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校园小说《时光与终老为邻》by宸湮最新著作阅读

  • 时间:
  • 小说时光与终老为邻作者:宸湮
  • 来源:ZW

青春校园小说《时光与终老为邻》by宸湮最新著作阅读

《时光与终老为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时光与终老为邻精彩简介:由作者宸湮创作的经典小说《时光与终老为邻》十分精彩,强烈推荐,小说的主角是沐蓝丁梓辰,为您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故事。小说内容节选试读:少年时她爱的人死在微凉仲夏夜、从此她的心里空了一座城。七年后他强势进入她斑驳的生命、却屡屡被提醒他并非良人。

时光与终老为邻精彩小说在线试读

《时光与终老为邻》浮光潋滟(三)

此后一个星期,每天下午的最后两节活动课和自习课,沐蓝都被自愿着跑到校医室和运动场上学习各种急救知识,丁梓辰看着她跑前跑后外加不耐烦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心里一阵偷笑,沐蓝是最不爱参加集体活动的,丁梓辰刚转学过来就发现了这一点。

临近运动会天气也越来越热,虽然已进四月,却丝毫没有春暖花开的感觉,反而像个蒸笼,这就是南方城市的悲哀么。

下午活动课开始的时候,沐蓝就一直抱怨急救员根本是徒有虚名,小伤自己处理,大伤送医院了,是学校太形式化苦了一干人等之类的,丁梓辰一直耐心的听着不做回应,陪她走在去校医室的路上,沐蓝咬着冰棒懒散的走在丁梓辰的影子里。

下午你有八百米初赛对吧?沐蓝站在校医室门口将最后一口冰棒咬掉看着丁梓辰说道。

你是要来加油么?其实不用的,我就随便跑跑就拿第一了,你要是在旁边我反而紧张。丁梓辰伸手拿下来沐蓝手里的冰棒棍一会我帮你丢掉。

切,那好吧,那我到时候就在休息区等你,比完赛我们就可以回家了,运动会期间不关校门的。沐蓝转身敲了敲门那我先进去了,一会放学去运动场找你。

丁梓辰答应了一声看着沐蓝推门进去然后转身走出教学楼,向垃圾桶丢冰棒棍的时候抛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沐蓝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听校医讲解中度挫伤的紧急处理,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临下课的时候沐蓝顿时神清目明,校医大妈白了她一眼发给她一个小的急救箱并要求运动会后回收。

沐蓝一边碎碎念着学校真抠门,一边拎着急救箱向运动场走去,远远地便看见丁梓辰坐在草坪上,有微风掠过她新修的头发。

丁梓辰看到沐蓝手里的红十字急救箱和沐蓝刚刚睡醒的表情不禁面露微笑还挺像模像样的,其实你有当医生的潜质。

什么嘛,我才不要呢,校医大妈讲的我头都大了,人上了年纪就爱磨叽,普通包扎个伤口她讲了足足一个小时!沐蓝坐在丁梓辰身边伸了个懒腰又顺手拿起丁梓辰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走吧,陪我翘个自习,累死了我要回家歇着去。

丁梓辰伸手揉了揉沐蓝的齐刘海走吧。

穿过镇广场便是青梧镇东街,沐蓝却到现在都认不全这条街上的人,而丁梓辰刚到这里半年就和各家都熟门熟路的,沐蓝一直觉得似乎自己这些年真的很失败。

转过街角便看到丁叔叔拿了把藤椅坐在丁家门口剥石榴,沐蓝看到丁伟健硕的身材,稳重的面庞却如孩童一般佝偻着一粒一粒的放进手边的盘子里,嘴角还不住的笑着。

于是她拉着愣在原地的丁梓辰继续向前走去丁叔叔,我们回来了!。

丁伟听到声音抬眼就看到丁梓辰面无表情的在沐蓝的拉扯下亦步亦趋的走过来,他便起身抖了抖身上遗落的碎屑并拿起盘子梓辰和沐蓝你们吃饭了么?先吃点石榴吧。

沐蓝捏了几粒丢在嘴里好甜啊,今年的石榴可真好吃。丁梓辰却只是瞥了一眼那盛在盘子里透亮鲜红的石榴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

丁伟拿着盘子向丁梓辰凑了凑梓辰啊,快尝尝,你小时候最爱吃石榴了。

沐蓝看着丁伟笑意弥漫的脸便捅了一下丝毫没有动作的丁梓辰,丁梓辰侧身看了看她,她眨眨眼示意丁梓辰快点拿几粒。

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就不爱吃石榴了。丁梓辰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绕过丁伟走进了院子里。

沐蓝看着丁伟沮丧的眼神,尴尬的笑了笑丁叔叔,那我先回去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去和梓辰好好聊聊吧。

丁伟点头应着便收拾起篮子和盘子进了院子,沐蓝转过身向自己家门走去,心里不住的回想丁梓辰每天晚上自己在家落寞的背影和一个人漫长的黑夜,不知怎的,想到这里突然的一阵心疼。

晚上和爸爸妈妈在葡萄藤下吃西瓜的时候,隔壁院子里传来不大不小的争吵声。

你要体谅爸爸的工作……

工作工作,要不是你这份工作妈妈她……听不清梓辰后半句说了什么,便传来一记响亮的耳光声。

沐蓝吃西瓜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沐建业和刘晓雅也微微地叹了口气,隔壁院子也是一片寂静,许久传来屋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老丁一个人当爸又当妈不容易啊,偏偏又当个缉毒警察还是队长,这忙里忙外的肯定对梓辰那孩子少了关心啊。沐建业坐正了身子,将手里的瓜皮放进盘子里。

从小没有妈妈,梓辰也不容易。刘晓雅面露不忍的说道。

沐蓝没注意爸妈的对话,她一心只想着去年夏天那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丁梓辰对她说的那些话。

丁梓辰似乎什么都不怕,但其实她怕雷声,去年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丁梓辰半夜翻过院墙偷偷的敲沐蓝的房间玻璃,沐蓝朦胧间还以为是贼便顺手拿起床边放的一把水果刀走向窗边,掀开窗帘的一个缝沐蓝看到满身是雨水的丁梓辰瑟缩着站在窗前。

那天晚上丁梓辰蜷缩在沐蓝被子里,一阵雷声便引得丁梓辰不住的颤抖,沐蓝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许久雨变得小了,雷声也渐渐停歇,丁梓辰抬起眼眸看着沐蓝温顺的眉眼心头一阵暖流涌过。

我妈妈是被我爸爸害死的。丁梓辰呜咽着说了这么一句话,沐蓝则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时光与终老为邻》浮光潋滟(四)

原来从梓辰小时候开始丁家就处在不断的搬家之中,从临琼市各个的镇子间搬来搬去,因为丁叔叔是临琼市缉毒大队的队长,工作十年来惹上不少仇家,而丁梓辰的妈妈就是在一次仇家疯狂的报复中遇难的,那时候丁梓辰只有五岁。

她来到人世所有记忆的最初点就是那个失去妈妈的瞬间,那也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门外有一些异常的响动,警觉的妈妈拍醒熟睡的丁梓辰辰辰,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躲在衣柜角落里不要出来,听话啊。

半梦半醒间梓辰就被塞进衣柜一角还被一些衣服盖住了身形,梓辰以为妈妈要和她玩什么游戏便认真的一声不吭老老实实地坐着,直到她听到门被砰的一声撞开和妈妈凄惨的叫声。

她蜷缩着自己小小的身子将头埋在臂弯里呜咽着,妈妈凄厉的叫喊穿过衣柜门还是那么清晰的进入她的脑海,终于邻居家被惊动了,有人拉开自家大门的声响让这些人瞬间停下了对妈妈的暴行。

屋子里的坏人低语着铁哥,走吧,这娘们也半死不活的了,算是报仇了吧。梓辰强撑着身体凑到衣柜缝隙在隐隐月光中看到了那个坏人的脸和永生不忘的他的声音。

走吧,这是给我们丁警官一个教训,哈哈。那个人被唤作'铁哥',他剃着光头像是监狱里刚出来的劳改犯,左耳朵上有一颗明显的黑色的痣,那是丁梓辰第一个恨透了的人,第二个是她的爸爸。

邻居阿姨摸索着跑到屋子里打开灯便看到梓辰妈妈倒在血泊中,便赶紧去吆喝五邻四舍的人,梓辰用力的推开衣柜门,一脚踏出来摔在地上,又蹒跚着向妈妈爬去。

梓辰妈妈身上的伤口不断的冒着血,梓辰用她的小手轻轻地按住那些伤口却依然无济于事,鲜血染红了梓辰的手和妈妈最爱的白色睡衣,梓辰妈妈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轻声说了一句梓辰,妈妈爱你和爸爸。

救护车到的时候,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将早已失去意识的妈妈抬上担架,邻居阿姨抱起梓辰一起坐上了救护车,路上梓辰冷眼旁观的看着医生对妈妈的急救,因为她以为只要她睡一觉,这个噩梦就会醒来。

但是不仅噩梦没有醒,连温柔美丽的妈妈也没有再醒来,警服都没有换就匆忙赶来的爸爸跪倒在妈妈身边嚎啕大哭,许久,他转过身来要抱一抱梓辰的时候,她偏过身去躲开了,再回眸眼里透着的冰冷让丁伟不寒而栗。

从此丁伟和梓辰之间便再无多言,丁伟工作依旧繁忙十天半个月不见一面,梓辰也从未嚷嚷过要找爸爸,更多的时候她都会去市里的公墓,陪妈妈聊天,或是呆呆的坐在墓碑旁,一坐就是一下午。

丁伟惧怕重蹈覆辙便不停地搬迁,只为躲避潜在的危险,也为了保护丁梓辰的平安。

丁梓辰上了初中后就加入了体育队,骨骼和肌肉充满力量的感觉让她觉得安全,她就是这样长大的,甚至从妈妈离开那天到现在她都没有流过泪。

丁梓辰讲完这些故事看向沐蓝的时候微微笑着可是我害怕打雷,我想,可能一辈子都会这样了。

沐蓝眨眼间却发现自己已经满脸的泪水那,再有雷声的时候就来找我吧。

丁梓辰眼里瞬间闪过微弱的光,她伸手拂去沐蓝脸上的泪,嘴唇似是蠕动着却没有再言语。

沐蓝听着隔壁院子的动静突然就想起梓辰的那段过往,鼻子一阵发酸,她丢下啃了一半的西瓜急忙跑到屋子里去,身后传来沐建业的叮嘱好好做作业啊,都高二下了,要努力。

沐蓝关上屋门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却总是在想梓辰现在在做什么呢?于是沐蓝起身从抽屉的最里面拿出一个老式手机,那是她偷着买的,里面的联系人也只有一个,丁梓辰。

拨通丁梓辰手机的时候,沐蓝数着嘟嘟嘟的声音,数到第五声的时候,丁梓辰的声音传过来喂。

喂,梓辰,你没事吧沐蓝的眉毛微微皱起,轻声问道。

而话筒另一边传来丁梓辰淡淡的听不出情绪的声音沐蓝,我们家可能又要搬走了。

不是才,刚搬来一年不到么?沐蓝心里一阵慌乱于是断断续续的问道。

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丁梓辰没有再说下去,她握着手机坐在床边,眼前仿佛是一片沼泽般的深沉。

好好休息吧,明天运动会呢,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安安啦。

嗯,晚安。丁梓辰挂了手机耳边又响起晚饭时她爸爸说的话。

梓辰,我们又要搬家了,和爸爸以前有恩怨的一批罪犯最近活动范围离我们家越来越近,我担心……丁伟说着说着却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知怎么的,丁梓辰眼前浮现出沐蓝的笑容,第一次她突然产生抗拒的念头,丁梓辰放下筷子我不想走。

怪爸爸不能给你一个安稳的环境,你要体谅爸爸的工作,爸爸也是有难处的。

工作工作,要不是你这份工作妈妈她会离开我?丁梓辰眼神冰冷的望着丁伟,丁伟怒不可遏一巴掌扇了过去,丁梓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阵疼,但她仍然冷冰冰的看着丁伟,不发一言。

许久,丁伟叹了一口气捂住了脸,丁梓辰不知道他是否哭了,只是看到他的肩膀微微的颤抖,她起身走回房间,心里也一阵的痛楚,她记得妈妈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明白爸爸这么多年未再娶的缘由,可是心里的那道坎总是迈不过去。

她已经来到青梧镇快一年了,因为知道总是处在长期的动荡之中,所以丁梓辰以前从未交过一个朋友,而沐蓝是例外,或许在看到她漠然的眼神时就已经想要接近她,因为她们是一类人,不喜欢阳光。

第二天运动会进行得很顺利,急救员这个闲差沐蓝当的美滋滋的,她躲在看台上拿校服遮在脸上闭着眼睛冥想,想来想去心里想的不是几何公式就是丁梓辰,继而又想到丁梓辰说的话沐蓝,我们家可能又要搬走了……。

沐蓝烦躁的掀开衣服,一刹那的响动吓得旁边的同学手里的饮料撒了一地,沐蓝轻轻说声对不起之后恰巧听见八百米高二女子预赛开始检录了,虽然说好不去看的,可沐蓝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的向操场边走去。

已经站在赛道做准备的丁梓辰瞥到那抹蓝色的身影后,心里忽的坚定了一个念头。

《时光与终老为邻》浮光潋滟(五)

砰的一声发令枪响,丁梓辰和其余五名选手像箭一样冲了出去,沐蓝站在赛道旁紧张的看着,而丁梓辰已经遥遥领先着,最后百米冲刺的枪响过后,丁梓辰甩开第二名十米开外,在做最后的冲刺,而沐蓝也向终点处走去准备迎接丁梓辰。

终点处早有同班级的学生在等着,不出意料得到小组第一名的丁梓辰被沐蓝的班级同学簇拥在那里,沐蓝想要上前却被一些人挡住了身影,沐蓝突然明白其实丁梓辰在班级里的人缘一直很好,只不过她太过迁就自己而疏远那些人。

丁梓辰在人群的缝隙中看到沐蓝低着眉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这傻丫头又在胡思乱想了,于是拨开熙攘的人走向沐蓝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还是来偷看我比赛了吧,好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沐蓝抬眼便看到丁梓辰温暖的微笑,眼底的阴霾一扫而光,甚至她瞬间的在想能不能让丁梓辰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她可以谁都不要。

上午还晴朗无云下午却阴的浓重,沐蓝碎碎念着要下最后一场春雨了吧。

丁梓辰祈祷着春雨时分是不会有雷声和闪电的吧。

转过街角的时候沐蓝便看见前面有三个女生,一个倚在墙上,一个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着烟,还有一个在看到丁梓辰和沐蓝的时候瞬间站直了身,沐蓝一眼就认出那是许菁菁,体育队的女混混。

街道两旁人稀寥寥,沐蓝不知道她们在等谁,只是潜意识的不想靠近,丁梓辰察觉到沐蓝的停滞便牵起沐蓝的手向前走去,在丁梓辰柔柔的掌心里,沐蓝竟然红了脸。

走过那三个女生的身边时,许菁菁一把拉住沐蓝,眼神却盯着立住的丁子宸,浓厚的妆容透着些许戾气躲远点,我要解决一些和丁梓辰的事。

话音刚落,另外两个女生也围了过来,一时间一平方米内挤了五个人。

沐蓝弱弱的说道你们不热么?

许菁菁瞪了沐蓝一眼,甩开她的手将她向后推开,沐蓝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丁梓辰拉着沐蓝另一只手将沐蓝的身形掩在身后开口说道老规矩,先说因为什么事情。

许菁菁双手插在裤兜里,踮着一只脚打量了一下丁梓辰说道卢哥怎么会看上你?他说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今天就是来看看怎么个不一样的。

说着她身后的两个女生也走上前来拉扯着丁梓辰的衣服,沐蓝顿时不知所措,而丁梓辰已经和她们扭打在一起,尽管丁梓辰体力比她们要好太多,可是一个人终究还是打不过三个人的。

眼见着丁梓辰被推倒在墙上而三个人一哄而上,沐蓝看着背朝自己的三个女生突然灵机一动冲上前去将那除了许菁菁的两个人的头发迅速打了个死结。

那两个人察觉到身后的异常,却被丁梓辰牵制着而没有动作,沐蓝又咬了咬牙推开被连在一起的那两个女生,又从背后踹了许菁菁一脚,顺手拉起丁梓辰的手一路狂奔。

跑过这条街回头看的时候,沐蓝发现许菁菁正在给那两个女生解头发,嘴里还不住的骂着废物。

丁梓辰想到刚才沐蓝的所作所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沐蓝心惊胆战刚刚平复过来看到丁梓辰这么一笑立刻白了她一眼你没事吧?

丁梓辰指了指胸口被抓的起了褶皱的衣服撇撇嘴没事啊,就是被摸了……

这回沐蓝一个没忍住哈哈笑了起来,夕阳下两个人影渐渐重叠。

第二天早上经过那条街的时候,沐蓝还是提心吊胆的,不过看了看周围这么多人也就放下心来。

八百米的决赛是在上午,所以沐蓝早早的就到赛道旁边占位置,丁梓辰走进赛道的时候,沐蓝已经无聊的数了二百多只绵羊了。

枪声响起,八百米决赛就开始了,丁梓辰虽然处于领先不过第二名隐隐有超越的趋势,一时间难舍难分,突然不知怎么的在弯道处丁梓辰莫名其妙的摔了出去,趴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却没站起来。

围上去的人将她扶进里圈为免影响比赛进行,而沐蓝也不顾阻拦从赛道上横穿了过去跑到丁梓辰身边,跑过的时候她瞥到昨天那三个女生慌里慌张的地走开事发地。

丁梓辰左脚膝盖处有一个很深的伤口,左手也大面积的挫伤,尽管沐蓝背着急救箱却没办法处理这么严重的伤口,这时有一个人从人群中闯进来背起丁梓辰就往校医室跑,沐蓝跟在后面仔细的辨认出,那个人是卢哥。

医生给伤口消毒时,丁梓辰闭着眼睛一声不吭,额角冒出细密的汗珠,伤口也在清洗下露出面目,原来膝盖处有一大块肉已经蹭掉却仍然和一些皮肤组织粘连,而手心里嵌进去很多细沙。

膝盖上那块肉要剪掉,细沙要挑出来医生边说边拿出剪刀,沐蓝紧紧地握住丁梓辰的手,剪掉的时候,沐蓝的手紧了紧,心里又是一阵疼。

这时又送进来一个受伤的运动员,医生把镊子放在桌子上我先去那边看看,手心的沙子你们自己挑出来吧。

未等沐蓝动作,站在一旁的卢哥顺手拿起镊子梓辰,我来吧。丁梓辰睁开眼睛,眼里氤氲着些水汽,她说我想让沐蓝帮我。

沐蓝看着呆呆的站在一旁的卢哥略微的尴尬说道请给我一下卢哥看着梓辰愣愣的将镊子递了出去,沐蓝接过转身坐在丁梓辰身边将丁梓辰的手摊在自己的手上,丁梓辰转过头对着沐蓝笑了笑你学的急救知识可算用上了。

沐蓝颤巍巍的除掉一个沙子才回答那你惨了,我根本没好好学。

丁梓辰还是笑着看着沐蓝不再言语。

梓辰我知道昨天的事了,菁菁她太孩子气了……卢哥的话还没说完,沐蓝便打断他孩子气?是恶毒吧,刚才你没看到是谁把梓辰绊倒的么?

……她绊倒的梓辰?卢哥满脸的不可思议转而又一脸愧疚对不起,我会好好解决的。

没关系,我理解。丁梓辰看着卢哥轻声说道。

梓辰,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

说吧丁梓辰又转过身看着沐蓝小心翼翼的拨着沙子。

她们说……你喜欢女的,这就是你拒绝我的原因么?卢哥眼睛里闪过丝丝缕缕的难过。

沐蓝停下了动作,抬眼看着丁梓辰似乎也想知道答案,而她的心里更希望答案是……

我不是同性恋,只不过我喜欢的人刚好和我一样是个女人而已。丁梓辰依旧望着沐蓝的眼睛,微微地笑着,眼神里的异彩遮过漫天芳华。

《时光与终老为邻》浮光潋滟(六)

沐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忽然一动,莫名的情愫随之翻涌出来,她慢慢的在丁梓辰的注视中低下了头继续拿着小镊子取丁梓辰掌心的沙子,像是事不关己的样子。

卢哥看着丁梓辰和沐蓝之的动作心里似是而非,他的眼神里虽仍然是舍不得的执念却也不得不放弃我知道了,那我们就这样吧。他握了握拳头转头离开了,到门边的时候又说了一句我去找菁菁谈一谈,她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们麻烦了。

转身关门的时候,沐蓝看到他的衣角染了丁梓辰的血迹。

丁梓辰拍了拍她的头让她转过来,沐蓝赶忙继续低着头仔细地挑着细沙,而丁梓辰则满眼温柔的看着沐蓝越发清晰姣好的眉眼,似乎沐蓝的青春期比别人来得晚一点,直到现在沐蓝才慢慢的蜕变。

许菁菁是喜欢卢哥的吧沐蓝吹了吹丁梓辰的掌心,仔细地看了看没有沙子便着手包扎,还捎带着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

肯定的啊,不过我真的对卢哥没那种感觉,她真的是恨错人了。

丁梓辰被沐蓝吹得手心一阵痒,伤口则微微发热的胀痛。

那你喜欢谁啊?问出口的时候,沐蓝和梓辰都愣住了,丁梓辰没想到她还毫无知觉,而沐蓝则心里一直怪自己明明只是心里想想怎么问出来了呢。

半响沐蓝又都和没事人似的继续包扎伤口,伤口包好后沐蓝站起身扶着丁梓辰准备离开,梓辰微笑着说了一句总之呢,等我想好了会告诉你的。

一路上沐蓝和丁梓辰都没有说话,只不过一瘸一拐的走着到家却比平时多花了半个小时,到家门口的时候沐蓝心里却想着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呢,还是学校离家很近啊?

沐蓝肩膀上还搭着丁梓辰的手,她的手则搂在丁梓辰的腰上,隐隐的还摸到了丁梓辰腰上的肌肉,如此近的距离,沐蓝嗅到了丁梓辰用的沐浴露的味道,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丁叔叔一如既往的不在家,沐蓝把丁梓辰送到卧室看到丁梓辰躺在床上就准备回家了一会我来给你送饭,你伤到了手自己没办法做饭的。

好啊,不过你得快点,我饿了丁梓辰一脸的哀怨。

得了得了,我尽快,你好好休息吧沐蓝表现的一脸嫌弃实际转过身去脸颊处的两坨绯红却写满了期待。

刘晓雅听沐蓝说了丁梓辰'为班级争荣誉英勇献身'的事迹后坚持要多炒两个菜,所以多花费了点时间,沐蓝过去的送饭的时候,丁梓辰已经睡着了。

受伤的腿被她悬在床边,脸上些许的疲倦,眉头微微皱着想是伤口的疼痛带进梦里了吧。

沐蓝放下饭菜静静地坐在丁梓辰身边看着她,不知怎么的,沐蓝想摸一摸丁梓辰的睫毛,手伸出去的时候,丁梓辰一下子惊醒了,看了看沐蓝呢喃道是你啊,几点了?

沐蓝赶忙收回僵在半空的手看了看手表额,七点过几分,起来吃饭吧。

丁梓辰一只手支撑着坐了起来,沐蓝给她打开饭盒一样一样的菜全部摆开然后推到她面前吃吧,我妈妈特意给你做的。

丁梓辰夹起饭和菜慢吞吞的吃着好吃,沐蓝欣喜地笑了笑在你伤好之前我每天都来给你送饭的,丁梓辰看着沐蓝温暖的笑意,仿佛正慢慢融化着她积年的噩梦与冰寒。

这一个星期丁梓辰都软磨硬泡的把沐蓝当做人肉拐杖,沐蓝倒也无所谓每天变着花样让妈妈做好吃的,丁梓辰的伤已经结痂,明天也能正常行走了,所以丁伟回来的时候沐蓝正在和丁梓辰一起吃饭最后一天病号餐。

沐蓝看到丁伟的身影便收起饭盒打了个招呼回家了,丁叔叔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沐蓝也不好意思打扰他和梓辰的时间。

丁伟拎着一袋水果放在床边,看着丁梓辰的腿和手问道怎么受伤了?还疼不疼?

我没事了丁梓辰抬眼道回来什么事?。

丁伟看了看丁梓辰冷淡的眼神低头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准备一下,六月一号搬家。

丁梓辰瞬间坐直了身体不搬,再等一年我高三毕业了不好么?

爸爸担心……丁伟放下水果刀看着丁梓辰我不能再让你有任何的危险。

丁梓辰转身看着窗外,浓郁的绿色铺天盖地的宣告着夏天的到来。

天气越来越热,沐蓝换了薄衫等在家门外,丁梓辰也穿了九分裤和T恤,走到沐蓝的身边时看了看天边越集越厚的云层说着看样子是要下雨,拿伞了没?

沐蓝晃了晃背包意思是拿了,调皮的样子让丁梓辰禁不住一笑。

果然晚上便阴云密布,他们走读生就提前放了学,吃过晚饭,沐蓝回到房间翻起了书本,突然手机在抽屉里震动起来。

我在广场上等你放烟花,还有沐蓝,我喜欢你。发信人是唯一一个联系人,丁梓辰。

像是期待之中的事,又像是惧怕一切的变动,沐蓝站在原地犹豫着,过往的一幕幕的影像在脑海里翻腾起来。

2006年春末,初遇,丁梓辰耳边细腻的圆润和脸颊反射的光线。

2006年夏初,丁梓辰报名和沐蓝一个值日组,一个学习组。

2006年七月,丁梓辰送给沐蓝人生中第一份生日礼物。

2006年九月,沐蓝开始有了笑容,很美很美。

直到现在,丁梓辰已经变成沐蓝的习惯,戒不掉的习惯。

意识到外面已经下起雨的时候,沐蓝抓起雨伞就冲了出去,瞬间她明白,她也是喜欢丁梓辰的吧。

雨帘下的世界越来越暗,广场上依稀可辨的只有一个单薄的人影,沐蓝拿伞冲过去为丁梓辰遮蔽了雨水的时候,丁梓辰笑着说你比我想象中来的晚了一点,烟花已经湿了,不过还好,以后我们还会有很多机会一起来放烟花。

沐蓝擦去丁梓辰眼角的雨水,手拂过她的面容突然莫名的心痛以致眼含泪水是啊,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两个冰冷的心却在拥抱中炙热起来,那是一方黑色雨伞下无尽的风景。

《时光与终老为邻》浮光潋滟(七)

沐蓝洗了个热水澡正擦着头发上的水珠,丁梓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沐蓝眼神瞬间滴满温柔的化不开的笑意,按下了接通键。

梓辰,什么事?

想问问你洗一个热水澡没,别感冒。丁梓辰抓着话筒同样的温柔言语。

洗了的,现在在擦水珠。沐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到刚刚两人的拥抱便偷偷地红了脸。

怪我啦,偏偏非要今天表白丁梓辰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不过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沐蓝神经大条的问道。

笨,一年前的今天是我们相遇的第一天。

哦沐蓝的脸更红了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意义。

是啊……电话那头是长久的寂静,丁梓辰看着窗外浓暗的黑色和瓢泼的雨水心里却安静的念着以后每年的纪念日还是不要这种天气比较好。

沐蓝以为电话掉线了便出声道喂?。

丁梓辰从深思中转过神来便对着话筒讲沐蓝,我在。

不知怎么的,沐蓝听到这句话倏忽间觉得,她和丁梓辰的感觉像是相爱了许久的恋人,甚至她的眼前都浮现出丁梓辰握着电话敛起双眸的模样。

不早了,睡觉吧。沐蓝放下手里的毛巾,抬眼看看时钟,已是十一点了。

丁梓辰闻言也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是很晚了,快睡觉吧,盖些被子,不要着凉。

嗯,梓辰,晚安

晚安。

挂断电话的瞬间,两人嘴角都止不住的上扬着,像是时光在脸上刻下的记号。

丁梓辰躺在床上心里一阵温热,她忽然想起初遇沐蓝的那段时光。

刚刚转学到新的班级,简单的介绍之后班主任让她随便挑个座位坐下,她只是环顾了一下,便被那个坐在窗边望着窗外的女生吸引住了视线。

丁梓辰饶有兴趣的向沐蓝走去,她支着头安静的看着窗外,安静的侧脸已经美到让人心动了,却在听到丁梓辰拖拉椅子的响动转过脸来,那是一张清丽脱俗的面容,深邃的眉眼和高挺的鼻尖让脸部轮廓立体起来,纤薄的嘴唇似是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眼眸里却是一片深沉,像是沉寂千年的湖面,无波无澜。

丁梓辰无趣的转过头去也没有说话,心里却思索着明明是生的很好看的人为什么却没有一点存在感,好像她的世界和我们是脱节的。

而慢慢的熟络之后,沐蓝妈妈刘晓雅曾经偷偷告诉丁梓辰,沐蓝从小一直有轻微的自闭症,拜托她好好照顾一下沐蓝。

丁梓辰看着屋子里正收拾书包要和她一起去学校的沐蓝,心里竟然莫名的柔软起来。

沐蓝最开始的只在丁梓辰问的时候才说一句话慢慢的变成会主动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语,沐蓝的爸爸妈妈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而丁梓辰看着沐蓝这样的转变也是开心的,她找到了一种救赎自己也救赎别人的存在。

日子就这样从指缝中溜走,直到卢哥第一次对丁梓辰表白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心早有了另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温顺的笑容,发呆的模样还有低到几乎没有的存在感都深深地镌刻在她的脑海里,她笑了笑对面前这个很多人疯迷的卢哥说了抱歉。

总有一些时候会勾起梓辰心底不好的记忆,比如雷鸣与闪电。

丁伟总是不在家,丁梓辰一边发抖着一边翻过院墙去,站在沐蓝窗前敲着玻璃,她心里只想要一个怀抱,而当她和沐蓝躺在一张床上盖着沐蓝的被子时候,她第一次切实的感觉到了温暖,那已经比她想要的多太多了。

林林总总的回忆繁多的不成样子,丁梓辰揉揉额角进入了梦乡,而沐蓝翻了翻以前的日记发现今天确实刚好是一年,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关上日记钻进了被窝里甜甜睡去。

朝阳刚刚冒出鲜红的光线,沐蓝已经看到丁梓辰等在门外了,她转身关好门,一回头,一个炙热的吻便落在脸颊上。

沐蓝一脸红晕急忙推开她干什么啊,丁梓辰哈哈地笑着调戏你呗。

沐蓝伸出手去挠丁梓辰的痒痒,而丁梓辰蹦跳着向前跑去,年夏里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总是让老天都会嫉妒。

运动会的热情散去,考试月也逐渐临近,沐蓝准备多上一个晚自习,而体育生丁梓辰按说是一个自习都不用上的,现在却要陪沐蓝苦撑三个小时,不免一直叫苦不迭。

第一个自习,丁梓辰睡了四十分钟,临下课的时候还是打了个哈欠。

第二个自习,丁梓辰睡了二十分钟,后面的时间给沐蓝点拨了一下数学题的思路,惹得沐蓝暗自怨愤智商不如人。

第三个自习,班级里闹得乱哄哄的,丁梓辰却兴致缺缺的只盯着沐蓝看,而沐蓝也对嘈杂的吵闹置若罔闻。

铃声响起的时候,沐蓝刚好算出函数的极限值,便轻松加愉快的收拾起书包又哼哼着最流行的歌来,丁梓辰背上她的单肩包拉着沐蓝的手走出白炽灯下的世界。

学校外小路的黑暗瞬间让丁梓辰的眼睛还不适应,于是她将沐蓝搂在怀里站在原地等着眼睛慢慢的看清道路,沐蓝则轻轻地环上梓辰的腰,靠在她的肩上。

道路在视野里显现出轮廓来,丁梓辰拉着沐蓝的手走过了这段学校失修的路,前面便有了光亮,丁梓辰低下头看着窝在她肩膀的沐蓝心突然一动便俯身轻轻地吻了吻沐蓝的嘴角,而沐蓝也没再打闹只是红着脸紧紧地攀住丁梓辰的手臂。

迎面而来的晚风也格外的馨香,两人的身影在路灯下渐渐拉长,最后融成一团恍惚的印记。

周末难得一天放假的时间,沐蓝睡到了十点还不自知,刘晓雅敲了敲门见没反应便推门进去,一眼便看到散落在地的被子和床上睡得不省人事的沐蓝,刘晓雅看着沐蓝越发出彩的相貌心里自是很满足。

刘晓雅宠溺的摇了摇头便把被子捡起来抱到床上,又顺手推了推熟睡的沐蓝起床啦,大懒虫。

沐蓝翻了个身含糊不清的问道几点了。

十点啦刘晓雅一边叠着被子一边念着学习累睡得多可以理解,但不要睡太多。

哦沐蓝应着却突然的想到答应梓辰今天上午一起去看电影的,便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却起的太急又眼前一黑倒在了床上。

刘晓雅赶快过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拍沐蓝的脸直到沐蓝说了一句妈,我就是起的太急晕了一下下,你是要弄死我啊。

刘晓雅尴尬的赶忙松手,而沐蓝的鼻子下面已经被按得通红。

沐蓝摇了摇头慢慢的起身,洗漱完毕,又顺手拿了一个包子不知道当做早餐还是中饭便出了门,而丁梓辰已经在她家院外擦了半个小时单车了。

靠在丁梓辰的背上搂着她的腰,单车掠过公路旁边的从树,稀稀拉拉的柳絮落了漫天,飘飘洒洒。

沐蓝的白裙子也随着单车的前进向后摆着,丁梓辰的碎发被风吹了起来,露出清秀的眉眼,路人都忍不住的回头一看再看,沐蓝则微笑着在丁梓辰背后看着天上飘过的白云和清风。

电影依旧狗血烂俗,丁梓辰看的索然无味,而沐蓝却含着爆米花泪眼婆娑的问太感动了,男主居然为了女主连命都不要了,咦?你怎么不感动?

额,因为我,这个,那个,可能我饿了,所以不感动……丁梓辰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饿得这么厉害啊,这么感人你居然都无感了。沐蓝继续往嘴里塞着爆米花,一脸怀疑。

丁梓辰好笑的揉了揉沐蓝的头发好好看你的吧,快结束了,一会带你去吃好吃的。

沐蓝又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丁梓辰眸色暗淡下来,该怎么告诉沐蓝,下星期就要搬走了呢。

一整天沐蓝都无比兴奋的大喊大叫,而丁梓辰总是忧伤的看着她却在她回眸时强颜欢笑,沐蓝几次之后终于发现梓辰的不对劲。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啊?沐蓝靠在游乐场的围栏上,紧挨着丁梓辰问道。

丁梓辰看着沐蓝瞬间冷却的笑容轻轻地说道沐蓝,我们下个星期就要……搬走了。

沐蓝的脸色突然间的僵硬,忽而她慢慢的回过头开始一步一步的向出口走去,丁梓辰推着自行车在沐蓝身后跟着,看着几步远的沐蓝不言不语。

沐蓝像失了魂魄一般低着头盲目的向前走着,她要失去丁梓辰了,失去每天对着她笑的丁梓辰,失去温暖的怀抱和掌心的温柔,她又会回到以前那样不见天日的模样,坐在教室的角落,每天望着窗外发呆,或是一个人走在清冷的街道上,面无表情。

丁梓辰几次都怀疑沐蓝要撞到树上去了,几乎要手忙脚乱的冲上去时,沐蓝又呆呆的绕过了树继续向前走着。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一辆出租车正不受控制的向沐蓝撞去,丁梓辰推开自行车冲上前去一把将沐蓝拉进自己怀里,出租车司机拉下车窗破口大骂,而丁梓辰只是抱着沐蓝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出租车司机悻悻地钻进了车厢,丁梓辰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沐蓝,别这样,我不走了。

《时光与终老为邻》已完结,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时光与终老为邻》即可免费阅读,欢迎关注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