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都市小说《豪门弃婿》by逆命而生、背光而行最新著作阅读

  • 时间:
  • 小说豪门弃婿作者:逆命而生、背光而行
  • 来源:ZW

社会都市小说《豪门弃婿》by逆命而生、背光而行最新著作阅读

《豪门弃婿》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豪门弃婿精彩简介:由作者逆命而生、背光而行创作的经典小说《豪门弃婿》十分精彩,强烈推荐,小说的主角是陈飞林若,为您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故事。小说内容节选试读:三年前,他家道中落被人陷害,惨遭未婚妻抛弃,如蒙尘明珠,失去所有的星耀。三年后,他强势而归卷土重来,势必夺回一切

豪门弃婿精彩小说在线试读

《豪门弃婿》004怀才就像怀孕

陈飞方才被美色熏心,丧失了思维能力,身怀厌男症的女人怎么可能会主动送怀?

毕竟上次在火车上是个意外,江寒雪也是为了躲避那些人的追捕,若是这次真的是她主动投怀,那这厌男症也便不治而愈了。

淫贼,找打!

就在陈飞思虑之际,只见那道倩影直接从床上跳了过来,一记鞭腿朝陈飞替来,身手异常敏捷。

尼玛,暗杀?

陈飞当机立断,顺势向身旁一滚,随即一个鲤鱼打挺迅速跃起,一把拽住那条踢来的美腿,同时手腕一用力,脚尖对着女人的另一条膝盖稍稍用力一钩,倩影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陈飞眼疾手快,翻身直接压在了女人的背上,一个反擒拿手直接将女人的手锁在背后。

小美妞,身手不错吗,哪个组织的?陈飞控制住女人,玩味道。

不等女人开口,只听门口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着一声啪的开关声响起,屋子里顿时亮了起来。

只见江寒雪站在门口,一脸错愕的望着眼前的一幕,嘴里怒声道。

陈飞,你在搞什么?

话音落下,江寒雪抄起手里的包朝陈飞砸了过来。

陈飞望着身下裹着浴袍的女人,心想江寒雪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你误会了,我才是受害者,这女人想要趁我睡觉对我不轨!陈飞闪到一旁,立刻辩驳着。

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摆脱束缚,立刻甩了甩胳膊,气呼呼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怒气的望着陈飞骂道。

淫贼,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江寒雪在一旁紧张的问道叶青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死变态是不是欺负你了?

认识?

不是杀手组织派来的人?

叶青青怒声道这个淫贼,想要站我的便宜!

陈飞望着怒气冲冲的叶青青,辩驳道你别血口喷人啊,方才分明是你爬上了我的床,险些就夺了我的处子之身,怎么还反咬一口呢!

你......!

叶青青竟无力反驳,好像陈飞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

你什么你,我睡得好好的,是不是你自己钻进我被窝的,若不是方才我将你摁住,保不准你会对我做出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来,你的行为就是XX未遂!

陈飞打量起这个女人,杏眼,长睫,樱淳,肌肤如雪,那半遮的米色睡袍下露出一条修长如藕的美腿,配上风姿影绰的步伐,晃得人挪不开眼,虽然气质上不如江寒雪那般出众,但也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叶青青一时被陈飞呛得说不出话,恨不得将陈飞大卸八块。

她瞪了陈飞一眼,立刻转向一旁的江寒雪,气呼呼道寒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家里怎么突然多出一个臭男人来。

江寒雪似乎也明白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不过陈飞能将自己说的一点责任都没有,甚至还是一个受害者,着实令两个女人都没有办法。

就在十几分钟前,叶青青给江寒雪打电话说过来借宿一晚,因为江寒雪在外面,便让她直接过来了,却忘记了陈飞住进来的事情,结果闹出了这段乌龙。

陈飞不满道什么叫多了一个臭男人,我还说怎么多了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女人呢!

亏我爷爷还夸你满腹才华,我看你不过就是个没素质的草包!江寒雪气冲冲道。

陈飞笑呵呵的凑了过去,玩味道怀才就像怀孕,时间长了,总会看出来的,你要是不信,过来摸摸?

这里是我家,你最好给我注意你的言行,不想住就赶快滚蛋!江寒雪气急败坏道。

当着另外一个女人的面被撅,陈飞顿觉脸上无光,一时也来了脾气。

走就走,我还不稀罕呢,有病的女人!

一个病字,陈飞故意咬的很重。

陈飞,赶快从我面前消失,最好永远都别回来!

砰!

青青,不要搭理这个死变态,今晚你去我的卧室睡吧。江寒雪听闻楼下传来的关门上,拉起叶青青返回了自己的卧室。

叶青青气也渐渐消了,只不过有些困惑的望向江寒雪道你不是最烦和男人打交道吗,怎么还让一个男人住进来了,难不成这是你的隐婚男友?

隐婚男友?

听到这四个字,江寒雪险些将刚喝进去的一口白开水喷了出来。

她郁闷的坐在床头,叹气道别提了,我这次算是自找麻烦了......

叶青青显然对陈飞的突然出现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毕竟她和江寒雪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江寒雪让一个男人住在自己家里。

有猫腻,绝对有猫腻!

寒雪,咱们俩这么多年感情了,有什么事你还打算瞒着我啊?

江寒雪望着叶青青一脸好奇的样子,总不能将自己身上的隐症说出来,毕竟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这个隐症还是有些难以启齿的。

嗯......那人是我爷爷给我请的保镖。

保镖?

叶青青眼珠一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感叹道难怪身手那么好,不过好端端的怎么找来一个保镖,是不是林峰那个混蛋又来纠缠你了?

提起林峰,江寒雪表情再度变得阴冷起来,冷声道上次为了红星的合同,他没少给我使绊子,没办法,谁让林家在吴洲如今势力这么大,有些事情能忍就忍了。

叶青青愤愤不平道岂有此理,林峰这个混蛋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我还听说你为了红星的合同,他还要跟你打赌,若是在火车上捉到你,就让你嫁给他?

江寒雪叹了口气道好在事情已经解决,我与红星的合同也顺利签下。

叶青青追问道林峰没有得逞,竟然没在找你的麻烦?

江寒雪开口道我听说林峰被人打的受了重伤正在住院,潜移默化中这个打了林峰的人也算帮了我的大忙,不过也不知道吴洲有谁敢去招惹这个纨绔子弟,算了......还是别聊这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了。

......

陈飞离开别墅,暗暗腹诽道一个冰山女已经够受的了,怎么还多出一个泼辣女,尤其是方才那个女人比划的两下子,看起来倒是有些武道底蕴。

走在吴洲夜下,放眼望去,随处可见一条条裹着黑丝修长如藕的美腿,惹人目不暇接的游离在眼前纷扰凌乱的丛花之中不能自拔。

三年的隐居生活,终日和陈玄冥那个臭老头混在一起,此时就算是一头母猪出现在他的面前也会让他觉得眉清目秀。

三年了,终于回到这片土地,只可惜早已眼前的吴洲早已物是人非。

当年陈家的变故,他要彻底弄清楚缘由,以及当初从林家嘴里听到的隐秘,他更要查明。

还有一个人,也是时候去见一见了。

陈飞很快便来到了帝豪夜总会,作为吴洲最大的夜总会,几乎云集了吴洲所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陈飞进去找了个卡台点了几瓶酒,便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对于这里,他既熟悉又陌生,三年前,这里还不叫帝豪而是叫英皇,也正是他陈家产业中的一处,更是由他亲手操持的。

如今这里繁华依旧,可是再也没有昔日的半分熟悉,对于陈飞而言,就如同他心上的一根刺,看不到的时候或许并不在意,一旦寻到,便会隐隐作痛。

就在陈飞的目光游离在灯红酒绿之中时,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闯入了陈飞的视线,只见此人手里拿着清洁工具,穿着一身保洁服正在挨桌收拾这里的赃物。

陈飞眼中一颤,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孔,眼中瞬间蒙上了一层雾气。

佩姨?

此人是陈飞母亲的姐姐沈佩,也是在陈家出事后唯一没有和陈家断绝关系的人,甚至还拿出积蓄帮助陈家偿还了部分债务。

陈飞回到吴洲前尝试着找人打听过沈佩的消息,但却没有什么收获,此刻突然相见,看到沈佩做着这种工作,喜悦之中却难掩心酸和自责。

他默默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望着那张相比于之前要老上许多的面容,心中泛起阵阵酸楚。

正当他盯着沈佩出神时,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一瓶洋酒直接掉在了沈佩的脚下。

下一秒,一个纹身男人直接站了起来,随手将沈佩推到在地,破口大骂道草泥马的,没长眼睛吗,老子的拉菲一口没喝就被你摔了,怎么解决?

《豪门弃婿》005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沈佩坐在地上,脸色发白的望着纹身男,显然被对方凶神恶煞的逼问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方才她的注意力都在桌下的垃圾上,根本不知道这瓶酒是怎么掉在自己脚下的。

先生,实在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沈佩抓着纹身男的裤脚,糯糯的哀求着。

纹身男一脸不屑,冷笑道一句抱歉就能解决问题吗,把你的脏手拿开,弄脏了老子的衣服我剁了你的手!把你们经理给我叫来。

沈佩的脸色愈发难看,支吾道先生,您千万别把经理叫来,这酒多少钱......我赔给你!

话音落下,沈佩的目光直接望向碎了满地的酒瓶,她知道这里的消费很高,也知道打碎的那瓶拉菲更是价格不菲。

可如果叫来经理,这就不单单是打碎一瓶酒的事情,事情闹到老板那里,将会更加严重。

赔?就你这种下贱的人,拿什么赔我?纹身男一阵冷笑,同时跟身边的两个混混使了一个眼色。

其中一个将酒水价目表扔到沈佩面前,戏谑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瓶酒可是五万块,就是用你一年的薪水也不够赔的!

这些人高高在上,一个个全都彰显着自己的优越感,完全不将沈佩当成人看待。

沈佩听到这个价格,顿时六神无主起来,对于她而言,这瓶酒的价格确实是天文数字,何况她还有一个上大学的女儿等着她供养,每月的工资还要维持家里的开销,根本就是捉襟见肘。

毫无疑问,沈佩是拿不出这笔钱的。

纹身男自然早就料到如此,见沈佩苦苦哀求,指着地上打翻的酒道没钱是吧,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把这地上的酒舔干净,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否则的话,闹到小菲姐那里,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沈佩闻言,一双落寞的目光尽显着满满的无奈,只要在忍耐半年,她就可以按照约定偿还完陈家欠林家的那笔债务,这样也能替陈家守住老宅,属于陈家唯一也是最后的一片基业。

为了自己的妹妹,纵然陈家三口人如今全都音讯全无,她也要坚持住!

沈佩的手指渐渐陷入地面,一点点的朝着那处酒渍爬去,对于这样的一幕,这三年的时间她已经经历了无数次,她知道这些人根本就是受人指使,目的就是让她无法忍受不堪的羞辱,这样陈家的老宅也彻底成了林家的财产。

赶快把这里舔干净,落下一滴,你都甭想离开这里!

真不知道你这个女人脑子里装的什么,陈家都已经玩完了,你还替他们守着最后一块老宅有什么用,留着给鬼住吗?

这些混混尽情的嘲讽着沈佩,随意践踏着她的尊严。

哈哈,当年陈飞像是一条狗一样寄宿在林家,想不到他的亲人也是如此,一个个都是贱狗!纹身男指着沈佩的鼻子骂道。

听到陈飞两个字,沈佩的身体突然僵住,原本挂满泪痕的目光骤然变得犀利起来,凌厉的朝着纹身男望去。

不许你这么侮辱陈家的人!

自己的尊严可以不顾,但是她也要用着卑微的自尊去维护着陈飞的尊严,这个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就像是他的孩子一般,尽管所有人都说陈飞已经死了,但唯独她还相信陈飞终有一天会归来,重振陈家所有的光耀!

陈家,呵呵......臭女人,我劝你还是早点断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吧,只要你愿意将陈家老宅的地契交出来,小菲姐可答应了会给你一百万,拿着这笔钱离开吴洲,不好吗?纹身男冷笑道。

一百万,确实是一笔诱人的数字。

可是沈佩听闻这番话,脸上却没有丝毫动摇的表情,相反眼中却露出一抹坚定的神色道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只要我在,老宅在;老宅在,陈家在!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话音落下,纹身男直接摁住沈佩的头,朝着地面的酒渍摁去。

嗖!

就在纹身男的手快要触碰到沈佩时,只见一道黑影如同猛兽般一闪而过,一脚直接将纹身男踹飞数十米外。

敢动佩姨,找死!陈飞眼中满是血色,拳头攥的嘎嘣作响。

从一开始,他便一直在隐忍,毕竟他来这里的另有目的,而且也没有打算现在便同沈佩相认,毕竟越早相认,反而会给沈佩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只不过眼下已经不是陈飞能够隐忍的,面对沈佩被人如此羞辱,他的心口仿佛狠狠被人攥住,尤其是当看到沈佩宁愿被人欺辱,也要守护他的尊严,守护陈家仅有的家产,这份恩情,犹如江水,如果陈飞在不出手,那真就辜负了佩姨对自己的厚爱。

林家,欺人太甚!

当年用计陷害自己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让沈佩遭受如此的羞辱,陈飞只觉得一口血卡在喉咙里,体内一只压抑不住的猛兽就要冲出身体。

纹身男从地上爬起来,望着突然出现的陈飞,捂着胸口怒骂道草泥马的,你特么是谁,敢打老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陈飞眼眸一片暗色,声音阴沉道不想死,立刻跪下给佩姨道歉!

纹身男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嗤之以鼻的笑道道歉?老子他么现在就弄死你,兄弟们,给我砍了他!

话音落下,周围瞬间涌出数十个拿着砍刀的混混,一窝蜂的朝着陈飞冲了过来。

陈飞眼中突然多了一丝阴沉的杀气,龙有逆鳞,触之必死,陈飞三年前大难不死时,便暗暗下定决心,再也不会让自己的亲人被人欺辱。

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今朝猛虎重归山,定要血染半边天!

他攥紧拳头,眼中如同燃气两团熊熊烈火,除此之外,并没有采取任何的动作。

纹身男望着被这群混混包围的陈飞,阴沉的面孔中渐渐被得意的狞笑取代,他在这条街上混了这么久,还从未被人打过,今天他一定要给陈飞颜色瞧瞧,让陈飞跪地求饶!

陈飞扫了一眼这些混混,冷眸一闪道二十六个......这么点,还不够我打的!

敢打雄哥,兄弟们,砍死丫的!人群中,有人挥着手中的砍刀怒吼而来。

眨眼之间,锋利的刀锋便朝着陈飞而去,陈飞身形一侧,直接抓住冲在最前面这个人的手腕,一个过肩摔直接将其摔倒在地。

瞬间,他的背后挥起无数砍刀,陈飞脚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立刻从原地划到另一侧,那些砍刀直接砍在了被陈飞摔倒在地的那人身上,顿时阵阵哀嚎传来。

陈飞没有丝毫的停顿,犹如一条奔腾倒海的游龙般冲进人潮,拳脚如风,只是轻轻祭出,那些打手便倒飞数米,不消片刻,放眼之地,再也没有一人可以站起来。

纹身男望着全部被打趴在地的那些混混,意识到陈飞不是普通人,瞬间脸色剧变,拔腿便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跑去。

只可惜他的速度太慢,瞬息之间,陈飞便如同张开獠牙的猛虎俯冲而至,一脚踢在他的背上,死死将其踹翻在地道雄哥是吧?如果我没记错,方才你就是用的这只手打的佩姨。

话音落下,陈飞直接抓起了纹身男的右手,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纹身男一脸惊恐的望向陈飞,颤声道你要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是雷爷的人吗,你不想活了竟敢动我!

陈飞手腕一抖,咔嚓一声,纹身男被陈飞攥住的手直接脱臼,嘴里顿时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陈飞眼睛微微眯起,带着王者降生的威慑力,怒声道我不管你是谁,敢动佩姨,就是找死!

话音落下,陈飞直接挥动匕首对着那只已经脱臼的手腕而去。

却在这时,一道娇呵声从身后传来。

你敢!

人群中,只见一袭红衣的妖娆女子踩着墨绿色的高跟鞋缓缓而来,仿佛自带聚光灯的出场惹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红衣女人,就像是夜场里闪闪发光的明珠般,绚丽多姿,光芒四射!

《豪门弃婿》006不是猛龙不过江!

随着女人出现的那一刻,整个夜总会的二楼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在一瞬间全部都被这个光鲜亮丽的女人吸引。

绚丽的服饰,妖娆的身姿,性感的脸蛋,就像是一个柔魅的狐狸精般,瞬间将在场所有人的魂全部勾去。

天啊,竟然是夜总会老板娘小菲姐,她可是鲜少露面的。

敢在小菲姐的地盘闹事,这下有好戏看了。

那小子惹了这么大的篓子,估计小菲姐一定不会放过他!

没错,他死定了!

几乎在林小菲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认定她是因为方才的打斗而来,所以这些人的目光很快便转向了一旁的陈飞,大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意味。

陈飞望着林小菲那双眉眼,脸上除了一丝淡淡的寒意,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神色。

小飞,好久不见!

林小菲扭动丰臀,慢悠悠的来到陈飞面前,抱着胳膊风姿谄媚的吸了一口香烟道。

对于陈飞的出现,林小菲同样并没有过多的吃惊,既然她已经知道了陈飞大闹了林家,就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来找自己。

陈飞的目光转向那把锋利的匕首,冷声道你觉得自己跟我很熟?

林小菲熄灭手中的香烟,招呼下人拉了一把椅子,翘着美腿坐在了陈飞面前,冷笑道呵呵……几年未见,你一开口,还是那么令人讨厌啊。

随即她面色一凛的望向纹身男,低沉道雷爷的人你也敢动?今天你要是废了他一只手,雷爷定会让你的脑袋搬家,到时候,即便是林家不追究你做的事情,恐怕你的小命也不保了!

雷爷?

陈飞眼中依旧一片寒意,似笑非笑道所以,我该谢谢你对我的警告?

谢就不必了,看在往日的交情上,我就当从来没看见过你,快滚吧!

林小菲的脸上,透着浓浓的鄙视,上扬的嘴角上,透着一抹骄傲。

如今的她,是吴洲豪门的千金,是帝豪夜总会的老板娘,在她眼中,陈飞不过是一只消失了几年的野狗,哪怕是狂吠几声,又能如何?

呵呵......三年前的事情,我会慢慢跟你来算,我今天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属于我的东西,我会变本加厉的拿回来,而第一样东西,便是这家夜总会!

离去的三年,吴洲有了太多的变化,而没有改变的,便是此刻林小菲那张嚣张得意的嘴脸。

别人在你身上刺了一刀,最好的报复方式不是回刺一刀,而是刺进一刀后,慢慢的将匕首拔出,这种痛,才是无法忍受的!

我不管你这三年躲到了哪里,也不管你回来的目的,但你最好不要给我太嚣张,林家之所以没有对你出手,是念在昔日的一番情面,不要得寸进尺!即便是你现在很能打,但你别忘了,吴洲,不仅有林家,还有很多你得罪不起的大佬,我奉劝你一句话--强龙不压地头蛇!

林小菲浑身颤抖,面红耳赤的怒吼道。

我也告诉你一句话,不是猛龙不过江!

话音落下,陈飞手中匕首一挑,锋利的刀锋瞬间挑断了纹身男的手筋,一抹鲜血犹如喷泉涌出,整个夜总会内顿时传来一阵尖叫声。

林小菲的瞳孔一缩,骇然失色的望着陈飞阴沉的面容,声音颤抖道疯子,简直是疯子!我看你是真的活腻了!

林小菲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虽然她是帝豪夜总会的老板,可是这条街的夜场,全部都是被地下界的一个大佬照着,而纹身男正是那个大佬手下的人。

如果纹身男在自己的场子出事,即便是林小菲也会受到牵连。

就在林小菲准备让人赶快将纹身男送去医院时,只听一道声若洪钟的笑声骤然响起。

不愧是吴洲最大的夜总会,果然够热闹啊,这刚一进门,就听到小菲老板娘的娇呵,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惹了我们的小菲女神。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楼梯口的方向瞬间涌上来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这些人手里全都拿着砍刀,显然是有备而来。

人群中,为首的是一个叼着雪茄,左眼有一道明显刀疤的中年男人,明明是一副笑脸,却是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随着这群人的到来,整个二楼瞬间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朝着这群人望去,脸色全都变得惊恐起来,纷纷自动的向后退去,给这群人让出了一条路来。

雷暴来了,这下事情搞大了!

整个红灯区都是雷爷罩着,如今他的人在帝豪被打,这可是相当于在打他的脸,这可是小菲姐都要畏惧几分的男人,得罪了他,就等死吧!

哪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竟然在帝豪惹事,这不是让我们也跟着遭殃吗,谁不知道雷爷是心狠手辣的角色。

小点声,别让雷爷听到,免得惹祸上身!

林小菲望着缓缓而来的雷暴,原本就惨白的面色瞬间犹如石灰一般僵硬,几秒后才回过神来,脸上透着一抹讨好的媚笑迎上前道雷爷,什么风把您亲自吹来了,也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我好派人去接你。

雷暴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道小菲姐,你这是怪我不请自来了?

林小菲连忙赔笑道雷爷说的哪里的话,我这不是怕怠慢了雷爷吗,雷爷来的真是时候,我这里刚好来了一批学生妹,那叫一个水嫩,我这就去开个大包厢,带着弟兄们好好消遣一番。

话音落下,林小菲便要招呼众人朝楼上的包厢走去。

雷暴却是脸色一变,立刻拉住林小菲的手腕,面容阴冷道小菲姐,我这次可不是过来玩的,方才我的兄弟可是接到消息,我的人在你的地盘被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雷暴眼睛一眯,本就狰狞的面容徒增了几分淫邪,目光顺着林小菲的领口向下而去。

雷爷,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伤了您的兄弟的罪魁祸首,是他!

话音落下,林小菲的玉手猛然间朝着陈飞指去。

三年前她让陈飞一夜成为吴洲的笑柄,被名门望族所不耻,今日,她便要再次将陈飞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林小菲眼中划过一抹狡黠之色,娇俏的面容上透着毒辣的微笑,暗暗在心中腹诽道陈飞,要怪就只怪你自己命不好,竟然敢去得罪雷暴,今日便会是你的死期!

本来林不凡还在筹谋着如何对付陈飞,如今看来,一切都已经没有必要了。

一瞬间,众人的目光全都顺着林小菲的手指朝着陈飞望去。

每个人全都屏气凝神的望着眼前的一幕,雷暴,这个地下界的大佬,如今空然而止,谁都明白这个人的狠毒,仿佛在林小菲将陈飞供出去的一瞬间,就已经看到了陈飞惨淡的结局。

哦?我倒要看看,哪个不知死活的混蛋,敢打了老子的人!雷暴怒声道。

人群中目光各异,有同情,有幸灾乐祸,也有鄙夷和嘲讽......

纵然他们有千般表情,可面对雷暴那张阴狠的脸庞时,全都不敢喘息,一时间周围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目光全部随着雷暴缓缓而动的步伐转动。

林小菲见雷暴朝着陈飞走去,脸上的笑容愈发得意起来,这一招借刀杀人的戏码,丝毫不输于三年前的那出戏。

然而,让林小菲惊讶的是,陈飞一脸淡漠,甚至面容之上还透着几分悠然,可众人望向他那双暗淡的目光时,竟然不由得心底一颤,仿佛一阵凉气从脚底涌起。

我就是你嘴里说的那个不知死活的混蛋!

只见陈飞不疾不徐的朝着雷暴走去,嘴角似笑非笑,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一巴掌直接扇在了雷暴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声嘹亮而又刺耳,雷暴的脸上顿时映上了清晰的手印,一瞬间,整个夜总会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豪门弃婿》007我就是个普通人!

一巴掌下去,雷暴竟然愣在了原地,捂着火辣辣的脸,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飞,满脸大写的懵逼。

他在红灯区混了这么久,哪个人见了他不是毕恭毕敬,他怎么也没想到,如今会被一个年轻人就这么当众给了他一巴掌。

不仅雷暴被扇懵了,就连周围那些围观的人也全都惊掉了下巴,打死他们也不敢相信方才的一幕就发生在他们的眼前。

这么深刻的招呼,想必你应该会记住我了!

陈飞脸上露出轻描淡写的笑意,玩味的朝着雷暴望去。

原本众人皆沉浸在惊骇之中没有回过神,陈飞如此嚣张狂傲的话语,彻底将他们从愣神的状态中唤了出来。

哦买噶!这小子竟然打了雷爷?

一定是错觉,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钛合金狗眼啊!

雷爷可是这片红灯区的大佬,这小子难道真不怕死吗,死也别连累我们啊,要是把雷爷惹怒了,必然会殃及我们啊!

......

一时间,众人唏嘘不已,全都惊骇的朝着陈飞望去,目光中平添了几分怨恨。

林小菲脸色变得扭曲起来,铁青的面色下早已毫无血色。

这个妖娆性感的女人胸脯剧烈起伏着,方才那一巴掌简直比打在她的脸上还要难受,她牙关紧咬,一脸幽怨的望着陈飞,恨不得亲手上前扒了陈飞的皮。

在她的地盘动手打了雷暴,这相当于拖着她一起下水啊!

疯子,简直就是疯子!

林小菲快要气炸了肺,在她眼中,陈飞就是废物,是一条疯狗,现在这条狗在到处乱咬人,连她也要跟着受到牵连。

即便是陈家风光之时,也不敢轻易得罪这种地下界的人,难道这就是陈飞疯子一般的报复吗?

林小菲极力压抑住心头的怒火,目光胆怯的朝着雷暴望去。

刺眼的巴掌印让她变得愈发忐忑起来,然而望着雷暴渐渐阴沉的面容,林小菲知道陈飞方才的一巴掌,已经彻底将这个地下界的大佬激怒。

当众打脸,这可比被捅上一刀还要羞辱。

雷暴的脸扭曲起来,拳头攥的嘎嘣直响,眼睛上的那条疤变得愈发恐怖狰狞,怒目切齿道。

王八蛋,老子在这条街混了这么久,你是第一个敢打老子的人,有种你在打我一下试试!

阴沉的面容,愤怒的狂呵,在场所有人都知道雷暴已经暴走了!

得罪了雷暴,无异于自寻死路,他们仿佛已经从雷暴的愤怒中看到了陈凡接下来的惨状。

林小菲见雷暴被激怒,原本还在担心自己受到牵连,不过在这一刻还是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冷笑。

陈飞,你死定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

只见陈飞悠然的踏出一步,扬起的一只手,几乎毫无征兆的再一次打在了雷暴的另一半脸上。

啪!

又是一阵清脆的声音,相比于之前的那一下更加嘹亮刺耳!

这种要求,必须满足你!

霸道,无比的霸道!

轻描淡写的语气,可是气场却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相比于之前的吃惊,此刻众人仿佛全都被陈飞身上一种睥睨天下的霸气折服。

这一巴掌下去,雷暴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身为地下界大佬的颜面,今日彻底在陈飞手中变得颜面无存。

愤怒,耻辱,怒火......各种情绪在雷暴体内一瞬间达到了极点,他如同一只疯狂的野兽般,攥紧拳头朝着陈飞撕咬而来。

就在众人以为陈飞要在雷暴的拳头下化成一滩肉泥时,让所有人更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雷暴的拳头就快落在陈飞脸上的一瞬间,他整个人脸色一变,瞳孔突然化成了针芒状,随即膝盖一弯,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了陈飞的面前。

轰!

霎时间,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一幕,这个夜晚,简直给了他们太多难以想象的震撼。

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

雷爷,竟然给这小子下跪了?

这小子做了什么?为何雷爷会给他下跪?

一时间,周围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所有人全都纷纷议论起来,就连雷暴手底下的那些人,看到雷暴卑躬屈膝的跪在陈飞面前时,也完全没了主意,一脸懵逼的愣在原地。

林小菲眉头紧锁,一脸错愕的望着眼前一幕,尤其是看到陈飞脸上那从容不迫的笑容时,她发现眼前的陈飞,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这还是三年前,那个被自己,被林家耍的团团转的男人吗?

你到底是谁?

林小菲忽然有了一种错觉,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陈飞!

陈飞淡淡一笑,目光落在林小菲那张花容失色的俏脸上,弯下嘴角道我是陈飞,和你们一样,就是个普通人!

话音落下,在万众瞩目下,陈飞扶起倒在地上的许佩,潇洒的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周围的人,自发的向着两边让出了一条路,纵然是雷暴那些拿着砍刀的手下,也是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一个能让雷暴下跪的男人,试问又有谁能够将其阻拦?

帝豪夜总会外,许佩泪眼婆娑的望着陈飞,一双手紧紧的抓住陈飞的胳膊,似乎生怕自己一松手,陈飞就会从眼前消失一般。

小飞,真的是你吗?

许佩声音哽咽,目光紧紧的盯着陈飞。

方才在夜总会的时候,陈飞一直背对着许佩,虽然她从声音中听出了几分熟悉,可是依旧不敢贸然相认,毕竟如今的陈飞和三年前想比还是有了很大的变化。

佩姨,是我。陈飞轻轻应声道。

望着面前这个苍老了许多的女人,陈飞的心如同被人狠狠攥紧一般,尤其是许佩方才为了维护自己,不惜被人羞辱的画面,就如同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心口令他无法喘息。

三年了,离开这整整的三年,陈飞知道,这三年许佩的生活肯定也过得十分艰难,这个如同自己母亲一般的女人,受了太多的委屈。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许佩眼中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决堤,这三年她一直都在寻找着陈飞从未放弃,哪怕是所有人都说陈飞已经死了,可她依旧心怀着希望。

佩姨,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陈飞的眼眶红了起来,甚至有些不敢去看许佩脸上的皱纹。

从陈家破败的那一刻,陈飞身边所有人几乎都离他而去,唯有许佩一直在默默的帮助他,经历过大起大落,看透了人情冷暖,人才会明白,到底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小飞,这三年你到底去哪了,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头?许佩心疼的望着林飞,没有丝毫的责怪,目光之中满满的都是心疼。

佩姨,对不起,这些事情我会慢慢跟你解释,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

不远处,林小菲望着渐渐远去的那抹身影,心口突然仿佛被人狠狠插了一刀般,今夜在帝豪掀起这么大的风浪,如今又堂而皇之的离去,陈飞的一举一动,无异于在践踏着她高傲的自尊。

她紧咬着唇角,心中满是愤怒和不甘,。

陈飞,三年前只不过是一条寄人篱下的丧家犬,她可以让其身败名裂,如今她也可以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

想到这,林小菲眼中浮现一抹幽怨之色,却是带着一抹笑意的追了上去。

等等!

林小菲一脸笑意,自信的朝着陈飞追了上来,她相信,哪怕陈飞变得再厉害,他依旧是那个可以轻易被他哄骗的陈家少爷,只要她说几句好听的话,照样可以牵着陈飞的鼻子走。

陈飞既然能让雷暴下跪,那她就让陈飞跪下!

《豪门弃婿》008你的道歉,不过是犯贱!

陈飞听到林小菲的声音,缓缓转过头。

林小菲见陈飞转身,立刻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迎了上去。

陈飞,三年前的事情是一场误会,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们找个地方,你坐下来好好听我解释。

陈飞望着那张满腹诡计却又装出一副柔善的虚伪面孔,尤其是那抹笑容,是何等的熟悉。

三年前,陈飞正是被林小菲这样的笑容欺骗,才会掉进了林家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

陈飞眼中浮现一抹凛冽的寒意,眉宇间多了一份愠怒。

看来,这一次,自己又成了别人眼中可以被轻易愚弄的白痴了......

林小菲丝毫没有察觉到陈飞脸上的怒色,相反却捕捉到他眼眸中的那份犹豫,只见她看了看自己领口下方丰腴的玉盘,一只手顺着身体的曲线拂过翘挺的美臀,自信的冲着陈飞抛出一个媚眼,魅惑道。

陈飞,当年我也是有苦衷的,对不起......其实我的心早在三年前就属于你了,只要你愿意,我会和你做完三年前没有做完的事......

陈飞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伸出手缓缓朝着林小菲的脸而去。

林小菲暗暗生笑,在心中腹诽道。

陈飞,你果然和三年前一样,哪怕是狗长了牙齿,终究也是一条狗!想要跟我斗,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然而就在林小菲嘴角弯起的一瞬间,只见陈飞手掌扬起,猛地一巴掌直接甩在了林小菲那张狡黠的面容上。

林小菲,我从来不打女人,但你知道今天我为何动手打你吗?

林小菲捂着脸,完全没有料到陈飞会一巴掌扇了过来,眼中布满血色的死死盯着陈飞。

在我眼中,你根本就不是个女人!还有你的道歉,在我眼里不过是犯贱!

这一巴掌,是偿还你三年前对我的陷害,你给我记住了,下一次我在见到你,就远远不是一巴掌那么简单,还有,记住我之前说的话,我会变本加厉的拿回属于陈家的一切,而第一件,就是这家夜总会!

话音落下,陈飞漠然转身,直接拉着许佩上了出租车。

林小菲望着那俩绝尘而去的出租车,一瞬间身体好似被人抽空了一般,软绵绵的栽了下去。

泛白的唇角,毫无血色的面容,清晰的巴掌印,毫无疑问,这一晚,颜面尽失的那个人是她!

林小菲双手抓着地面,高傲的自尊仿佛被人狠狠践踏了一番,发了疯的冲着陈飞离去的方向怒吼着。

陈飞,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像三年前一样惨,让你跪在我面前摇尾乞怜!

......

出租车上,许佩目光紧紧的打量着陈飞,三年未见,细看这张脸虽然没有很大的变化,可是陈飞整个人的气质却好似换了一个人般。

尤其是经历了今晚这一幕,陈飞突然给了许佩一种陌生感。

佩姨,你不用担心,只要我回来,就不会在让任何人欺负你。

陈飞从许佩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担心,开口宽慰道。

开口便道穿了许佩心中所想,可见陈飞眼光的毒辣,更加印证了许佩的猜想,三年不见,陈飞长大了,成熟了,可是这份成熟却让许佩有些难安。

女人的直觉是敏锐的,纵使陈飞将一切都精心藏匿,可是从那双深邃的眼眸中,许佩看出了他背负的仇恨。

小飞,何苦让那些仇恨压得你喘不过气,佩姨只希望你能过的开心,我相信你父母也是如此,不如......

不等许佩说完,陈飞立刻打断道佩姨,以后别去帝豪上班了,陈家和林家的恩怨,不该将你牵连进来。

陈飞知道许佩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而陈飞能做的,便是好好弥补许佩的付出。

只是这份恩怨,又怎是只言片语就能轻易放下?

他见许佩还想开口劝慰,陈飞连忙岔开话题道沫沫还好吗?

王沫沫是许佩的女儿,年纪比陈飞小三岁,是个品学兼优的乖乖女,从小便是陈飞父母嘴里标榜他的对象。

听到陈飞问起王沫沫,许佩忽然想起什么,脸色慌张而又急切的对司机师傅道师傅,掉头去市医院。

到了市医院,陈飞和许佩火急火燎的朝着住院部的病房跑去,方才在路上陈飞也没仔细询问,只知道王沫沫今天晚上去了同学的生日宴,具体为什么住进医院许佩也不知道。

本来方才许佩正打算忙完那一桌去请假,没成想遇上了后面的事情。

到了病房门口,恰巧医生从病房里走出。

许佩立刻迎了上去,紧张的抓着医生的手,哽咽道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一眼许佩,语气中透着一丝责怪的口吻道你女儿酒精中毒,同时引发了胃出血,如果不是送来的及时,很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母亲的,怎么能让孩子喝这么多的酒,况且还是一个女孩。

许佩泪眼纵横,暗淡的目光中写满了深深的内疚。

对不起医生,都是我的错,求你救救我的女儿......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错。

医生摇了摇头,叹气道放心吧,你女儿已经醒了,真不知道你们这种父母是怎么想的,难道真不怕孩子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吗?

医生,谢谢你,我以后会注意的!

送走了医生,许佩立刻冲进了病房,陈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王沫沫可是父母老师眼中的乖乖女,怎么会喝酒进了医院?

算起来她今年正好高考,难道是因为学习压力大,不忍将要面临的毕业分离,所以才会没了分寸?

顾不上多想,陈飞立刻跟了进去,满屋的酒气隐隐盖过了消毒水的味道,许佩坐在一个浓妆艳抹,染着红色头发的女孩病床前抹着眼泪。

陈飞险些没有认出眼前这个小太妹模样的女孩就是他的表妹王沫沫,他实在不敢想象,那个众人口中的乖乖女如今为何会变成眼前这般模样。

沫沫,你怎么又跑出去和那群不良少年喝酒,你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妈可怎么办啊?许佩紧紧的攥着王沫沫的手,没有丝毫的责怪,有的只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担心。

王沫沫将脸转过一旁,撇着嘴道不用你管我,要是喝死了更好!

沫沫,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许佩身子一颤,眼里的泪水更加汹涌。

王沫沫眉头紧锁,用被子遮住脸道我困了,你要是想哭去一边吧,别打扰我休息!

许佩嘴唇微微一动,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沫沫,你怎么跟佩姨说话呢,你知不知道佩姨有多担心你!一旁的陈飞实在看不下去,立刻走上前道。

王沫沫向下掀了掀被子,目光迎上陈飞的一刻,脸色骤然一变,情绪突然变得激动道你给我出去!

随即立刻转向许佩,怒喝道你怎么把这个瘟神领过来了,难道你还嫌他将我们家害的不够惨吗?

许佩脸色也跟着一变,立刻呵斥道沫沫,你怎么跟你小飞表哥说话呢,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表哥,呵呵......我王沫沫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么一个表哥,既然他不走,好啊,那我走!

话音落下,王沫沫便一把扯掉手上的输液管,气冲冲的便要夺门而去。

陈飞没想到王沫沫见到自己会这般激动,但还是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解的问道沫沫,你这是什么意思,三年未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印象中,王沫沫虽然不善言辞,但从小跟陈飞的感情也算不错,总是喜欢黏在陈飞身后,如今却好似仇人一般,令他十分不解。

什么意思?亏你还好意思问出口,你知不知道自从你们陈家出事后,我妈为了帮助陈家,不但背负了一身债务,还和我爸离了婚......

沫沫,你住嘴!许佩立刻呵斥道。

你别插嘴,他不是想弄个明白吗,我偏要说,你知道这三年我们是如何活过来的吗,当那些讨债者上门打砸时,你这个所谓的表哥又在哪里?你们陈家的债务,和我们家又有什么关系?我为何变成这样,还不全都是拜你所赐!

够了!许佩身子颤抖,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陈飞望着红着眼眶的王沫沫,心里仿佛被人狠狠攥住一般,喉咙也是一片苦涩。

沫沫,对不起,我......

对不起,你觉得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吗?请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王沫沫强忍住眼中的泪,宣泄着心中的委屈。

陈飞的脑袋轰的一声,心中被愧疚满满占据。

沫沫,你放心,我会去弥补这三年你和佩姨承受的委屈和痛苦,你好好养病,我明日再来看你!

话音落下,陈飞转身离去,他知道王沫沫心中的怨言不是三言两语便能抹平,既然他已经回来了,自然不会让这对母女在受半分的委屈。

讨厌鬼,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

王沫沫蹲在地上,将脸埋在了膝盖中,这才任由眼中的酸涩液体如雨落下......

《豪门弃婿》已完结,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豪门弃婿》即可免费阅读,欢迎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