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架空小说《腹黑娘亲带球跑》by桐歌最新著作阅读

  • 时间:
  • 小说腹黑娘亲带球跑作者:桐歌
  • 来源:ZW

穿越架空小说《腹黑娘亲带球跑》by桐歌最新著作阅读

《腹黑娘亲带球跑》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腹黑娘亲带球跑精彩简介:由作者桐歌创作的经典小说《腹黑娘亲带球跑》十分精彩,强烈推荐,小说的主角是凌若夕凌小白,为您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故事。小说内容节选试读:一朝穿越,她发现自己竟成了丞相府被乱棍打死的大小姐没想到,还有了个财迷儿子。没关系,人身一步到位,省事了。啥,跟在身后的妖孽男人是谁?不过是跟她儿子长的像的跟班,跟她有什么关系?带着儿子闯京城,任你妖

腹黑娘亲带球跑精彩小说在线试读

《腹黑娘亲带球跑》第4章:萌宝来袭

尸山血海中,一排染血的脚掌印清晰可见,山巅之上,一座孤坟萧条地立在风中,一身血衣的少女正吃力的将石碑竖在坟头,身影单薄、娇小,却能一人扛起一块重达百斤的巨石,且下盘沉稳。

砰!

石碑深陷在泥土里,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凌若夕噗通一声跪倒,朝着石碑重重叩首,额头被碎石磨出血痕,满是污渍的脸蛋已看不出昔日的美貌,独独只有那双眼,似寒潭般冰冷,似黑夜般深邃。

凌若夕上前,在石碑上刻下一排字:丞相府大夫人雪芹之墓,立者,爱女凌若夕。

之后又给面前的石碑磕了三个响头后,凌若夕才傲然站直起身,指天发誓,今日欺我之人,他日我必将百倍奉还!

字字珠玑,铿锵有力,每一个字眼都带着一股不惜一切的决然与凛冽。

她凌若夕,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六年后。

北宁国边境,落日城,位于南诏与北宁之间的这座小城,拥有着商业城镇的称号,承载着两国经济贸易来往的重担!

这里是龙华大陆唯一一座没有城主,甚至于没有官员管理的城镇,北宁国皇帝派遣一万士兵日夜守卫城镇的安全,除此之外,这里还驻扎着不少游走于生死边缘的佣兵,他们大多是修炼玄力的高手,身体健壮眸色各不相同,站在普通人里分外扎眼。

没人胆敢在落日城闹事,只除了……

我靠!凌小白你丫的混账!把本大爷的夜明珠还来。一声怒喝从古董店里传出,下一秒一抹黑影咻地砸开窗户,出现在人潮涌动的集市中。

本小爷才不要!有本事你来追我啊,追上了,本小爷就考虑把珠子还给你。说话的,是一名可爱到爆的小奶娃,粉嘟嘟的脸蛋挂着邪恶的笑容,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时不时闪烁着狡诈的微光,头顶上一戳左右摇曳的呆毛在风中摇摆。

本该是让人看着就恨不得亲几下的奶娃娃,但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人气得跳脚。

老板握着一把弯刀从店里冲了出来,嗷嗷叫着就要往凌小白身上砍,但招式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克制在奶娃娃能够避开的程度。

哎呀,小爷的衣服!凌小白一边哇哇叫着,一边惊险避开。

你别躲!老板气得跳脚。

不躲才是傻子。凌小白笑嘻嘻地吐了吐舌头,又一次躲开劈下的刀刃。

这一幕让不少刚来落日城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不是说城池内不许私自械斗吗?谁能告诉他们,现在算什么?

若是时常出入落日城的人必定会知道,在这儿虽然没有官员坐镇,却有一小霸王,从三年前开始,只要是他看上的财宝,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洗劫一空,作案后,凭着一张呆萌可爱的脸,还愣是没人舍得拿他怎么样,其中尤是古董店受灾最为严重。

老板砍了半天,连凌小白的皮毛也没伤到,反倒是自己累得够呛,手臂一松,弯刀蹭地插入地面,他气喘吁吁地指着凌小白,你这丫的混账东西,还不快点把夜明珠还给本大爷?这可是本大爷的镇店之宝!

可是……凌小白可怜巴巴地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上次叔叔说过,只要是娃娃看上的东西,叔叔都会送给娃娃的。

哦草!他那时候怎么会知道,这混账小子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老板气得面色扭曲,你还敢说!说什么初来乍到,故意灌醉本大爷,糊弄本大爷许下这种不着调的承诺,成天在本大爷店里洗劫财宝,你还敢提!

凌小白眼眶里的泪珠眼看着就要落下,可是,承诺就是承诺,叔叔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他老早就看上这颗珠子了,好不容易得手,怎么能轻易还回去?到了他凌小白的兜里,就是他的了,死也不给!

就在老板气到已经考虑要不要给这奶娃娃一个教训时,一抹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集市的街头。

围观的群众纷纷露出了看好戏的眼神,连刚刚还暴怒不已的老板,也在瞬间笑了。

凌小白隐隐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尤其是,当那股熟悉的冷意从背后传来,那股预感愈发加重,一滴冷汗悄然从额头上滑落下来。

《腹黑娘亲带球跑》第5章:啥,平分战利品

我记得,这个时辰,某人应该在学堂读书才对。带笑的嗓音从头顶上缓缓落下,凌小白浑身一抖,咔咔地转动着脖子,在看见来人时,可爱的小脸瞬间幽怨了几分。

娘亲……

让人整颗心都会软化的声音,凌若夕却没有一丝动容。

不少人眨巴着眼睛,看向那突然出现的女人,想要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女子,才能培养出如此嚣张,如此可爱的小鬼。

英眉如淡月,玉肌如羊脂,秋水为眸,白玉作骨,容颜绝美。

一席黑衣相伴,遗世孤立,世间无双。

只一眼,却让不少男子看愣了神,连呼吸也下意识屏住。

昔日北宁国第一美人,也不过如此吧?

恩?危险的尾音微微上扬,凛冽的双眸细细地眯起,乖小白,能不能告诉娘亲,你这是本月第几次逃学了?

丫的!究竟是谁去向娘亲通风报信的?凌小白在心底不住抓狂,别让他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不然,哼哼哼,一抹阴恻恻的笑容爬上嘴角。

学堂内,正在授课的夫子忽然打了个喷嚏,奇怪地看了眼窗外的天色,这还没入冬,难不成是着凉了?

娘亲,其实吧,宝宝只是……讨好的话语还未说完,耳朵就传来一阵剧痛:哎哟,娘亲快松手,要掉了!宝宝的耳朵要被扯掉了!

那不断哀嚎的声音,让不少为人母的妇女露出了不忍的神色。

凌小姐,这……孩子不懂事骂骂就好,可别动手啊。老板哪里舍得见凌小白受伤,这下可顾不得什么夜明珠了,急忙求情。

哼,跟我回去。许是有老板求情,凌若夕手指一松,改为揪住凌小白的衣领,凌空将人提起,双足在地面轻轻一蹬,如同鬼魅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几个起落,便返回了位于落日城西边的独立大宅内。

砰!凌小白被狠狠砸在地上,屁股着地,他疼得眼泪直往下掉。

嗷嗷嗷,好疼啊,娘亲,你这是想要谋杀亲生骨肉!控诉的目光幽幽转向站在不远处,气势逼人的女人身上。

只可惜,他那眼神对凌若夕毫无一点杀伤力,手掌凌空摊开,眉梢一翘,理所当然地说道:战利品拿出来,分赃!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凌小白不满地瘪了瘪嘴,却在下一秒舔着脸殷勤地蹭到凌若夕身旁,娘亲,打个商量,这次咱就别分了行不行?人家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拿到的。

红润润的嘴唇微微撅起,脑袋上那戳呆毛随风摆动。

凌若夕一个爆栗重重拍在他的脑袋上,私自逃学罪加一等。

说罢,她伸出手直接探入凌小白的衣袖,将夜明珠收为己用。

娘亲!凌小白跺跺脚,满脸不忿。

叫什么叫?这是你将来的老婆本,懂什么?凌若夕端详着手里的珠子,珠圆玉润,果然是极品啊。

老婆本?

凌小白满头黑线,这句话娘亲说了多少次了?每一次出人出力的都是自己,可最后好处都被娘亲拿去,这根本是强买强卖!

小爷要去向大家戳穿娘亲的真面目。凌小白龇牙咧嘴地说道,作势要往院子外走。

我上次好像看见某人在床底下藏了些不该藏的东西。一句轻飘飘的呢喃成功的让凌小白的身体僵硬在了原地,他藏得这么隐秘,娘亲怎么会知道?

凌若夕袖摆轻轻一挥,一股玄力从体内散出,形成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厅内的椅子吸到身旁,慵懒地坐下。

小爷绝不是受人威胁的人!凌小白坚定了心头的打算,刚预继续前进,声音再次响起:厨房的老鼠洞……

唰!凌小白立马转身,咧开嘴傻乎乎地笑了:宝宝只是和娘亲闹着玩的,您可是宝宝的亲娘,宝宝怎么会举报您呢?您说是不是?

为嘛……

为嘛娘亲会知道他的私房钱藏在什么地方?凌小白默默地在心底泪流满面。

凌若夕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乖,下次再接再厉,多弄点好东西回来,娘亲觉得,这家啊,家徒四壁空了点。

凌小白默默地看了眼前厅的五彩雕花瓷瓶,又看了眼一旁的白玉攥经铜鼎,这能算家徒四壁吗?即使心里不忿,但凌小白却不敢表露分毫,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表情,重重点头:是!宝宝下次一定会继续努力,绝不辜负娘亲的教导,努力让娘亲过上好日子。

《腹黑娘亲带球跑》第6章:贪财的母子

恩,明天去告诉古董店老板,上次替他送货的人情今后不用还了。垫了垫手里的夜明珠,凌若夕难得大方的开口,半个月前,她助莫老板护送一批货物安全回落日城,酬劳嘛,看来已经足够了。

娘亲,这怎么行?一分力一分钱,咱们不能因为一颗小小的夜明珠放弃应该得到的酬劳。凌小白义正严词的说道。

凌若夕眼眸一冷,娘亲是怎么教导你的?做人不能贪财,懂吗?

娘亲,说这种话的时候,您能不能别对夜明珠露出垂涎三尺的目光?凌小白嘴角一抽,和他比起来,贪财的究竟是谁啊?

怎么,你认为娘亲说得不对?

凌小白立马摇头,那架势,只恨不得把脑袋给晃到地上去,不不不,娘亲说的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娘亲是天底下最伟大的女人,娘亲绝不会贪财,娘亲最……

行了,去做饭吧!凌若夕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将夜明珠收入怀中。

是!谨遵娘亲口谕。凌小白心不甘情不愿的连蹦带跳蹭到了凌若夕跟前,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扭着屁股跑进屋,没多久,从屋子里便传出了烧火的声响,期间还夹杂着孩子欢快的歌声。

我是一只丑小鸭呀,咿呀咿呀哟。

闭嘴!换一首!凌若夕揉了揉被魔音绕耳的耳朵,冷声命令道,这小东西什么都好,就是五音不全,能把一首动听的歌谣唱得跟鬼哭狼嚎似的,偏生他还将这看作人生第二个大喜好,屡教不改。

凌小白把自己扒干净装进盛满热水的木桶,悻悻地瘪了瘪嘴:妹妹你坐船头哦,哥哥我岸上走……

哧!椅子上的人影瞬间消失,下一秒,凌若夕那张妖孽的容颜就在凌小白跟前无限放大,她邪魅地笑了,眼底邪气肆意:凌小白,你若是再用你那副天生残缺不全的嗓子荼毒你娘亲的耳朵,你藏在家里的私房钱,就别想要了。

娘亲,你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小爷也是有人权的。凌小白气得哇哇直叫,粉嫩的藕臂不停拍着水面,晶莹的水花飞溅在空中,洋洋洒洒从半空中落下。

凌若夕眼疾手快,身影迅速朝后退开,这才避免了被淋成落汤鸡的悲惨下场。

凌小白。一丝黑气从她的头顶上冒出,凌小白脸色骤变,完蛋了,娘亲要发怒了,小小的身体一骨碌从木桶里跳了出来,连滚带爬逃出房间,双腿刚踏出去,身后便响起一声轰然巨响。

木桶刷拉拉成为了残渣碎落一地。

啊!银子啊……凌小白肉疼地抱起一块破碎的木板,又得花好几个铜板才能买回这些东西了。

凌小白,比起银子,你还是先掂量掂量你的小命吧。阴鸷如魔的嗓音,犹如从地狱深渊飘出一般,吓得凌小白往地上一滚,这才惊险地避开凌若夕的雷霆一击,玄力破体而出,'砰'地撞击上院子里的参天古树,粗大的树桩在一瞬间被击倒,漫天落叶簌簌飘落下来。

娘亲!悠着点悠着点啊,这些可都要用银子买的。一边躲闪,凌小白一边火上浇油,他从小第一爱好是银子,第二爱好是唱歌,第三爱好就是激娘亲变脸。

没关系。凌若夕谪仙般优雅的从空中降落,站在一地狼藉的院落中,风华无限,她朝着凌小白咧开嘴角两排闪闪发亮的皓齿,看得凌小白心惊肉跳:打碎的东西全部记在你的账上,一日五分利息。

不要,不要。那他得还到天荒地老才能还完啊。

由不得你。凌若夕轻哼一声,身影再次逼上,大有要好好教训他一顿的架势。

幽静的宅院内,不断有小娃的哀嚎声与惊呼声传出。

夕阳西下,晚霞绯红,大雁南飞。

一辆奢华的马车缓缓从一望无际的官道尽头驶来,慢悠悠穿梭过闹市,朝着宅院的方向不紧不慢地挺近。

娘亲,开饭了。凌小白将最后一盘青菜端上桌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密汗,顶着一张乌青的小脸,朝卧房的方向朗声唤道。

盘膝坐在床榻上修炼玄力的凌若夕蓦地睁开眼,一道剑芒般锐利的冷光自她那双深邃幽冷的黑眸里一闪而过……

《腹黑娘亲带球跑》第7章:问路一百,寻人五百

忘记说了,在这片大陆上,除却普通人,还有一类人天生可以修炼玄力。

这玄力分为10多种品阶,最下品为赤阶、橙阶,中品为黄阶、绿阶、青阶,上品为蓝阶、紫阶,每一阶犹如一个分水岭,据说,紫阶之上还有地玄、天玄、神玄,但百年来,却少有人能够步入这个境界,至于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神玄以上阶级,更是从未真实出现过。

当初凌若夕在阴错阳差之中得到玄力,花了整整六年,才进入青阶巅峰,但至从半年前突破青阶之后,她的玄力就不再有突破的迹象,到底是怎么回事?凌若夕微微拧了拧眉,陷入瓶颈了吗?

娘亲,出来吃饭啦。凌小白在外砸门的声音打断了凌若夕的沉思。

走出卧房,只见一张金灿灿的餐桌上,摆放着几道家常小菜,凌小白舀了一碗白米饭盛入金碗中,递到凌若夕面前。

金碗、金筷、金桌、金盘……饭厅的摆设亮得几乎能扇瞎无数人的眼球,这样的吃穿用度,即便是皇帝,也不过如此吧?

一边吃着佳肴,一边享受被黄金包围的感觉,凌小白觉得自己此刻就在天堂。

娘亲说得真对,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娘亲,将来宝宝一定要盖坐金房子,每天睁开眼看见遍地鎏金,闭上眼被金山包围。凌小白惬意地眯起眼,嘴角的哈喇子快要滴落到金碗里。

下次累到睡着的时候,记得把枕头垫高点。凌若夕白了他一眼,冷声说道。想要坐拥金山?做梦或许比较快。

凌小白顿时黑下脸来:娘亲,你应该说我志向远大。

做一个贪财等死的人,也算是志向?凌若夕凉凉地勾了勾嘴角,捧起金碗抿了口里面的参汤,蓦地,眉头一蹙:盐放太多,火候不够,还要再练。

难道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明知不好吃,仍旧夸赞他一翻吗?娘亲,请随时记得您的儿子目前只有五岁,您不觉得奴隶童工,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吗?

不觉得。话答得理所当然,让凌小白顿时语结,他就知道,不该认为娘亲身上还有良知这种东西。

将凌小白脸上的幽怨尽收眼底,凌若夕深邃的眸子迅速闪过一丝笑意,她不会教育儿子,她只知道,只有无数次打击,才会让一个人成长。

忽然,院子外有细碎的车轮声传来,凌若夕面色一凛,身影犹如闪电,迅速在椅子上消失,只留下一道飓风,滑过凌小白的面颊,吹得他头顶的呆毛使劲的抖了抖。

娘亲的品级又提升了吗?凌小白淡定地待在原地,甚至还振振有词地发出一声老成的赞许,配着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说不出的违合。

砰!紧闭的大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轰开,凌若夕飘渺的身影孤立在大门前,衣诀翻飞,青丝悠然,手里握着一个金灿灿的瓷碗,在夕阳的余晖下,折射着斑驳的光晕。

你们,找谁?锐利的视线扫过停靠在门口的马车。

请问……车夫勒紧缰绳,脸上挂着倨傲的微笑,刚抱拳,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软软的声音接住了话头。

啧啧啧,看你的穿着就知道是第一次来落日城,知道这儿的规矩吗?凌小白穿着一双出自名师的自制小老虎拖鞋,顶着一戳呆毛,从凌若夕身后冒出了脑袋。

这小孩打扮怎如此怪异?

车夫微微一怔,却在下一秒恢复了最初的高傲,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倨傲与盛气凌人,让凌若夕眼眸一沉。

什么规矩?

凌若夕朝儿子使了个眼色,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打劫有钱人什么的,凌若夕表示毫无压力。

凌小白轻咳一声,从凌若夕身后走了出来,落落大方站在门槛前沿,伸出一根手指头:在落日城,根据行情价,问路一百两黄金,寻人五百两黄金,看你们是第一次来访的份儿上,给你们打个五折,你们是寻人啊还是问路啊?

家丁被这通叫价吓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行情,根本是宰人吧?

车夫定了定神,他决定不同一个小孩一般计较,将目光挪到一旁的凌若夕身上,却在看见她的举动时,再也忍不住,嘴角欢快地蹦达几下,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位神似大夫人的女子,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捧着金碗,吃得正欢?

《腹黑娘亲带球跑》第8章:凌家请她回去?

等等!

车夫心头一机灵,双目圆瞪,那堪比X光的视线,眨也不眨地盯着凌若夕。

喂!凌小白一个健步护在娘亲跟前,不许打我娘亲的主意,就你要长相没长相,要身高没身高,一只脚都快踏进棺材里了,别妄想勾引小爷貌美如花的亲娘。

滚开。凌若夕猛地抬起脚,动作快如闪电,吓得凌小白利落地往旁边闪开,好不容易避开这一击,一脸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娘亲最近越来越暴力了,这就是林大夫曾说过的,葵水来临的前兆吗?

凌若夕决定无视这个不知道拥有谁的基因的儿子,在家丁惊滞的目光中,优雅地放下左腿,扫了扫衣摆,脸若寒霜,京城来的?

你果然是大小姐!车夫惊喜地指着她,难怪同大夫人长得如此相像,小人竹意头拜见大小姐,大小姐吉祥。

猪一头?凌小白先是一惊,随后高高竖起拇指:的确是人如其名,古人诚不欺我。说罢,双手背在身后,附和地点了点头。

有事直说。凌若夕似乎并不觉得意外,胡闹归胡闹,但她在开门的第一眼,几乎就已看穿了来人的身份,如此奢华的马车非一般人能拥有,驾车的车夫更是身负玄力,下盘极稳,是个绿阶的高手!

当然,最重要的是悬挂在车头的两个红彤彤的灯笼,上面贴着豆大的'凌'字,若非知晓对方的身份,凌若夕又怎会放任小白胡言乱语?

心头心思百转千回,但脸上依旧是一副淡漠如川的模样,气息冷冽,眉梢冷峭,犹如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气势逼人。

家丁心头一惊,曾经文不能武不得的大小姐,何时拥有了这等气势?仿佛手持刀刃的杀神,即便是站在她面前,也会不自觉低下头,心生畏惧。

是这样的,大小姐,七日后乃老妇人的六十大寿,相爷特地嘱咐奴才,前来请大小姐回府,为老夫人祝寿。

老夫人?凌若夕危险地眯起双眸,终于在记忆里找到了这位丞相母亲的相关讯息,似乎是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昔日没少对凌若夕母女千般疼爱。

想请她回去吗?

寡情的唇瓣扬起一抹惊心动魄地浅笑,凌小白浑身一机灵,下意识倒退了数步,每每当娘亲露出这种表情时,就代表她正在算计着什么,这是他的经验之谈,他已经用无数的血和泪,验证了这个结论。

回去告诉你那老年痴呆严重的主子,想让本小姐移驾,仅凭一个奴才分量还不够,本小姐可没有忘记六年前,他亲口下达的那道命令,谁让本小姐向来重孝,相爷有言在先,本小姐也只能在这落后的城镇中孤苦无依地等死了。一通明朝暗讽的话语,轻柔地从她红润的嘴唇里吐出,犹如一把软刀子,刺得家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看极了。

余晖斑斑,黑线条条,凌小白同情地看了眼被娘亲打击得几乎石化的车夫,阿弥陀佛,早死早超生,希望他下辈子见到娘亲,千万要记得绕道走。

大……

关门,放小白。凌若夕哪儿等他把话说完,广袖一挥,人已消失在原地,徒留下家丁一人可怜巴巴地望着人去楼空的院落,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

是,娘亲。凌小白端正地行了个军礼,朝家丁抱歉地吐吐舌头,用力将房门合上。

夜凉如水,朵朵乌云遮盖住整片苍穹,落日城中万家灯火齐齐闪烁,好似地上的月光,斑驳绚丽。

萧条的宅院内,一株梨花树上,凌若夕倾靠着枝桠,衣摆在半空中垂落而下,青丝飞舞,她手里提着一瓶上等的女儿红,正独自一人靠树独饮。

不远处,手持匕首的凌小白正在用力砍着梅花桩,蹬蹬蹬蹬的声音,随风传来,依稀能看见他脸上落下的汗珠,唇红齿白的小脸,此刻只剩下一片肃杀。

她凌若夕的儿子,可以卖萌无耻,却绝不可能是一个废物!

娘亲,一千刀挥完了。凌小白终于完成一天的任务,挥洒着汗珠从练功场跑了过来,脸蛋粉扑扑的,极为可爱,刚凑近,便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酒香,眉头蓦地一皱:娘亲,你不是说再也不喝酒吗?上个月光是酒钱,就花费了快一百两,再这么下去,就要坐吃山空了!

《腹黑娘亲带球跑》已完结,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腹黑娘亲带球跑》即可免费阅读,欢迎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