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鉴宝王》章节目录by我吃小苹果完整版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花都鉴宝王作者:我吃小苹果
  • 来源:ZW

《花都鉴宝王》章节目录by我吃小苹果完整版在线阅读

《花都鉴宝王》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花都鉴宝王精彩简介:《花都鉴宝王》该小说的主角是顾飞宇冯秀秀,是我吃小苹果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社会都市小说,已上架,全文讲述了古玩店伙计顾飞宇,无权无势,被各种欺辱。突然获得了和古物沟通的能力从此开启装逼逆袭之路。不懂诗词?没关系,李白酒葫芦教我背书。不会看病?不可能,孙思邈贴身玉佩教我医术

花都鉴宝王小说全文阅读

第一章你欠了十万块

顾飞宇正在收拾古玩店里的杂物,老板娘冯秀秀已经走了有一会儿。

他是这家珍珑古董行的临时工,负责古董行大部分杂事。

对于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大四学生来说,这样的工作繁琐低廉且毫无乐趣,能坚持下来并不容易。

好在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已经在昨天攒到了足够的钱,为和女朋友许雨的周年纪念日准备了一件特殊的礼物。

顾飞宇家里并不富裕,虽然礼物不到一千块,但也花光了他手里所有的钱,为此甚至还拖欠了几个月的房租。

但顾飞宇不在乎,他觉得上天能赐给他许雨这样的女朋友是自己的幸运,作为男人理当付出多一些。

想到这,顾飞宇忍不住摸出礼物看了眼。

礼品盒里装着的是一件有些特别的白色蜜蜡手链,不像是寻常的那样光泽纯净,朦朦胧胧的带着一层阴影,看起来就像是包着什么东西。

将展示台上的古董逐一擦拭完毕,顾飞宇就准备关门回家。

"小子,借钱借了这么久,该还了吧?"

"玛德,真的是让我们一顿好找,竟然藏在古玩街这么深的地方?"

"快点还钱,连本带利一共十万,少一分就弄死你。"

"让哥几个这么辛苦,再多加五千,让你小子以后敢躲?"

刚收拾完东西,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突然冒出来挡在顾飞宇的面前,拿出一张写着他身份证号码和名字的借条让他还钱。

顾飞宇顿时一阵懵逼,我什么时候借钱了?而且还借了十万?

"有借条吗?"

"不要耍花招,这张借条是复印的。"

几个混混冷冷一笑把借条递给顾飞宇。

仔细看了一眼那借条,只见上面写着一个月借五万,一个月之后还十万。

在借条的上面,还有顾飞宇的身份证号码,以及顾飞宇手持身份证拍照的相片,还有着一个红红的手印,不知道是谁按下的。

倒是签字,只见上面写着两个大字:许雨。

"许雨为什么会用我的名义借钱?"

顾飞宇立刻拿出一个破旧的智能机,拨通了那个自己已经能背下来的电话号码。

此时顾飞宇已经有些相信,这张借条是真的了。

除了他的女朋友许雨之外,没人能搞得到他这些照片以及他的身份证号码。

只是许雨为什么会以他的名义借这么多的钱?

而且还是这么离谱的借法?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之内传出的声音,让顾飞宇眉头一皱。

"几位,我需要先搞清楚这件事情才行。"

"而且,我也没钱还给你们。"

不说顾飞宇没有十万,就算是有顾飞宇也不会给这几人的。

鬼知道这些人是不是骗子?

"玛德,不还钱?"

"小子,很嚣张啊?借钱不还?"

"给我打。"

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冷冷一笑,顿时一脸狰狞之色的朝着顾飞宇围去。

其中一人一拳狠狠的把顾飞宇打到在地,随即几人就狠狠的对着顾飞宇围殴了起来。

各种拳打脚踢,让顾飞宇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其中一个混混似乎是打兴奋了,直接抓着顾飞宇的脑袋就朝着一边撞去。

咔嚓。

伴随着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顾飞宇直接被抓着脑袋撞在了一个精致花瓶之上,头上不禁满是鲜血。

那花瓶看上去十分的精致漂亮,一眼看去就知道价值不一般。

"我擦?你他么傻啊?打人干嘛打碎古董?"

"什么叫我打碎的,是这小子自己撞的!"

"对,跟我们没关系。"

看着那被打碎的瓷瓶,几名混混顿时一愣,随即也没管躺在地上的顾飞宇,直接扭头就跑没影了。

古香古色的古玩店内,顾飞宇昏迷在地上,鲜血顺着地板蔓延,这一幕看上去是如此的诡异。

顾飞宇紧紧抓着的那串蜜蜡手链,也是掉在了地上。

当那手链碰到顾飞宇的鲜血之后,其中一道亮光一闪而过。

让人惊奇的是,那鲜血在沾染到那手链之后,竟是直接把顾飞宇的鲜血给吸收了进去。

十几分钟之后,顾飞宇才迷迷糊糊的清醒了过来。

醒过来后顾飞宇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立刻拿起手机给许雨打电话。

"喂,顾飞宇,被打的爽不爽?"

"是不是很气?是不是想要知道你为什么被打?"

这一次电话接通了,不过在对面说话的却是一个男的声音。

顾飞宇听出来那人是自己班里的一个叫周华的富二代。

之所以能听出周华的声音,是因为顾飞宇和周华有着一些矛盾。

"周华,为什么是你接的电话?许雨呢?"

"还有,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顾飞宇眉头紧皱的开口问道,心中却是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许雨?去洗澡了啊!"

"我在酒店和她开房,等下她就要跪在我的胯下任我蹂躏了。"

"我干你的女朋友,你有没有感觉到愤怒?感觉到要爆炸?"

"你说的我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当然是你在古玩店遭遇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了。"

"让你小子敢得罪我,我让你这辈子都完蛋。

"对了,听说你打碎了一个古董花瓶?你赔的起吗?"

"哈哈哈哈哈!"

电话之内传来周华猖狂的大笑声。

一脸的愤怒阴沉之色,顾飞宇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拳头紧紧的握起,指甲刺入肉里面了仍然没有丝毫的感觉。

他想不明白,自己对许雨那么好,为什么许雨会背叛他?

而周华,为什么如此的恩将仇报?

两人只是有着一些冲突而已。

身体颤抖的起身,不过下一刻顾飞宇就是一愣,心中冰凉冰凉的。

店铺之内一片狼藉,在他刚刚起身的地方,一个瓷器的碎片散落一地。

瓷器易碎,再加上保险柜里面没位置了,这件瓷器才没被放进去。

但是这个瓷瓶却是一件非常珍贵的古董,据说是什么宋代官窑,在外面简直就是天价,反正他是怎么都赔不起的。

"这可怎么办?"

顾飞宇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不然顾飞宇也不用在这勤工俭学。

这些古董动不动就是成百上千万的,他打碎的还是一件宋代的什么官窑,他这辈子挣的钱都不知道赔不赔得起。

"看来,只能给老板娘打电话了。"

顾飞宇无脑的苦涩的想到。

"呀,他把花瓶撞死了,花瓶流了好多血。"

一阵清脆的童声突然响起,在这寂静的古董店内是如此的刺耳。

瞬间顾飞宇就吓了一个激灵,差点原地蹦起来。

这店里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怎么还有小孩的声音?

难道他脑袋被撞坏了?所以出现幻听了?

顾飞宇不禁想着等下是不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那花瓶和咱们不一样,本来就是一个死东西,不算是被他撞死的。"

这是一阵苍老的声音字再度响起,让顾飞宇不禁吞了一口吐沫。

这一次,他十分确定他真的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十分确定那不是幻听。

而且,他听到了那声音从什么地方传来的。

顾飞宇连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里是柜台的下面,收藏的是一些鉴定结果为赝品的书画。

珍宝才会放在外面展示,赝品就随便堆积在一起。

现在柜台下面的是一个护符和一张山水画。

"哇,他过来了。"

"怕什么,他又听不到你说话。"

顾飞宇趴在那里看向护符和山水画,这时那护符传来清脆的童声,而那山水画之内则是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

顿时顾飞宇给吓得不轻,差点要把这两个赝品给扔出去。

"什么鬼?我一定是被砸傻了。"

"一定是这样的,等下就去医院。"

"如果脑袋坏了,那就没办法挣钱了。"

使劲的摇了摇头,一个赝品护符,一个赝品山水画,怎么可能会说话?

肯定是他出现幻觉了。

顾飞宇最终决定还是自己先去医院,然后再和老板娘沟通花瓶的问题。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顾飞宇一看是老板娘打过来的。

"顾飞宇,孙小姐要去拿店里的宋代官窑彩瓶,你现在应该已经出去了吧?麻烦你回去一下开下门,等她过来哟,我这边一时半会走不开呢。"

说完老板娘就挂断了电话,生怕顾飞宇拒绝一般。

而此时顾飞宇拿着电话则是傻眼了,那花瓶已经被打碎了,他从哪变出来一个给人家啊?

据说什么宋代官窑的动不动就是几十万打底,他打碎了赔不起肯定要坐牢。

"哼,人类真的是好笑,居然把一件死物当成宝贝,把真正的真品当成赝品,放在角落里面堆积尘埃。"

顾飞宇傻眼的站在那里,这是那山水画之内再次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

"老爷爷,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那护符之内传出那清脆的童声。

"我当然知道了,我曾经见过那花瓶,在宋朝的时候就见过他。"

"而眼前这个是假的,如果是真的我们肯定早就认出来,相互打招呼了。"

那苍老的声音之中满是不屑的说道。

第二章谁在说话

顾飞宇不禁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大腿上的肉,剧烈的疼痛告诉他这是真的不是幻听。

一脸惊疑不定的走到吧台面前,然后把那护符和山水画拿了出来。

"不要啊,我不要和老爷爷分开。"

"放开我啊!"

护符之内再出传出那清脆的童声,吓得顾飞宇差点手一抖给扔出去。

"放心了,不会的,这人看起来很傻,肯定看不出我们的真假。"

"最多也就是再把我们放到另一个赝品存放区,到时候我们还是会在一起的。"

那书画之内再度传来苍老的声音。

顾飞宇不禁吞了一口的吐沫,此时他终于确定说话的就是眼前这俩货。

"刚刚是你们在说话吗?"

顾飞宇小心翼翼的对着书画和护符问道。

"爷爷,他在和我们说话?"

"不可能啊?"

书画和护符的对话,让顾飞宇一愣,看来这俩货可以听得懂他说的话。

"喂,刚刚你们在讨论我?"

顾飞宇对着书画和护符开口说道。

那书画顿时就傻了,几千年以来,他这是第一次遇到能听到他说话的人类。

按照现代语言来讲,那就这是不科学啊?

"哇,你能听到我说话?"

"我太高兴了,我竟然可以和人类交流沟通?"

"你叫什么名字啊?对了我知道你叫顾飞宇。"

"你为什么能和我说话啊?"

那书画沉默,倒是那护符是小孩子心性,声音之中满是兴奋的就和顾飞宇交流了起来。

"你们为什么这么说?"

"难道你们从未和人类交流过吗?"

顾飞宇也是一脸懵逼,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听懂护符和山水画的对话。

而且听护符的意思,他是第一次和人类交流?

似乎只有顾飞宇和能和他们交流?

"没有啊,从我诞生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我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和我们交流的人类的啊。"

"我第一次和人类聊天,你陪我聊天好不好?"

"问你个问题,为什么人类会把真正的宝贝当成垃圾?把垃圾当成宝贝供起来?"

护符一脸兴奋的对着顾飞宇问东问西。

对于这个问题,顾飞宇表示他不懂古玩,也没办法解释。

下一刻,顾飞宇的心中不禁满是苦涩。

他再度想起了自己打碎的那个花瓶,真的是卖了他也赔不起。

那这一次他岂不是肯定要完蛋了?岂不是一定要坐牢?

一家人辛辛苦苦把他供养出来,让他上大学,为的就是改变命运。

如果他坐牢的消息传回去,家人又该有多么的伤心失望?

而他这一辈子也毁了,他立下的改变命运的誓言,也没办法继续了。

下一刻,顾飞宇不禁将目光投向那副山水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幅山水画说过那花瓶是赝品?

"您刚刚说的,那花瓶是假的?"

顾飞宇目光炙热的看着那山水画。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那么一个赝品花瓶完全不值钱。

他就不用担心自己去坐牢了。

只是那山水画在知道顾飞宇能听到他们说话之后,就一直没声了。

面对顾飞宇的询问,那山水画根本没丝毫的反响,倒是一边的护符不断的喋喋不休的纠缠着顾飞宇说着什么。

"你如果不说话,你如果不告诉我真相,我就把你给烧了,反正你也是赝品不值钱,我烧了老板娘也不会说什么的。"

此时顾飞宇必须要自救,不然他就要去坐牢。

虽然这样逼迫让顾飞宇感觉有点不道德,但是顾飞宇别无他法。

不确认那花瓶是赝品,他就必须要去坐牢,因为他赔不起钱。

所以他只能开口威胁这山水画,那花瓶到底是不是赝品,如何确定是赝品。

"混蛋玩意,大傻瓜,你才是赝品,你才是假货。"

"你爷爷我存在了几千年了,你说你爷爷是假货?"

"我告诉你,我是真的,货真价实。"

"我是作者亲笔所画,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

听到顾飞宇这段话,那山水画瞬间就跳脚了。

毫不怀疑,如果他有手有脚的话,他绝对会跳起来指着顾飞宇的鼻子骂。

好像顾飞宇刚刚的话辱没了他的存在一般。

顾飞宇不禁有些懵逼,因为这幅山水画是唐伯虎的画,因为比较生僻不容易鉴定,所以找了全国各地多位大师联合去人真假。

当时还抱着如果是真迹那就发了的想法。

只是当众多大师联合确认这幅画是假的之后,这幅当初被当成宝贝一般供起来的山水画,就直接就成赝品里面的垃圾。

而现在,这山水画竟然说他是真的?

如果这幅画是真的话?

那唐伯虎的真迹,又该值多少钱?

顾飞宇的呼吸不禁沉重了起来。

"我才不相信你是真的,有本事你证明给我看?"

"无法证明,你就是赝品。"

顾飞宇显然找到了那书画的命脉,那就是无法忍受别人说他是赝品。

他必须要找到,如何确定真假的办法。

"混蛋玩意,你才是赝品,你全家都是赝品。"

"我告诉你,只有真正的真品才有灵智,有灵智才能思考才能说话,像那个花瓶就是一个死物,没有灵智本来就是假的好吗?"

山水画愤怒的对着顾飞宇大吼。

如果他能表露出自己的表情的话,估计他一定会露出好像是看白痴智障似得表情。

"这个我知道,我知道。"

"只有真正的真品,才能聚集创作者的思想和理念。"

"而因为书画之中有着创作者的思想和理念,所以才能吸收天地灵气,才能诞生灵智。"

"所以有灵智的古董绝对是真的,那个什么彩瓶话都不会说,还能是真的?"

旁边那护符献宝似得对着顾飞宇叽叽喳喳的说道。

"你要是不信,可以去看看其他假货会不会说话?"

护符随即再度说道。

顾飞宇不禁半信半疑的在古玩店游荡了起来。

在店里面有真货有假货,顾飞宇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人类你好。"

"你竟然能和我们沟通?实在是太神奇了。"

"你好人类,能陪我聊聊天吗?我第一次可以和人类沟通,好神奇啊?"

"人类,走来,我不想接近你。"

"人类,我很值钱的,快恢复我真正的身份。"

这些古董都十分好奇人类竟然能和他们交流,每当顾飞宇走到他们身边之时,他们就会对顾飞宇问东问西,一个个好像是化身十万个为什么一般。

"喂你好?"

"你能说话吗?"

"不说话砸了你啊?"

而那些假的,无论他如何开口打招呼,就是不会和他交流。

"哼,和一件死物聊天,你是有多无聊?"

"就是,有那心思来和我聊天啊?"

"他是死的假的,不会说话的,和我们摆在一起真的是拉低我们的档次,快把他们拿走。"

旁边的古董还嘲讽顾飞宇去和死物讲话。

接下来,顾飞宇好像是遇到了一个好玩的玩物一般,不停的走走停停,去和那些古董交流沟通。

走了一圈之后,顾飞宇不禁满脸震撼的回到了吧台。

此时他确定了,那护符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

真品都是有灵智的,都能和他进行交流。

同时顾飞宇还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古董也是有性格的,有人孤僻话不多,而有些则是十分的话痨。

当然,顾飞宇发现最话痨的还是那护符,一说起来简直就是不带停的。

让顾飞宇蛋疼的是,这些藏品中有着一件东西十分大气的嚷嚷着让顾飞宇带他去见见世面,说他身份高贵,顾飞宇带上他肯定有很大的好处。

无视了这些性格各异的花瓶,顾飞宇此时满脑子想的是刚刚那个自己打碎的花瓶是假的。

既然是假的,那就不用赔钱。

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他必须要要让那位贵客相信花瓶是假的,不然他还是要坐牢。

毕竟他不可能单凭一张嘴,就让人相信精心收藏的花瓶是假的。

这就好像是,你走在路边对着一个对儿子特别溺爱的女人说,你儿子不是你亲生的一样。

人家保证不打死你好吗?

"有人在吗?"

"我来取一件东西。"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随即就看到一个穿着工作制服,头发高高盘起,长者一张天鹅脸蛋的美女走进了古玩店。

天鹅脸蛋,大大的眼睛,一张脸上没有丝毫的瑕疵,看上去是那么的美艳到不可方物。

不止长相美丽,身材同样是火辣至极。

看着眼前这美女,不得不感叹上天为什么这么偏爱她,竟然将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同时聚集在她的身上?

"花瓶在哪?"

"我来......"

那美女进门之后根本没正眼看顾飞宇一眼,直接就开口问道。

不过还没等她的话说话,就看到了地面之上那碎裂的瓷器碎片,顿时那美艳的脸庞之上就是猛地一冷。

"是谁打碎的?"

孙玉静第一次正眼看向了顾飞宇,并不是顾飞宇有值得她去看的地方。

也不是顾飞宇的身上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

而是因为,顾飞宇打碎了她的花瓶。

第三章我见不得假货啊!

顾飞宇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但很快又被他压了下去。

他很干脆的开口道:"我打碎的。"

且不说把那群混混的事情抬出来能不能过关,单就老板娘对自己往日的照顾,就让顾飞宇做不出这种推卸责任的事情来。

更何况,面前这个女人明显已经认定了是自己打碎了他的东西。

"那就谈赔偿吧。"

孙玉静冷冷的看了顾飞宇一眼:"这五福贺寿彩瓶是宋代官窑出品,市场价格在50万到80万之间,我也不讹你,50万拿来,咱们就算私了,否则的话,就报警吧。"

顾飞宇心里咯噔一声,五十万,自己就是卖血也还不上啊!

"哎呀,这个女人真傻,连我都知道那花瓶是假的,她居然还不知道!不是说人类都很聪明吗?"

旁边的护符嚷嚷了一句,又冲顾飞宇道:"你快告诉她啊,那东西是假的!"

东西是假的又能怎样,我就一个打杂的,也没办法证明啊!

顾飞宇有些无奈,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那副水墨画仿佛是看出来顾飞宇的想法,此刻突然出声道:"小子,我能帮你证明。"

顾飞宇一愣,继而惊喜的小声道:"当真?!!"

水墨画哼了一声:"废话!我跟花瓶兄乃是至交,自然深知它的底细,不过我能办到不代表我会无偿帮你,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顾飞宇此刻就像是一个抓住稻草的溺水者,根本就没得犹豫,当场道:"你说!"

"很简单,你把我买回去。"

水墨画淡淡道:"你那个老板整天把我们扔在收纳柜里,我一把老骨头几个月都没晒过太阳,整天暗无天日的,这件事了,你就把我买回去,给我找个亮堂的地方供起来。反正她把我们当成赝品,你也花不了几个钱。"

护符也跟着起哄道:"带上我,带上我!我也要晒太阳!"

顾飞宇脸色变幻一阵,最终还是摇摇头:"抱歉,这个条件我做不到......虽然老板娘把你们当成赝品,但想来你也不是一点小钱就能买下的,我不能因为她看不出来,就占她的便宜。"

"哼,不知变通!"

山水画重重的哼了声,倒也没再坚持,转而道:"那就换个条件,从今以后,你得给我挪个地儿,让我能晒到太阳,吹吹风。"

"这个可以。"

顾飞宇点点头:"等我见到老板娘,我就把你们是真品的事情告诉她,让他把你们换到展示台上。"

水墨画这才满意,端着架子道:"你且附耳过来。"

......

孙玉静看着面前的顾飞宇一会自言自语,一会又抱着一副水墨画蹭来蹭去的,还当是他跟自己装疯卖傻,忍不住冷笑道:"你以为拖时间就行了?我告诉你,我孙玉静想来说到做到,十分钟内拿不出钱我绝对报警!"

顾飞宇此刻刚听完水墨画解释,回过头来时已经信心十足,他先是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吸引了孙玉静的注意力后,才道:"孙小姐,今天你来之前老板娘给我打过电话。当我听到你来取的东西是一件宋代官窑彩瓶的时候,见猎心喜,忍不住就观摩了几眼。"

孙玉静冷笑:"哼,然后你就失手打碎了?"

顾飞宇摇摇头:"当然不是失手,你不知道啊,我当时是越看越火大,心里憋不住气,直接就给它砸了!"

孙玉静呆了下,她原本以为顾飞宇会以失手作为借口,却是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敢这么理直气壮的跟自己说话!

还故意砸了?!!

真当我不敢报警?

孙玉静气得胸口一阵起伏,俏脸一下子更冷三分。

也就是这时候,顾飞宇接着道:"我当时就想啊,你说究竟是哪个骗子如此胆大包天,连孙小姐这样的贵客都敢骗?这要是让孙小姐在跟朋友的品鉴中出了丑,我怎么过意的去?"

孙玉静又呆了下,转折来得太快,她一时甚至没有理解顾飞宇的意思。

顾飞宇瞧瞧看了眼,见状,继续道:"没错,我之所以砸了它,是因为我这人见不得赝品,更担心孙小姐你因此出丑。"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为孙玉静着想。

不过孙玉静显然不是这么好糊弄,她很快明白了顾飞宇的意思,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相信的意思,冷冷一笑道:"赝品?你以为就凭你信口开河我就会信?我告诉你,这件宋代官窑的五福贺寿彩瓶是我花了十多万找陈秋生陈大师鉴定的,你是想跟我说,人家一个成名多年的大师,还比不上你一个古玩店伙计的眼力?"

"孙小姐,你这话不对。"

顾飞宇不慌不忙道:"我的确只是个古玩店的伙计,但所谓闻道无先后,达者即为师,谁就规定了,我一定不如那什么陈大师?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你这东西,就是假的!"

他说着,蹲到地上,在碎片里翻找片刻,取出了一块不大一样的,拿在手里道:"孙小姐看看这是什么。"

孙玉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目光转向他的手:"你什么意思。"

"认不出来也正常。"

顾飞宇笑笑:"我手里这一块碎片,是真的宋代官窑......事实上你和那陈大师之所以为把这东西当真也是情有可原的,骗子的造假技术很高,用的方法也很巧妙......一般的做旧,通常只是在材质处理上,通过加速氧化反应,让瓷器看起来年代久远,在厉害点的,也就加个同位素腐蚀。"

"但这一件花瓶不同,骗子的手法很巧妙,他们先是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一些真的宋代官窑制品碎片,然后将其切割打碎,替换了仿制品上的某些部位,随后又用瓷器修补胶黏上,这样一来,只要鉴定的时候再想办法让鉴定师只观察这几个地方,那么无论谁来鉴定,结果都是一样的。"

顾飞宇说到这,露齿一笑:"我想孙小姐仔细回忆一下的话,一定有所发现。"

孙玉静听完,原本不屑一顾的表情已经变得惊疑不定,看向顾飞宇的眼神就跟见鬼了一样。

现在连一个古董店的伙计,都有这等眼力了?

如果顾飞宇换个说法,孙玉静估计都不会相信,但偏偏此刻他嘴里说出来的原因,孙玉静曾经在自己朋友那也听到过。

当时买这东西的时候,孙玉静带上了自己的一位同样热爱收藏的好朋友,在陈秋生大师给出鉴定结果的时候,她的朋友就提出了这个说法,为此孙玉静还跟她起了矛盾。

而顾飞宇的说法,除了没有用到什么专业术语外,几乎和她朋友说的一模一样。

.....难道东西真是假的?

孙玉静终于有些动摇了。

顾飞宇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打碎了她心底仅剩的臆想。

之间他在地上捡起几块碎片,递过来道:"孙小姐,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把这些碎片送到古董研究所去作为碳十四鉴定,不出意外的话,这些碎片的年代应该大致相差三百年。"

瞧着顾飞宇那副笃定的样子,孙玉静明白,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不过心里这么想,她脸上却是没有表露出分毫。

孙玉静顿了下,从钥匙链上取下一块凤凰玉佩:"你看一下这东西的来历,如果你说得对,我就相信你。"

她将玉佩放到顾飞宇面前的展示台上:"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我可以提示你一下,这块玉佩取材考究,乃是以为名家出品......"

孙玉静话还没说完,顾飞宇直接打断了她。

"假的。"

孙玉静都傻了,愣愣的看着顾飞宇,下意识问道:"你确定?"

"当然确定。"

顾飞宇装得像模像样,一副不屑的样子:"我都不需要上手就知道是假的!这玩意不过是一件工艺品,除了造假火候十足,有些收藏价值外,根本不值一提。"

他真的看出来了!

孙玉静心里一阵翻江倒海,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要知道这东西虽然是假的,但造假的人手上功夫十足,当初他拿给陈秋生看的时候,都被当成了真品!还问她有没有情绪割爱!

可顾飞宇呢,他仅仅只是瞟了一眼,就断定了真假!

孙玉静心里突兀的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小子......是哪个鉴定大师的关门弟子?来这古董店纯粹就是闹着玩的?

是了,有这等鉴定的眼力,随便去个大点的拍卖行也能年入百万,他甘愿在这地方蹲着,肯定是视金钱如粪土,或者根本就不差钱!

一时间孙玉静看顾飞宇的眼神都变了。

别激动,稳住,他现在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他是大师,一定要想办法跟他交好......

孙玉静想着,脸上一时间冰消雪融,换了副笑脸,开口道:"一直聊古董的事情,都忘了问......先生贵姓?"

顾飞宇被这一声'先生'喊得毛骨悚然,他搞不明白这孙玉静想要做什么,于是尴尬道:"我叫顾飞宇,孙小姐,你看这事......"

"事情,什么事情?"

孙玉静摆摆手道:"刚才都是个误会,不用提了......另外,顾飞宇先生平日不上班的时候有空吗?"

啥?误会?

顾飞宇眨眨眼,这是,不要自己赔偿了?

这女人怎么转眼就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顾飞宇想不明白,不过还是开口道:"没什么事情,下班了就回家了。"

孙玉静点点头,打开钱包,直接摸出了一大叠钱放到展示台上:"这是感谢您帮我砸了赝品,免得我出丑的感谢费。"

她说完,又取出一张名片放到那钱上:"我现在有点事情......这是我的联系方式。等你有空的时候,我还想拜托你一件事情。你放心,到时候绝对不会亏待你。"

顾飞宇一时间是喜上心头--你看看这事情搞的,最后不仅没赔钱,反而赚了一万块!

他可没有啥不受嗟来之食的道德洁癖,说白了这件事情他的确是借助了水墨画的帮助,但也同样有所付出,又不是白捡的钱,人家愿意给为啥不要?

他当场就连着名片把钱踹进了兜里,点头道:"行,有事您招呼。"

孙玉静见状,也没墨迹,点点头就往外走去。

说来也巧,她刚到门口还没出去,就被一个人给拦住了。

"呼,我就怕你走了,怎么样,东西已经......"

出现在门口的正是顾飞宇的老板娘冯秀秀。

冯秀秀生了一张鹅蛋脸,略微有些婴儿肥,笑起来还露出两颗小虎牙,漂亮的脸蛋很有人气,附近的店家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来找她,一坐就是半天。

不同于孙玉静,冯秀秀属于一种典型的江南女子,她的美给人的感觉更加平易近人,就像是个温柔的邻家小姐姐,对于顾飞宇这种小处男来说,吸引力十足。

她显然跟孙玉静很熟悉,说话的时候显得相当随意。

不过这话还没说完,冯秀秀随意的看了眼店里,就瞧见了地上那摊碎片。

她当场就变了脸色,冲进来仔细看了眼碎片,接着就对顾飞宇大骂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不快给孙小姐道歉!......静静你放心,我一定狠狠收拾他!你别生气。"

顾飞宇听得心里一暖,冯秀秀的话表面上是呵斥,实际上却是重拿轻放,为自己开脱。

孙玉静美目一转,笑道:"秀秀姐,我原本以为你是看上这小子了,才对他这么好,没想到,你连我都瞒着啊。"

冯秀秀一愣,有些不明就里:"你说什么啊?"

孙玉静却是闭口不言,玩味的看了眼顾飞宇,径直离去。

《花都鉴宝王》小说完结啦,想阅读全文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花都鉴宝王》即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