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奶爸修仙路》章节目录by黑色水杯完整版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最强奶爸修仙路作者:黑色水杯
  • 来源:ZW

《最强奶爸修仙路》章节目录by黑色水杯完整版在线阅读

《最强奶爸修仙路》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最强奶爸修仙路精彩简介:《最强奶爸修仙路》该小说的主角是陈风沈青,是黑色水杯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社会都市小说,已上架,全文讲述了修仙归来,陈风誓要守护女儿,追回老婆,报答恩人,还要夺走仇人的一切……

最强奶爸修仙路小说全文阅读

第1章归来

"少爷,您现在的父母只是您的养父母!"

"您的亲生爷爷时日无多,定下了这次家族继承人选拔,只要您签下字,参与这次继承人选拔,您就能成为候选继承人之一,并得到十个亿的启动资金!"

"而一旦您在继承人选拔中胜出,您将继承整个李家万亿资产!"

黎明时分,街头人迹稀少,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拦住了陈风,言辞恳切。

陈风的嘴角微微翘起,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笑容,声音冰冷:"怎么,他夺了我的身份也就罢了,非要赶尽杀绝吗?"

中年男子皱眉:"少爷,您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呵呵,你还不清楚吗?"

陈风一声冷笑,回忆起前世的种种……

前世,穷困潦倒的陈风在通宵打牌后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这个中年男子,相信了他所说的一切,在狂喜中签下了字,期待着一夜暴富……谁知,哪里有什么一夜暴富?只有噩梦的开始!

中年男子根本就不是陈家派来的仆人,而是京城那个男人派来的杀手!

在陈风签完字之后,这个杀手便一边嘲笑,一边残忍的打断了陈风的双手双脚,并割掉了他的舌头,毁了他的面容!

然后,杀手又抓着半死不活的陈风,来到了他的住处,当着他的面,杀掉了他的老婆苏若烟,连陈风四岁的女儿陈苗苗都没放过!

这还不止,接下来,杀手拎着绝望的陈风,找到陈风的养父母,将陈风的养父母一家也全部杀光,就连养父母的邻居、远亲,还有他岳父母一家,都没有一个逃掉!

然而,杀手最后却是留下了陈风一条命,并拿出手机,让陈风在视频通话中,看到了派来杀手的那个男人,京城顶级豪门陈家嫡孙,陈凌云!

之后,四肢皆断、舌头被割、脸上毁容的陈风,又苟活了三年。

三年后,陈凌云又派来另一个杀手,当着他的面,杀掉了照顾陈风三年,让陈风再次鼓起勇气活下去的那个女人,安雅!

陈风终于彻底崩溃,从天台上一跃而下……

却是被偶然间路过地球的师尊'紫灵仙子'所救!

此后的陈风改名陈天绝,追随'紫灵仙子',踏入修仙界,苦修八百年,终成渡劫期大能,又号天绝仙尊!

可最后,却是在与'紫灵仙子'同渡仙劫时,被九大渡劫期真人偷袭,双双殒命……但冥冥中自有天意,没想到,陈风殒命之后,竟然重生到了改变他一生命运的此时此刻!!

"少爷,难道您真的不想继承这万亿家产吗?"中年男子见陈风没说话,继续用充满诱惑的语气道。

"也罢,这一世既然重新来过……那欠我的,我全部都要拿回来!"陈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陈凌云欠他的!

京城顶级豪门陈家嫡孙陈凌云……他陈家嫡孙的身份,原本是陈风的!

陈风才是真正的京城陈家嫡孙!陈凌云,只不过是个替代者!

陈风的身份,在刚刚出生的时候,便被陈凌云替代了!

27年前,京城顶级豪门陈家大EX诞下长子,出生时体重不足三斤,整张脸都是一块丑陋硕大的胎记,不会哭,就连用针刺身体也没有任何反应!

简直就是个怪胎!

京城名医断言,这个怪胎男婴活不过三天!

按照上一辈的传统,此事更是陈家大凶之兆!

陈家乃是京城顶级豪门,断然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陈家家主陈鸿博做主,将陈风这个怪胎与同一个医院,几乎同时出生的另一名健康男婴调换!

在陈家的死亡威胁下,那名健康男婴的父母不敢多言,只能是认命的接下了陈风,更是被陈家强行赶出京城!

巧的是,那名健康男婴的生父也姓陈。

更加造化弄人的是,那怪胎男婴最后却是活了下来。

便是现在的陈风!

而那个夺去了陈风一切的健康男婴,便是陈凌云!

这一次,陈家家主陈鸿博病危不假,家族继承人选拔也是真,但这个中年男子,却是陈凌云派来的杀手!

陈凌云生怕陈风重新获得继承人身份,生怕陈风回到陈家将他打回原形,才专门派来这个杀手,要彻底从精神上击垮陈风,彻底将陈风变成一个废物!

"嘿嘿,原本还想先跟你玩玩,既然你一直胡言乱语,那我就只好先废了你再说!"

中年男子见陈风有些古怪,露出杀手本来面目,一柄匕首刺向陈风!

陈风面无表情,抬起手来,后发而先至,一指伸出,点在中年男子胸口正中。

陈风才重生不到一个小时,刚刚重新修炼出的一点真元,悉数打入中年男子身体。

嘭嘭嘭……

一阵闷响在中年男子身体四处响起!

啊啊啊啊啊!

中年男子瞬间发出扭曲的凄厉惨叫,全身骨骼瞬间被震碎,如同一团软体动物一般,瘫倒在地!

眼中,带着惊骇欲绝的神色!

陈风弯下腰,从中年男子身上找出一个手机,对准瘫软在地的中年男子,拍了张照片,发给了那个手机里存为'云少'的号码。

前世,陈风被断掉手脚,割去舌头,毁了面容之后,视频通话的,便是这个'云少',也就是陈凌云!

随后,陈风扔下手机,拍拍手,一步跨过地上瘫成一团的中年男子,快步往回走去!

两世八百年,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自己的老婆苏若烟和女儿陈苗苗!

至于地上这个中年男子,全身骨骼粉碎,纵然是华佗在世,也不可能再恢复!

当然,也不要妄想轻易死去!

而陈凌云……陈风会亲手剥夺他所有的一切!

还有京城陈家……陈风会让他们知道,当年陈家到底做出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偷袭他的修仙界九大真人,一个都别想跑!

还有他的师尊紫灵仙子……

自己重生了,师尊'紫灵仙子'呢?

……

一栋矮旧的楼房很快出现在陈风眼里。

八百年的修行岁月,陈风不知见过多少洞天福地、华丽宫殿,但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眼前这栋又矮又旧的楼房!

陈风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上了三楼,那破旧斑驳的房门,正是陈风租住的出租屋!

吱呀!

陈风心潮澎湃,猛的推开房门!

门口处,那个魂萦梦绕的倩影惊讶的回过头来。

还是那条熟悉的连衣长裙,还是那张熟悉的完美脸庞,还是那头熟悉的如瀑长发……

正是苏若烟!

"若烟!"

陈风瞬间热泪盈眶,一把将苏若烟死死抱住!

"陈风!干什么!你给我放手!"

不料,苏若烟却是拼命将陈风推开,愤怒无比的喊了起来,更是抬手一巴掌便抽在陈风脸上!

啪!

耳光清脆响亮!

陈风却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苏若烟还活着,他就算是再挨一百个耳光也愿意!

"若烟……我好想你!"

陈风看着眼前的苏若烟,喃喃说着,又要上前去抱。

"陈风,你干嘛?我们已经离婚了!!"

苏若烟看了一眼床上还在熟睡的女儿陈苗苗,压低了声音,愤怒的对着陈风低吼道。

"啊?离婚?"

陈风一愣,这才想起,在此时此刻,他确实已经跟苏若烟离婚了……

大学时的陈风,原本成绩优异、意气风发,大学毕业时,保送京城清北大学读研究生,数家世界五百强企业也向陈风发来邀请!

但那时,陈凌云已经盯上了陈风!

陈凌云暗中使用下作手段,让陈风失去了研究生保送资格,又让陈风在整个江城都找不到工作!

在陈风备受打击之际,陈凌云更是派人引诱,让陈风染上赌博和酗酒等恶习,从此陈风越发颓废,几乎成了个废物!

后来,苏若烟为了让陈风能够重新振作起来,不顾家里反对,毅然跟陈风结婚,并生下了可爱的女儿陈苗苗!

苏若烟希望婚姻和女儿,能够让陈风摆脱颓废,振作起来,戒掉赌博和酗酒,不再是个废物!

可是,陈风让苏若烟失望了!

在陈凌云派人刻意引诱下,陈风非但没有重新振作起来,反而是变本加厉!

他在赌博的深渊中越陷越深,偷偷卖掉了苏若烟的首饰,找亲戚朋友同学不知借了多少钱,透支了几十张信用卡,又借了许多的高利贷,最后甚至把家里的房子都抵给了那些放高利贷的……

最后,苏若烟在万念俱灰、伤心欲绝下,选择了离婚!

这间出租屋,便是离婚之后,陈风带着女儿陈苗苗的住处!

此时,苏若烟身上还挎着一个小包,应该是来看望女儿的,却不料才刚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叫醒女儿,便被陈风冲了进来。

"若烟……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改!"陈风回忆起过往的一切,哽咽着道。

"够了!陈风!收起你这装可怜的这一套吧!你别想再从我这里骗到一分钱!我是不会再给你钱,让你拿去赌的!"苏若烟愤怒的道。

"若烟,我不是……我以后再也不会赌了……"陈风忙道。

"哼,再也不会赌了?现在是早上7点,请问你昨晚去了哪里?你现在又是从哪里回来?"苏若烟冷笑一声。

"我……"

陈风顿时哑口无言。

是的,在前世的昨晚,他趁女儿苗苗睡着之后,带着两千块钱,又去了一个地下赌场,想要翻本!

结果,却是再次输了个干净!

而这两千块钱,正是前天陈风死皮赖脸找苏若烟要来,今天要给苗苗交学费的!

"呵呵,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苏若烟摇摇头,自嘲一笑,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外!

"若烟……"

陈风转身想要追出去,却又顿住了脚步,苦笑一声,自己以前实在是个人渣,还是以后慢慢改变自己在苏若烟心中的看法吧!

不管怎么说,苏若烟还活着,女儿苗苗还活着,一切都能重新来过,这便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陈风转过头来,感慨万千的看向床上的女儿陈苗苗。

这八百年来,老婆苏若烟和女儿陈苗苗的身影,犹如铭刻在他心里一般,一刻未忘!

床上,徐苗苗侧躺着身体,双眼紧闭,睫毛微微颤动着。

显然,她已经醒了,只是在装睡而已!

第2章爸爸有钱

"苗苗!"

陈风一把将陈苗苗抱了起来,激动中,手臂不自觉的有些用力,仿佛生怕女儿会突然消失似的。

"爸……爸爸……咳咳!太紧了!"被陈风抱在怀里的陈苗苗咳嗽几声,怯怯的道。

在她的记忆中,爸爸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抱过自己了。

"对不起!是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好!"陈风连忙松开陈苗苗,将她抱起举到自己面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来。

一如记忆中那样,脸蛋粉雕玉琢,眼睛乌黑明亮,简直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小天使!

陈风神色激动,心里暗自发誓,这一世重新来过,他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女儿陈苗苗!他一定要护着女儿,幸福的长大!!

"爸爸,你怎么了?"陈苗苗有些不知所措,四岁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爸爸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陈风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激动,拼命忍住眼眶中的泪水,深深呼吸了几下,将苗苗放了下来。

"爸爸,我要起床洗脸了!"陈苗苗有些胆怯的下了床,自己穿好衣物去洗脸。

陈风则是四下打量起这间出租屋来。

当初,在陈风偷偷将他和苏若烟的房子抵押变卖之后,苏若烟便彻底对陈风绝望了。

两人办了离婚手续,苏若烟回了娘家,而陈风则带着陈苗苗搬到了这间出租屋!

苏若烟之所以把陈苗苗的抚养权给了陈风,是想要最后尝试一次,想要用女儿来让陈风醒悟过来!

但是,很显然,刚刚苏若烟看到陈风又将女儿丢在家里,自己却通宵出去打牌,她再一次失望透顶……

"爸爸,来吃早饭了。"

陈苗苗稚嫩的声音打断了陈风的思绪。

陈风转头一看,只见陈苗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用微波炉热好了一大碗白米饭,端到了餐桌上。

餐桌上除了一大碗白米饭,还有两个空的小碗和一个空饭盒。

仅此而已!

就连咸菜都没有!

这就是他们的早饭!

这一大碗白米饭,还是昨天下午陈苗苗煮的!

白米饭隐隐传出一股馊味,因为冰箱已经被陈风卖了钱输掉了,现在天气又热,所以昨天下午煮的饭,放到今天早上,已经有些馊了!

此时,陈苗苗正将一大碗馊了的白米饭分成三份,两份分别装进两个空的小碗里,一份装进那个空饭盒里。

"苗苗,你把米饭装进饭盒里干嘛?"陈风心中一阵难受,强忍着问。

"中午在幼儿园吃呀。"陈苗苗道。

"中午吃?幼儿园中午不是有饭菜的吗?"陈风皱起眉头,八百年过去了,当年的许多细节他已经有些模糊。

"爸爸……我已经一个多月没交生活费了……我不可以吃幼儿园的饭菜,只能自己带饭……"陈苗苗低下头,小声道。

陈风的心,瞬间犹如被一柄钢刀狠狠扎了进去,原来自己的女儿,竟然已经吃了一个多月馊了的白米饭!

"不过白米饭其实很好吃的!慢慢嚼的话,还有一股甜味呢!根本都不需要菜!"仿佛为了安慰陈风,陈苗苗又道。

啪!啪!

陈风抬起手来,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

前世的自己,实在是个人渣!!

"不吃这个!苗苗,我们不吃这个!"

陈风再次一把将陈苗苗搂在怀里,抱得紧紧的,泪水夺眶而出!

"可是……爸爸,不吃这个,肚子会饿的啊!"陈苗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出去吃好吃的!爸爸带你出去吃好吃的!"陈风抹掉眼泪,哽咽着道。

"可是我们没有钱。"陈苗苗懂事的说。

"有钱!有钱!爸爸有钱!爸爸有钱!"陈风喃喃说着,语无伦次!

不过,摸遍了身上的口袋,翻遍了房间的抽屉,却是一分钱都没找到!

真正的身无分文!

好在陈风在四处翻找时,看到门口放着一个袋子,里面是一些新鲜水果和面包牛奶之类的,想来应该是苏若烟刚刚买来的。

"来,苗苗,我们吃面包,喝牛奶!还有水果!我们不吃馊米饭!"陈风顿时喜出望外,连忙将袋子放到餐桌上打开。

陈风虽然重生了,但储物戒指不知去了哪里,一身浩如烟海的法力也是荡然无存,刚刚好不容易修炼出的一丝真元,也是全部赏给了那个杀手!

此时的陈风,就跟一个普通人没有区别!

再说,就算是陈风身怀法力真元,也没有钱啊!

除非去偷去抢?

但重生一世,陈风发誓,一定要给女儿树立一个好榜样!

绝对不会去做那偷抢之事!

两人吃完面包牛奶,陈风这才送陈苗苗去上幼儿园。

"爸爸,老师昨天说了,如果今天还不交学费,我就不能进幼儿园了……"来到幼儿园门口附近,陈苗苗突然不走了。

陈风心中又是一阵难受。

前世的自己,为什么竟然人渣到了这种程度!

从苏若烟那里要来的2000块钱,不去给女儿交生活费,害女儿每天中午在幼儿园只能吃自己带的馊饭;不去给女儿交学费,害女儿就要被退学;却是拿去那个地下小赌场打牌,最后输了个精光!!!

恐怕,前世就算那个杀手不来杀自己,自己也是活不下去了吧!

陈风仰起头来,使劲眨了几下眼睛,不让眼眶中的泪水流出,又长长吐了口气,这才蹲下身来,微笑着对陈苗苗道:"苗苗,不用担心,爸爸会给老师说一下的,今天下午我来接你的时候,一定会把生活费和学费带来交上,老师今天不但不会开除你,而且还会允许你吃幼儿园的饭菜!"

"真的吗?爸爸?太好了!"陈苗苗顿时眼前一亮,欢呼一声。

她虽然嘴上说自己带的白米饭好吃,但每天中午看着别的小朋友,吃着幼儿园准备的丰盛饭菜,她不知道偷偷咽下了多少口水呢!

"嗯,当然是真的!"

陈风重重点点头,带着陈苗苗来到幼儿园门口。

幼儿园门口,一个二十出头,青春靓丽的女孩正站在那里,正是陈苗苗班上的老师,冯小佳。

"老师好!"

陈苗苗乖巧的行了个礼。

"苗苗早上好!"冯小佳微笑着对陈苗苗道。

接下来,陈苗苗却是没有朝幼儿园的门里走,而是转过头来,一双大眼睛期待的看着陈风。

她不知道刚刚爸爸对她说的,她不用被开除,还可以吃幼儿园的饭菜是不是真的……但如果爸爸对老师也这么说的话,那就一定是真的!

似乎是明白陈苗苗的想法,陈风走到了冯小佳面前,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冯老师,你好,我是陈苗苗的爸爸。"

"苗苗爸爸你好,其实我正想找你呢,苗苗平时没有交生活费,只吃自己带的饭,但她带的饭经常都已经馊了,这样下去她会生病的!而且她才四岁多,光吃白米饭,连蔬菜和油水都没有,这样对她的身体健康也有很大的影响!还有苗苗的学费,昨天园长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苗苗如果今天早上再不交学费的话,就不许进幼儿园了……"冯小佳既是生气,也是为难。

她当幼儿园老师已经两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负责任的家长!

"这……"陈风顿时脸色一红,硬着头皮道:"冯老师,我保证,今天下午来接苗苗的时候,一定带钱来交她的学费和生活费!能不能请你通融一下,今天让苗苗正常上学,中午让苗苗吃幼儿园的饭菜……"

陈风说着,自己都惭愧的低下了头。

"唉!苗苗爸爸,其实我也挺喜欢苗苗的,我也不忍心看着她吃苦,被幼儿园赶出去……这样吧,我等会去求园长,请园长通融一下,先让苗苗上学,等你下午来交学费!至于生活费,我可以私人出钱,暂时帮苗苗交上,让苗苗吃一顿好饭!不过也请你体谅一下我,我毕竟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幼儿园老师,能力有限……"

冯小佳长长叹了口气道。

其实,两个月前,她已经帮苗苗交过一次生活费了,只不过,她的工资也不高,如果每个月都这样的话,她也吃不消。

"谢谢你!冯老师!"

陈风顿时感激不已,郑重其事的对冯小佳鞠了个躬!

这个恩,他必报!

"好了,苗苗,快进去吧,要开始上课了!"冯小佳摇摇头,她其实并没有对陈风报什么希望。

"嗯,苗苗你快进去吧,爸爸下午一定带着学费和生活费来接你!"陈风也是挤出一丝笑容,冲着陈苗苗挥了挥手。

陈苗苗那粉嫩的小脸上,这才真正放下心来,甜甜的对着陈风一笑,然后欢快的跑进了幼儿园。

陈风一直看到陈苗苗的身影消失,这才跟冯小佳打了声招呼,就要离开。

这时,一辆白色大众轿车却是突然在幼儿园门口停下,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下车来。

正是苏若烟!

此时的苏若烟,已经换了一身职业套装,脚下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冯小佳面前,从随身小包里掏出一叠钱来,递到冯小佳手里,带着歉意道:"冯老师,我是陈苗苗的妈妈,对不起,让你费心了!这里是两千块钱,是陈苗苗这两个月的学费和生活费!请你放心,以后苗苗再也不会拖欠学费和生活费了!"

"若烟……"陈风见状,愧疚的道。

苏若烟将两千块钱给了冯小佳后,又从包里取出厚厚一叠百元大钞,递到了陈风的面前,同时递过来的,还有一张A4纸。

"这里是一万块钱,陈风,只要你在这张纸上签字,这一万块钱就是你的了!"苏若烟冷冷看着陈风。

"什么意思?"

陈风眉头一皱,没有接那叠钱,却是接过了那张纸。

纸上只打印了一句话:

"本人陈风,即日起,自愿放弃女儿陈苗苗的抚养权!"

第3章相信我最后一次

看到这张A4纸上打印的话,陈风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放弃女儿陈苗苗的抚养权?

这怎么可能!!!

"若烟……你……我……"陈风愕然抬头,看向苏若烟。

"陈风,当初我们离婚的时候,我之所以把苗苗的抚养权让给你,就是因为对你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但就在今天早上,那最后一丝幻想已经彻底破灭了!我对你,已经彻底绝望了!所以,你把苗苗的抚养权还给我吧!"苏若烟语气冰冷,脸上不带半点表情。

"若烟,我,我一定能交上苗苗的学费和生活费!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就当我求你了!"陈风脸色痛苦,他知道自己前世是个人渣,但他重活一世,只希望苏若烟能给他一次弥补的机会!

"再给你一次机会?陈风,我给过你多少次机会,你心里难道没点数吗?"苏若烟冷笑一声。

"若烟,再相信我最后一次,好吗?最后一次!我向你发誓,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苗苗,让她幸福的长大,否则,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陈风直直的看着苏若烟的双眼,他的眼中,充满着后悔、愧疚、诚恳、坚决,还有自信!

苏若烟不由得愣了愣,这么多年来,她对陈风可以说是熟悉无比,不论是当初在大学校园里那个意气风发的陈风,还是后来陷入赌博深渊变成废物的陈风……但她却是从来没有看到过此时这般模样的陈风!

"我……"苏若烟犹豫了。

"若烟,今天下午放学之前,如果我不能给苗苗交齐学费和生活费,我一定在这张纸上签字!"陈风一把从冯小佳手里拿过那两千块钱,用那张A4纸将钱包起来,强行塞到苏若烟手上,看着她的眼睛道。

"……好!陈风,我就相信你最后一次!"苏若烟深深看着陈风,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然后,转身钻进白色大众轿车,绝尘而去!

"苗苗老师,拜托你跟园长说一下了,我下午来接苗苗的时候,一定把钱交给你!"陈风又对冯小佳说了声,也是飞快的离开了幼儿园。

"唉!"

冯小佳看着陈风远去的背影,长长叹了口气,她也是现在才知道,陈苗苗的爸爸妈妈竟然已经离婚了,真是可怜了苗苗!

……

陈风离开幼儿园之后,便朝着附近的一座公园而去。

要赚钱,首先得恢复一点修为,只要恢复了一点修为,哪怕是去搬砖卸货,陈风也可以在半天之内赚到两千块钱!

而陈风所修炼的,名为青帝长生诀,在树木多的地方,修炼速度会更快,所以才会朝公园而去。

半路上,陈风路过了早上那个中年杀手拦住自己的地方,那个半死不活的中年杀手已经不见了踪影。

……

京城,一栋摩天大楼顶楼,一个满脸阴霾的青年男子正皱眉看着手机。

手机屏幕上,正是那个浑身骨骼粉碎,变成软体动物的中年杀手。

"竟然会古武?呵呵,陈风,我到是有些小瞧了你!这么说来,以前的一切,都是假象?竟然瞒了我这么久?哼,陈风,既然你会古武,那我就找古武界的人来对付你!不管如何,你都别想再回到陈家!陈家的一切,都是我的!"青年男子脸色狰狞,将手机狠狠扔在了地上,一脚踩碎!

……

公园里,陈风找了个小树林盘腿而坐,闭上双眼,五心朝天,青帝长生诀运转起来。

青帝长生诀是陈风前世偶然所得,乃是修仙界最顶级的木系功法,比陈风前世所修的功法还要强大得多!

但那时他已经是修炼到了渡劫期,不可能毁去原有功法重修,所以只能作罢。

而这一世,一切重新来过,陈风也是正好将这遗憾弥补!

青帝长生诀运转,四周的树木花草之上,很快浮起一缕缕淡淡的青色,这些青色浮出之后,便犹如倦鸟归巢一般,齐齐朝着陈风身上涌来!

陈风一呼一吸之间,都带起了若有若无的青色,与四周的花草树木互相呼应着。

不知过了多久,陈风猛然睁开双眼,两道青光瞬间直射远处,足足半分钟后,再才缓缓消散。

他慢慢站起身来,抬起双手,感应着刚刚修炼出的一缕真元的流动。

此时,他已经是炼气一层了!

陈风立刻朝着小树林外走去,修炼已经费了不少时间,他得去想办法赚钱了!

但才刚刚走出树林,却是看到一个白发老头,正在小树林外摆摊。

一块破布铺在地上,摆着几根山参!

而一名中年男人正带着一名年轻女人站在小摊面前,仔细查看。

中年男人器宇不凡,年轻女人则是气质高贵。

"我这可是正宗的野生老山参,百年份的!上个月才在云省那边的原始森林里挖出来!一口价一百万一根!"白发老头一副爱要不要的样子道。

"这真的是野生百年老山参?"中年男人颇为意动的道。

"如假包换,若有半句虚言,老夫愿遭天打雷劈!"白发老头斩钉截铁的道。

"嗯……"听老头这么说,中年男子更加意动了。

"爸,要不然就买几根吧!"一旁的年轻女子也是毫不怀疑的道。

中年男子点点头,问了白发老者的银行账号,就要掏出手机转账。

白发老头脸上顿时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奸笑。

此时,陈风正好走到小摊面前,也是扫了一眼,却不由得摇了摇头。

那白发老头顿时眉头一皱,脸色不善的道:"诶,这位小兄弟,你摇头是什么意思?这百年的老山参,你见过吗?你懂吗?"

"我不懂?"陈风心中淡淡一笑。

百年老山参在世俗世界虽然算是难得一见的珍稀药材,但在修仙界却根本都算不了什么,更何况,陈风上一世除了修为逆天之外,更是一名炼丹大师!

上一世陈风吃过的珍稀药材,恐怕比这个白发老头吃过的饭还多!

"如果你这是真正的百年山参的话,那我倒还真有些不懂了。"陈风淡淡道。

"你什么意思?"白发老头怒道。

"哦?"中年男人也是疑惑的看了过来。

"我的意思很简单,你这根本都不是什么百年山参!你这东西不过是商陆根而已!"陈风冷笑一声。

"啊?什么?商陆根?"正要在手机上转账的中年男子顿时一愣。

"你,你胡说八道!小子,你敢诬陷我?小心我报警!"白发老头顿时恼羞成怒的道。

"报警?行啊,我还怕你不敢呢!这商陆根虽然长得跟老山参很像,可是,其断面却是有车轮痕,而且商陆根有毒,只需一点根须入口一嚼,便能感觉到口舌发麻!你骗钱我本不想管,但若是害人,就非管不可了!"陈风冷哼一声,毫不客气。

"你,你,你……"那白发老头瞬间涨红了脸,将地上的破布一收,包起那几根所谓的'山参',便一溜烟跑了。

中年男人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差点上了当!

若只是被骗个几百万到是小事,但若是真的将有毒的商陆根当成山参吃了,那可就不是小事了!

"这位小兄弟,多谢你提醒了我!真是惭愧惭愧啊!小兄弟能否留下联系方式,改天沈某一定重谢!"中年男子连忙对陈风道谢。

陈风看了中年男人一眼,想了想,点点头道:"也不用改天了,如果你真的要谢我,那就借我三千块钱吧。"

"行!青儿,给这位小兄弟拿三千块钱。"虽然觉得陈风有些奇怪,但中年男子还是让身旁的女儿给陈风拿钱。

一旁的年轻女子打量了陈风一眼,却是眉头一皱,"你该不会跟那个老骗子是一伙的吧?眼看假山参骗不了我们,就换种方式骗?"

陈风皱眉,从口袋里掏出半张纸,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年轻女子,正色道:"我叫陈风,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这三千块钱是我借的,一定会还。"

年轻女子还想要说什么,中年男人却是道:"好了,青儿,这位小兄弟是好心,不要这样恶意揣测别人,如果不是人家刚刚提醒,我们可能已经被骗了几百万!更重要的是,接下来还可能要中毒!"

见中年男人这样说,年轻女子才不情不愿的取出三千块钱给了陈风,还狠狠瞪了陈风一眼,又把陈风写了电话的那张纸一扔。

陈风没有跟年轻女子计较,只是将钱收了起来,便有些急切的想要离开,之前修炼所花的时间太多,现在又耽搁了一会儿,他担心幼儿园要下课了。

"哼,看吧,骗到钱了,就着急着走!"年轻女子冷笑道。

陈风刚刚迈动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中年男人,"看在你借我钱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你有病!"

"你才有病!"年轻女子顿时一怒。

"而且,你的病,就算是吃真正的老山参也不管用。"陈风没有理会年轻女子,继续道。

"哦?小兄弟能详细说说吗?"中年男人眉头一扬。

"今天没时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活不过四十岁!"陈风摇了摇头道。

"混账!你敢咒我爸?"

年轻女子顿时勃然大怒,一个箭步冲到陈风面前,抬腿便是一个侧踢,正中陈风胸口!

嘭!

一声闷响,陈风一动不动,年轻女子却是脚上发麻。

陈风伸手拍了拍胸口的灰尘,没有还手,却是皱起了眉头。

"我爸今年都已经四十二岁了,下个月就是他四十三岁生日,你这个满嘴胡言的骗子,竟然说我爸活不过四十岁?我今天不会放过你!"却不料,年轻女子接下来愤怒无比的说着,就要再次对陈风出手。

"啊?什么?"

这下,陈风吃惊了。

难道他看错了?

《最强奶爸修仙路》小说完结啦,想阅读全文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强奶爸修仙路》即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