肤便已暴露在空气中。

一切,快的容浅只觉脸颊被弹掉的纽扣打的生疼,身上衣服扯开,露出半个肩头。

那青青点点尽数暴露在空气中……

容浅脑中嗡的炸响,她蠕动着嘴唇想解释。

老太太指着她:孽障,孽障啊……

这些痕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老太太几乎可以预见,容家往后不光会因出一个杀人犯受人耻笑,还会因容浅道德败坏,令家族蒙羞……再也不复往日尊荣!

只要想到,老太太颤着身后退了两步。

突然她面色一凌,迅速出手。

啪--

清脆巴掌声响在每个人心头,老太太指着容浅:孽障,你竟然敢败坏我们容家名誉。

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容浅被那狠厉的力道打的身子歪倒一边,火辣的疼占据了全部感官,她舌尖轻动,铁锈的味道在口腔蔓延。

耳边一片嗡鸣,老太太指着她大骂。

那声音好似来自远方,听不真切,又什么都听到了……

她衣裳大开,上半身几乎以全裸的姿态展现众人面前,深深的屈辱感从心底涌起。

站在前方的容婷婷捂住嘴巴,大眼睛里的讥嘲仿似利刃……

而她的亲生母亲只是在一旁看着,同样的惊讶,同样的--鄙夷嫌恶!

老太太见问不出什么,怒火中烧的扬起拐杖狠狠落在她的身上。

容浅承受不住被打趴在了地上,她紧紧咬住唇瓣,老太太专挑痛的地方下棍。

说,是谁?那个野男人是谁?

《听说,你爱我》05: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还嘴硬,我让你嘴硬,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我今儿就替你爸妈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羞耻。

拐杖一下比一下重的落在身上,容浅咬紧牙关忍耐,不说一声求饶的话。

羞耻心她有,可这些面对别人有意侮辱的时候,通通都算不得什么……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赵双怡站出来劝解,结果不仅没有劝住老太太,还惹的老太太把火气迁怒在她身上。

原因,连自己的女儿都教不好!

赵双怡大叫着躲闪,一时间刺耳的声音,仿佛将房屋都能给震塌。

容浅艰难地双手撑起身子,涣散眼眸翦羽颤动,当看到赵双怡躲闪的被老太太打,她心里一紧。

几乎是迸出全力喊出那个名字:莫尊,--是莫尊!

世间一下子清净了,连母亲的哀嚎声也跟着停止。

容浅脸上缓缓露出一抹讽刺的笑,身体被毫无节制的索取,再加上挨了一顿打,她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昏迷前,老太太脸上的凶狠,只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

浮浮沉沉中,好像有人在喊她,一声接着一声。

容浅不想睁开眼,潜意识里她在逃避着什么,不知道是什么,只是有一种预感,那是痛的……

抽皮拔筋般的痛,都不足以形容。

容浅,容浅……快醒醒!

那道声音根本不放过她,容浅紧皱着眉头,缓缓睁开了眼。

赵双怡看到她醒了,立马揭开被子:快点起来,家里来客人了。

她也不管容浅反应,迅速给她套上衣服,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容浅的胳膊出了房间。

赵双怡动作风驰电擎,下楼梯的时候才叮嘱容浅:待会儿可要好好说话,妈以后就靠你了,你也不想咱母女两个被那贱人永远踩脚底下吧?

你奶奶和你爸唯利是图,那母子三人要不是那两孩子争气,要不然真以为能住进容家?

浅浅啊,妈以后就靠你了,你可得给妈争口气……

容浅处在云雾之中,根本就不懂她的意思。

直到下了楼,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笑语晏晏的夫人时,脑海中的困惑终于得到解释。

容海深率先看到了她们,扬手招呼:浅浅,快来见过历夫人。

赵双怡暗暗撞了下她的手,然后拉着容浅到历夫人面前。

容浅看着那个尊贵非凡,笑起来,永远温柔和暖的妇人,她比记忆中的样子更添韵味,三年,时间能在一个人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但上天似乎独独宠爱她一个。

历夫人脸上挂着浅笑,周身气质雍容贵气,她的目光亲和舒适,看着容浅:这就是容浅吧?几年未见,出落的越发标致了。

夫人您缪赞了,小心夸得这孩子不知天高地厚。容海深笑道。

他们都在等着容浅开口,容浅却只觉胸口有什么在下坠。

历夫人,莫尊的母亲。

父亲竟把她找来,他们是想做什么……?!

赵双怡撞了她下,容浅回神,干涩地出声:历夫人--

历夫人点点头,她拍着身旁沙发:来,过来坐。

容浅看了眼她身旁,硬着头皮过去坐下。

历夫人握住了她的手,语气心疼道:这些年在牢里受苦了,瞧着都瘦成什么样了?

可不就是,这孩子倔,有什么都不跟家里说,自己扛着……容海深叹息,为容浅的懂事深深动容。

容浅翦羽遮住眸子里的神色,什么都不肯跟家里说?

牢里三年,而他们身为家人,看望的次数,只有被送进去,和接出来……时间都淡化了她所有期望!

赵双怡说道:也是懂事,表现的好才被提前放出来了。没想到莫先生对浅浅还有情义,我这当妈的,心里真的是……

容浅抬起头,他们在说什么?

历夫人询问容浅:容浅,是莫尊他找你了吗?

容海深道:瞧夫人问得这什么话?这孩子身上的印记都还没消呢!

容浅一下子明白过来他们的意图……本就无色的面容唰地变得苍白,她只以为家人视她为耻辱,所以任意羞辱打骂;却从未想过,她连那破败的一件货物都不如!

容先生言重了。历夫人道:莫尊既然碰了容浅,那我莫家就绝不会做那翻脸无情之举,只是这件事,莫尊他……

夫人您多虑了。容海深昨天在忙公司的事,还是半夜接到家里电话,才知道的来龙去脉。

这么重要一个攀附莫家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谁不知道尊爷鼎鼎大名?若不是他看上浅浅,又怎么会碰了浅浅呢?

历夫人一脸犹豫。

《听说,你爱我》06:尊爷怎么可能看得上你这样的女人?

容海深再接再厉:您也说了,莫家不会做那翻脸无情之举,这孩子昨晚回来可是吓坏了她奶奶……如若没有发展到感情那步,我们自然无二话,可如今……他叹气:莫家在南江的地位我们容家是招惹不起的,总归女方吃亏一点,我们也认了,可万一要是怀上了,你说我们这……

容浅垂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猛然捏在一起,她完全没有料到,她的家人,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会有这样的--一面?

历夫人思想交战了一番,最后一咬牙道:容先生不用说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你看我们两家不如明天一起吃个饭,好选个良辰吉日,把婚事给办了。

容海深面色大喜,没想到容夫人会这么的干脆。

他正要应下,容浅忽地站起了身。

她深吸一口气,道:我想,我想爸爸和夫人弄错了,我没想嫁给莫尊!

历夫人皱眉,容海深一下子站了起来:容浅,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容浅没看自己的父亲,她的目光对上历夫人。

实话实说?

不,这本就是一场肮脏的交易,没有必要在粉饰上美丽的色彩。

跟莫尊……我是心甘情愿的,我没想嫁他。

此话一出,容海深恨不得上不前打死这逆子。

莫家是什么地位?这样的关系岂是想攀附就能攀附得上的?

为防止她在胡说八道,容海深赶忙赔笑道:夫人莫见怪,这孩子昨夜淋了雨,烧糊涂了……

发烧了?要不要紧?历夫人担心的问。

容海深心里稍安,他眼睛一转,模凌两可道:昨天晚上回来晚了,不小心淋到了雨。

历夫人站起了身,并没有因为容浅先前的话而生气。

她走到容浅面前,笑容温和亲切:既然发烧了就好好的休息,等身体好了,来秀园。我会比你父母还要疼你,所以,不用害怕。

她以为容浅害怕,那温柔的声音带了魔力,能够催化所有防备。

容浅抓着裙角的手指微动,她意外地沉默下来。

历夫人跟容海深告别,容海深和赵双怡亲自出门相送。

不一会儿,客厅声音消失,容浅怔怔地站在原地。

她是没有想法嫁给莫尊,可历夫人那番话,让她突然不由自主想到现在的状况……

从牢狱里出来,她不是没想过搬出去住,不为别的,她只想要一片属于她的天空可以自由呼吸。可当这话对母亲说出来后,却遭到她强烈反对……她让她想都别想,奶奶已经给她张罗相亲了。

在这个家里,没有人会盼着她好过,即便相亲,也会被当成棋子给这个家牟利!

容浅不甘心,没有经历死亡的人永远不会知道重生带来的希望。

若是,能借助莫尊做跳板,从这个家彻底摆脱出去……

容浅竟然发现,自己心跳加速,萌生的意念让她恨不得立刻化出一双翅膀飞出去。

--

容海深送完历夫人回来,便上楼狠狠痛骂了容浅一顿。

容浅至始至终什么都没说,等他骂累了,离开了,她才忍着身体上的痛,下床换了身衣服,然后走出房间。

也不知道赵牟炀爸爸有没有被放回去?

若是莫尊没有出手,她又该怎么办……?

客厅没有一个人,容浅出了门,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马路边上。

她探长了脖子准备搭车,一阵疾风袭来,接着便是刺耳的刹车声。

银灰色的车子在夕阳下都有些看不清上面的标识,车门被打开,那带走丝邪佞气息的男人大步过来,他脸色阴沉,直接的抓住容浅胳膊,粗鲁地把她塞进车里。

《听说,你爱我》07:等约好时间,你乖乖跟着我去见面

整个过程,前后不过几秒。

车子再次启动,容浅僵直着身,车窗没关,耳边狂风呼啸。

容浅机械似地摸索到安全带,给自己扣上,她才敢松上一口气。

身旁冷冽气息流窜,即便没有去看他,容浅也能感受到来自莫尊身上那强大骇人的气息。

他在生气!

也对,不过是一夜情,各得其所,她却因此缠上他,还要嫁给他……

这件事,放谁身上都会觉得恶心!

容浅双手无意识扣在一起,她不知道他要载她去哪儿,仅仅是两人共处一个空间,她就已经觉得呼吸不畅了!

她难以想象接下来会面临什么?!

车速非常快,一路上莫尊没开口,容浅也不敢吭声。

等车子终于停下,容浅看着前方那陌生的广场,记忆里搜寻不到任何熟悉的画面。

牢里三年,这座城市变化的若非有人介绍地名,她都不敢相信她所站立的地方,是曾经走过的!

耳旁窸窸窣窣,接着啪的一声轻响,是莫尊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根烟。

他深深吸了口,胳膊随意搭在车窗上:容浅,我倒是小瞧你了。

容浅头皮微麻,就听他说。

没想到我莫尊也会有被人玩的一天,呵--逼婚?你觉得容家有跟我莫尊抗衡的能力?

他声音闲散,像是在说一个好笑的笑话,听不出情绪。

容浅却心跳加速,掌心沁出冷汗,她音调干瘪:我……父亲他看到了!

她毫不犹豫供出容海深,容海深想要攀附莫家谋取利益,而她则是想借助莫尊彻底摆脱那个家。

怎么说,他们都是存了利用的心思。

你想说,是你父亲看到我睡了你?莫尊冷嗤,他食指轻弹了下烟灰。

容浅咬字斟酌道:我没想到,爸爸他会找上历夫人……

呵呵。

她也不知道哪句竟让他笑出了声,耳旁的笑声,轻缓有力,无端地,容浅却神经绷起。

莫尊回过头来:容浅,你不觉得可笑吗?我要是睡一个人就得对她负责,那我老婆得从皇城怡景排到山外了。

是,莫尊的女人很多,排着队想做他情人的更是数不胜数。

容浅曾经在牢里看到过一段新闻,一个女大学生被玩过之后,受不了分手的刺激,就以跳楼威胁求莫尊回头看她一眼。

结果她得到了什么?莫尊派人直接出手把她从顶楼上推了下去。

面对网民愤怒的询问,他给出的回应是:既然不珍惜自己的生命,那么我就教教她生命的不易!

当时消防队员已经撑起了救生气垫,那姑娘从几十层高楼掉下去,只不过是受了点惊吓,其他无碍。

但容浅相信,那段经历一定会给她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不是从高处被人推下去,而是莫尊这个人的残忍手段。

容浅强自镇定的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这个男人不是好糊弄的,若是惹恼了,他随便抬起手都能将她给碾死。

她轻柔的音带着坚定:我不一样!

《听说,你爱我》08:你这是做什么?

莫尊捏着烟在吸了口,徐徐烟雾模糊了他的脸孔:跟我睡过的女人都不一样。

他毫不掩饰的讽刺,容浅只觉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烧。

她从未做过放下尊严,去祈求别人要自己的事。

不堪的屈辱蔓延全身每个细胞,当初在牢里那么艰难的日子里,她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求饶的话,可是面对这个男人,她把自己降到最低,悲哀的仿若尘埃。

仍旧换不回半分怜悯。

也是,如若这个男人会有同情心,她也不会强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含糊其辞的把这一切都解释成是父母的意思!

莫尊突然伸出手来,手背上趴着的那条蛇栩栩如生,他拇指捏住她的下巴,用力迫使她转过头来。

他眉眼凉凉:说吧,想要多少钱?话落之后,他语气鄙薄道:拿了钱,别再做些让人反胃的梦,因为你还不值。

容浅脸色苍白无任何血色,清潋水眸对上那双妖邪的眼,尽管害怕,她还是说出口。

历夫人,已经同意了……

果然这话一出,莫尊眸光冰冷对视着她,能过了有五秒之久,他倏地一笑,放开她,看来我的话你是听不懂了。

容浅心里徒然升起不好的预感,招惹这样的人物,她简直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她隐隐有了退缩,但不等她有何举动,就见莫尊的视线沉沉盯视着前方。

容浅下意识跟着抬头看去,起先什么都没看到,正当她要收回目光,广场那端,远远的走出来一道颤巍巍的身影。

当看清那人时,容浅心里轰然一震。

是赵牟炀爸爸,他挪着碎步,身后跟了几个脚踩滑板的不良少年。

吆喝嘻闹声远远随风飘来,他们把患病的老人当玩物般玩乐驱赶,如此彰显他们的乐趣。

仿佛印证容浅的猜测,其中有一人身影划上前的同时,伸手重重一推,赵牟炀爸爸踉跄的差点摔倒。

容浅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再也顾不得什么解开安全带,去开车门。

可把手怎么都拉不开,她这时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容浅猛地回头,是你?

莫尊右手懒散地搭在方向盘上,指尖夹着烟,烟雾弥漫中相应的那条蛇越发阴森可怖。

他侧脸雕琢深邃,立体五官显出一丝邪气,冷傲狂羁。

容浅,我莫尊还从来没有被人要挟过逼婚,你说招惹了我,是我被你玩儿死,还是我玩儿死你呢?他淡淡地嗓音,说不出的魅惑丛生,却又危险至极。

容浅后悔了,莫尊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她这样的所能惦记的……

她手下动作不停,就想打开车门下去,赵牟炀爸爸本来身体就不好,昨天更是被警察抓去……她都不知道他有没有被放回家。

容浅快急哭了,车门打不开,她抓住莫尊的胳膊,祈求他:你昨天答应过我,会放了我爸爸的,莫尊,你……

莫尊冷冷的视线射过来:这也得你乖乖听话啊。

《听说,你爱我》已完结,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听说,你爱我》即可免费阅读,欢迎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