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大小姐》章节目录by吃饱了撑的完整版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我的白富美大小姐作者:吃饱了撑的
  • 来源:ZW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章节目录by吃饱了撑的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精彩简介:《我的白富美大小姐》该小说的主角是林强白静,是吃饱了撑的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社会都市小说,已上架,全文讲述了他们都叫我窝囊废女婿,各种瞧不起。好吧,我承认了,我就是华夏首富之子。来,把脸抬起来,看着老子,怎么跟未来首富说话呢?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小说全文阅读

第1章没钱才是罪魁祸首

云海市,太阳花幼儿园。

"木园长,刚才我问我女儿了,她说是刘博宇小朋友先骂了她,然后她才会去跟他理论,因为这点小事就要开除我女儿,会不会太草率?"

一个穿着顺通快递工作服的男子,战战兢兢的立在办公桌前陪着笑脸。

他叫林强,废物中的极品,云海三流世家白家的上门女婿。

虽然模样尚可,身材也壮,可实际上却是一个一事无成的窝囊废,这一点他们幼儿园都知道。

木园长推了推眼镜,那张往下掉粉的肥脸分明透着一抹鄙夷,他们太阳花幼儿园虽然比不上贵族幼儿园,但是在云海市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名牌幼儿园,能在这里上学的孩子,家里身价最少也要一两百万。

而林奇妙却是一个异类,因为他的父亲只是一个送快递的穷屌丝。

"哎!"木园长叹了口气,"这个月林奇妙小朋友已经是第二次与别的小朋友打架了,这个你是知道的,而且这一次更是抓伤了其他小朋友的脸,你让我怎么跟孩子家长交代?"

"木园长说的是,可孩子在一起难免会打打闹闹……"

不等林强解释,木园长一抬手用力拍了拍桌上坏掉的书包,板着脸道:"你知道刘博宇小朋友被弄坏的书包是什么牌子的吗?LV学生限量款书包,三万块呢!不必说了,先去买一个同款,征求对面家长原谅吧,否则我们只能对林奇妙进行开除处分,我劝你还是另找幼儿园吧。"

"我女儿的胳膊也被咬伤了,那个小朋友是不是也要受到应有的处罚?"

"你知道那个小朋友家里是干什么的吗,说出来吓死你。"木园长不屑的哼了哼。

林强愣了愣,强压心头怒火,"木园长,你们口口声声说注重素质教育,我才把女儿带到你们学校,他家里干什么的,我不想管,可我们拿着一样的学费,凭什么我女儿也受伤了,你们就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开除我女儿,就不开除那个小朋友,我不服。如果开除我女儿也可以,那个小朋友也必须开除。"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不喜欢我们学校可以带着林奇妙走啊?难怪别人说你吃软饭,吃的脑袋瓜子都不好使了,我的话够明白了吧?"

林强心头咯噔一下,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激怒了木园长,如果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老婆肯定会毅然决然的选择跟他离婚。

这可不是瞎说,白静身高一米七,肤白貌美大长腿,加上又生过孩子,成熟又有韵味,绝对是男人最喜欢的那一款。

她曾是他们学校里的校花,毕业以后就嫁给了脾气好还多金的林强。

可惜天不遂人愿,刚生下林奇妙后,林强办的公司就破产了,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最终只能沦落到去快递卖身还债的地步。

而白静却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在一家销售公司当销售主管,事业蒸蒸日上,家里二老又都是退休干部,之所以以前能同意这门婚事完全是看在林强有钱的份上,可他现在没钱了,家里二老一直催促着他们离婚。

这一次幼儿园打电话,之所以是他来,就是因为白静想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孩子不能没有妈,也不能没有爸。

林强深吸了口气,强压心里那口窝囊气,"木园长,您看,能不能等到下个月?前天不才缴了一个月的学费嘛,等下个月发工资我……"

木园长一脸鄙夷的哼了一声,"赔不起就赶紧卷铺盖滚蛋,不要浪费我们的教育资源,还有很多学生等着进我们幼儿园呢。"

那语气令人如坠冰窟,不容置疑。

明明对方有错在先,却反过来还要自己赔钱,赔礼,这种窝囊气令林强十分愤怒,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

说白了就是因为他穷,没能耐,如果他能给林奇妙一个优越的生活,就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如果他有钱有权,还用这般低三下四求着木园长?只怕这个老女人早就跪舔了,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不分青红皂白。

"没钱还上什么贵族学校,死要面子活受罪。"

木园长的话余音环绕耳边。

林强苦笑一声,浑浑噩噩的走出了学校。

十分钟后。

"强哥,卡里有三万块钱,你取出来先救急吧!"同事的韩东掏出一张银行卡拍在了林强的手里。

林强紧紧的攥着卡,心里感动不已,"好兄弟,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林强绝不会忘,等我发达了,我十倍奉还。"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不要食言啊。"韩东笑了笑,不以为然。

"也就你这傻B才会信他。"

一个女人操着尖酸的嗓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不屑的瞥了林强一眼,随后寒着脸冲着韩东发火道:"韩东,你有钱吗就装大尾巴狼?我爸要的十万块钱彩礼,你都没有,现在倒好,好不容易赞了三万你竟借给这个窝囊废,你自己考虑一下吧,今天要是把钱借给他,咱们就分手。"

林强尴尬的看着面前尖酸刻薄的女人,她叫王心,韩东好不容易处的女朋友。

"小心,别逼我行吗?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强哥拽了我一把,不然能有我今天?"韩东红着脸,也是左右为难。

"少提当年。"王心一摆手,斜眼望着林强,"当年我不清楚,但是现在我知道,你这种穷逼朋友,除了找你借钱外,根本就没找你干过别的,要我穷成这b样,早就跳黄浦江了。"

"王心,给我闭嘴,不许这样说强哥!"韩东曾的一下站了起来。

"好你个韩东,你竟然为了一个只会借钱的穷逼对我发火,分手,现在就分手。"王心闻言,当场撒泼。

林强看了一眼手里的卡,叹了口气放在了茶几上面,拍拍屁股站起身来,"你们俩走到一起不容易,千万不要因为我闹分手,韩东,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改天有时间请你喝酒。"

"韩东,要是让我知道你以后还和这穷逼有联系,我就跟你分手,不信咱们就走着瞧。"王心不屑的哼了一声,拿着卡进了房间。

林强红着脸,忙忙跌跌的出了门,"兄弟,回去吧!"

林强硬着头皮回到学校,一进屋便愣住了,怕什么来什么,万万没想到他老婆白静居然来了,而且跟他来的,还有白静的一个客户,这个客户林强也认识,他叫刘浩,一直对他老婆包藏祸心。

"刘浩,怎么是你?你来干什么?"林强冷冷的问道。

"闭上你的嘴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白静冰冷的眸子直戳林强的心底,她一转头,却立马露出了如花开一般璀璨的笑容,"刘总,今天多亏了您,林强就是个粗人,看在我的面子上,您大人大量,不要跟他计较了,好吗?"

刘浩的眼睛更是不怀好意的看进了白静的衣领,"白静妹妹说笑了,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不用跟我客气。"

"况且,我跟一个窝囊废较什么真啊?丢身份。"刘浩戏谑的看向了林强。

白静妹妹?

叫的可真他娘的甜。

林强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受得了别的男人当着他的面吃他老婆豆腐?

"我能解决,你找他来干什么?你什么意思?。"

"你要是真能解决,木园长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醒醒吧林强,你已经不是那个小老板了,如果不想丢人现眼就少说两句,赶紧跟刘总道谢。"白静冷冰冰的看着林强,就像是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而当她转身去与刘浩交谈时,却又聊的热火朝天。

一个男人的尊严在这一刻彻底被踩进了泥土里。

林强气愤的浑身颤抖,就感觉胸腔里像是烧起了一把火,好像随时都能把自己烧死一样。

是的,就是因为自己没钱没势,所以老婆才会嫌弃,所有人才会嫌弃。

他知道了,没钱才是罪魁祸首。

既然有钱能够买来一切。

那好,从今天开始,老子就用钱买下这一切,用钱狠狠的抽你们这些小人的脸。

不要怀疑,因为老子就是华夏首富的独生子。

第2章我不是男人女儿怎么来的

"老爸,我还想吃个鸡柳……"

学校门口,肯德基里,爷俩坐在亲子座上。

旁边的小朋友面前摆的满满当当,而林奇妙小朋友的面前只有一份薯条,两袋果酱。

林强看着手机余额里剩余的0.8元,心里万分憋屈。

有道是一分钱难道英雄汉,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

看着女儿那可怜巴巴希冀的样子,他的心里充满了愧疚。

"薯条不是还有吗?你先吃着,爸爸打个电话,等下再给你买。"

"穷逼,带孩子来吃肯德基就买一份薯条,还有脸占着亲子座。"

"白瞎了这么可爱的小丫头,竟然有个这样的父亲。"

面对旁人的讥讽,林强却是不以为意,拿出手机不知不觉就翻到了最底部。

犹豫了一下,他终究还是点了下去,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少爷好!我等这个电话已经等了五年,我还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呢。"电话那头,是一个很慈祥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激动。

林强看了一眼女儿,捂着话筒低声道:"老杜,能不能帮我个忙,先给我二十万?"

"少爷,您这话说的,上万亿的家产都是您的,区区二十万,我现在就可以转给你,不过……"

"不过什么?"林强心思一沉,其实他已经知道杜久江要说什么。

"少爷,您就别让我为难了,老爷交代,只有您乖乖的继承家业,家族所有权限才会对您开放。"

"你个人先赞助我二十万,等我有了再还你?"

"那可不行,少爷,您想好了,可以来富强山庄找我,或者我现在就派人过去接您。"

若非现实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他真不想打这个电话,因为他过够了那种连衣服都有人穿的生活,他感觉自己活的就跟个废人一样。

那种生活实在是太没意思,而人生就得有点挑战,所以他离家出走了。

可没想到离开了那个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狗屁不是。

挂了电话,林强深深的吸了口气,"闺女,跟爸走。"

"爸爸,我想吃鸡柳……"

"还吃什么鸡柳,爸爸带你吃大餐去。"

"穷鬼,连一份鸡柳都买不起,还有脸说带女儿吃大餐,亏你说的出口,这样骗孩子真的好吗?"

林强笑了,拉着女儿的手走向了门外,对于旁人的风凉话根本不屑于顾。

林强将女儿抱进了盛快递的车斗里,骑着快递车来到了富强山庄。

富强山庄,位于云海凤凰山下,首先看到的是一片竹林,穿过拱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古典建筑,溪流,假山,风景优美,甚至还有一阵阵的鸟鸣伴随着花香传来。

强远国际开发的富豪山庄,足足占据了半座凤凰山,这么大的地方想找一个人,没有人带着,那是根本不可能找到的。

林强把车停在外面,锁好,随后抱着女儿走进了山庄,准备找个人问问。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刚好从侧边出来,俩人差点撞到一起。

女孩个头很高,穿着一身青花瓷旗袍,盘着好看的发型,复古又甜美,特别的漂亮的。

尤其是那恰到好处的开气,隐约朦胧,令人浮想联翩。

女人微微皱了皱眉,没有理会林强,转身就向外面走,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美女,我想打听一下,强龙厅在哪儿?"林强礼貌的问道。

她很冷艳,要是还有别人,林强绝对不会跟她打听。

女孩脚下一顿,转过身上下快速打量了林强一眼,"你去强龙厅送快递?"

不怪人家这样问,毕竟他身上穿着顺通快递的制服。

林强微微一笑,"今天已经下班了,我去强龙厅吃饭,能告诉我强龙厅怎么走吗?"

"你去强龙厅吃饭?"

女孩噗嗤一下竟然笑了起来,撇撇嘴,眼神中闪过一抹不屑,"就你这身行头还要去强龙厅吃饭?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强龙厅今天被我们包了,你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不是我笑话你,就你一个臭送快递的,一月工资几千块,还不如强龙厅一道菜的价格贵,想带孩子见世面,也得先摸摸自己的口袋,量力而为。"

"不过小丫头挺可爱的。"说到最后,女孩伸出手,轻轻的在林奇妙那粉嘟嘟的小脸上捏了一下,眉宇间闪过一抹惋惜。

林奇妙嘟嘟嘴,用力抱住林强的脖子,把头埋在了他的肩上。

林强无奈的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心想,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现实啊?

以前的他,前呼后拥,谁敢跟他这样说话?

"行了,赶紧回家吧,我还有事!"

女孩说完,转身就走,可是脚下的高跟鞋却踩进了凹凸不平的鹅卵石路缝隙中,整个人向后栽倒过来。

"小心!"

林强大吃一惊,伸出手挽住女孩的腰,用力将她托了起来。

柔韧的蛮腰,触感十足,她身上那高端香水散发出来的味道,勾的他荷尔蒙有些膨胀。

"小心点!"林强松了口气,赶忙抽回了手。

"哼,用你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女孩面色发寒,快速整理起略显凌乱的衣服。

林强哼了一声,那口气根本不打一处来,"那我是狗,你岂不是老鼠啊?好心当成驴肝肺……"

对方显然也不想搭理林强,转身就走,可一转身,整个人再次向后跌倒,没办法,穿得高跟鞋太尖了。

"啊!"

啪叽,女孩双手撑地,做了个大屁蹲,疼得龇牙咧嘴。

"臭送快递的,你什么意思?眼睁睁的看着我挨摔也不管,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不是男人,我闺女咋来的?"见她出丑,林强抿嘴直乐。

"流氓!"她气鼓鼓的爬起身,淬了口唾沫,索性脱下高跟鞋狼狈的走向了一旁,一边走,一边嚷嚷,"你们经理呢?让她出来见我,这地面怎么回事……"

……

"奇妙,看见了吗?以后遇上闲事可不要瞎管。"林强现场给女儿上了一堂生动的为人处世课。

林奇妙点点小脑袋,"爸爸,人家知道了,可是人家肚子真的好饿……"

说着,小丫头的肚子竟然咕咕叫了起来。

一盒薯条那么小的量,怎么吃的饱。

林强心里一酸,有道是,你辜负过很多喜欢你的人,当你遇到一个你愿意为她付出一切人后,你就知道,报应来了。

他很愧对女儿,没能把最好的给她。

"好饭不怕晚,爸爸带你去吃大餐。"林强笑了笑,抱着女儿走向了不远处那个服务生。

服务生还以为林强是送快递的,于是就把地址跟他说了。

强龙厅里,三十人的大圆桌上,可谓是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澳洲鲍鱼,俄罗斯海参,江户小牛排,鱼翅燕窝……应有尽有。

色好,味香,看着就有食欲。

圆桌旁围着一圈人,这些人全都气势非凡,非富即贵,不过却都透着那么一丝丝紧张。

"少爷啊少爷,你到哪了?"杜久江看了一眼腕上的劳力士限量款金表,手指不停的在桌上敲来敲去。

杜久江五十多岁,不过保养的很好,脸上一点褶子都没有,说他四十都有人信。

穿着一身白色中山装,带着金丝眼镜,自带气场压的旁边几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就在这时,门推开了,一个快递小哥抱着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

"强少!"

杜久江曾的一下站了起来,略显激动,其余人见状,纷纷起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叫了再说。

一声声强少,林强倒是没什么,却吓坏了年幼的林奇妙。

林强摸了摸女儿的头,清了清嗓子,"低调。"

"是是是,低调,低调。"杜久江尴尬一愣,赶紧起身走到跟前,"大小姐,那边有专门的儿童座椅,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他感觉自己很慈祥,可惜在小丫头的心里,这家伙谄媚的笑容,就是爸爸常说的坏大叔。

杜久江谁啊?

云海首富,全国五百强企业前十之一,强远国际的董事长。

竟然会对一个小丫头低三下四,简直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爸爸,我怕……"

"奇妙不怕,爸爸给你找鸡柳吃。"林强笑了笑,直接抱着女儿走向了饭桌,扫了一圈没见到鸡柳,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老杜,怎么没有炸鸡柳?"

炸鸡柳?

场上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可是云海最顶级的饭店,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炸鸡柳就是来了也不好意思上桌啊。

第3章强少我漂亮吗

"有有有……"杜久江笑了笑,赶紧拿出手机打了出去,"喂?菲菲啊,赶紧去外面找个肯德基,买两份炸鸡柳来。"

杜菲菲刚把饭店经理训斥了一遍,站在门口左顾右盼的等着爸爸让她接的强少,没想到爸爸居然让她去买炸鸡柳,当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可谁让人家是爹呢,她也不敢说,她也不敢问。

"强少,你在外面没看到菲菲吗?"

"菲菲?"林强好奇的看着杜久江,"谁是菲菲?"

"小女啊!"杜久江谄媚的笑道。

"没看见。"林强摇了摇头。

杜久江以前只是他们家看门的保安,林强离家出走以后,就被他父亲林保国发配到了云海,说是发配,其实就是为了照顾儿子,没成想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全国五百强强远国际老板,云海首富,你说气人不气人?

层次不一样,所以林强根本不认识杜菲菲,也从来没见过面。

"这丫头,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回来看我怎么收拾她。"杜久江微微皱眉,示意大家入座,其余人见他脸色不好,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没过多久,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旗袍,性感高挑的女孩拎着一个肯德基的袋子走了进来。

"怎么这么慢?"杜久江瞪了女孩一眼,声音阴沉,"的亏强少不是爱怪事理的人,不然有你好看。"

没错,穿旗袍的女孩正是杜久江的女儿杜菲菲。

"爸,这也不能怪我啊,刚才遇到一个臭送快递的,把我鞋子都弄坏了,要不然我早接上强少回来了。"

想起刚才的事情,杜菲菲心里那口气就不打一处来。

"对了,您让我买炸鸡柳干嘛?您吃?"杜菲菲撇撇嘴,眼睛一扫,瞬间愣在了当场。

"这不是那个送快递的臭屌丝吗?"

不认识他,但是她认识那个可爱的小丫头。

她快速眨了眨眼,一时间脑袋里有点慢半拍。

"啪!"

一声脆响,杜久江拍桌而起,"杜菲菲,瞎了你的狗眼,还不赶紧跟强少,跟奇妙小姐道歉?"

"强少?奇妙小姐?爸爸,您说这个臭……他就是林家的继承人?"杜菲菲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强。

"怎么?难道你还要质疑强少的身份?"

杜久江那叫一个气,怎么关键时刻,这傻丫头脑袋瓜不火呢?

平时不挺聪明的嘛?

这要是让主家知道,他这个董事长又得乖乖回去看大门了!

"臭丫头,我真想一巴掌抽醒你。"

见到老爹脸色铁青,杜菲菲一瞬间全悟了。

是啊,有钱人不就爱玩低调吗?

也怪自己眼拙。

杜菲菲脸色一变,当即低头认错,"强少,奇妙小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强少责罚。"

"算了,下次注意就好,越有钱,肩膀上的担子就应该越重,以后千万不要歧视送快递的,没有他们辛苦工作,哪有你及时拆快递的喜悦?好了,鸡柳给我吧!谢了。"

"强少句句真言,不愧是强少,令我等感触颇深啊。"

"强少如此疼爱女儿,也堪称我等榜样,您是一个好父亲,我们拍马不及啊!"

"这些马屁精谁啊?出去!"林强一边给女儿拆肯德基,随口不耐烦的叨叨一句。

几个前来赴宴的大老板,全都憋出了一个大红脸,就见杜久江面色一板,"难道还等强少说第二遍吗?"

几个大老板走了,就这样憋屈的走了,可又敢怒而不敢言。

他们既然能来,自然对杜久江很熟悉,谁敢想堂堂强远国际董事长,云海首富,以前只是人家家里看门的保安?

那这个强少什么来头?脚后跟子都能想到。

"强少,我给您倒酒。"留下作陪的杜菲菲一瞬间就被他这霸气的样子征服了。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开车又喝酒,亲人两行泪!"林强将酒杯一叩,笑眯眯的看着桌上那些丰盛的宴席,"老杜,你可以啊,现在吃的都那么好了吗?"

"强少,您又拿老杜开玩笑,这不是为了接待您嘛!"杜久江笑了笑,冲着发呆的女儿挑了个眼色。

杜菲菲立刻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林强,然后站到了一旁,不敢再说别的。

林强直接将文件推到了地上,"老杜,我,你是了解的,我说了,我只想过普通生活,家产谁爱继承谁继承,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今天来见你,只是希望你个人能先借给我三万。"

"抱歉!"杜久江嘿嘿一笑,"没有!"

"老杜,你忘了以前我怎么对你的吗?"林强啪的一声拍在了桌上,气愤的说。

"真没有!"杜久江依旧陪着笑脸,把头往前一凑,循循善诱道:"少爷,只要您在这份继承财产的协议书上签字,上万亿家产都是您的,别说三万,三亿都没问题。"

"我说了,男子汉大丈夫,我要签字,我就不是人。"

一时间场上的气氛变得凝固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强少,早这样,何必受罪呢!"杜久江满意的看着协议上的签字,笑眯眯的问道:"大小姐,炸鸡柳香吗?"

小丫头哪懂忍辱负重的父亲?点点头,甜甜的笑了起来,"真香。"

"来来来,小的给大小姐拨个龙虾吃。"

"去去去,别教坏小孩子,奇妙,以后见这老头记得叫爷爷,做人要懂礼貌知道吗?而且也要懂得感恩。"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杜久江说的。

林奇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听林强说吃吧,才敢拿过剥好的龙虾吃嘴里。

望着吃的口口香的闺女,林强端起茶碗咕咕嘴,按暗道:"漱口的茶都这样幽香馥郁,有钱真好。"

杜久江面皮一抽抽,心疼道:"少爷,这可是祖茶树上采摘下来的至尊大红袍啊,您这是暴殄天物……"

"你们不是逼着老子回来接手家族生意吗?那老子以后就用这茶漱口,你有意见?信不信我现在就开除你,让你回去看大门?"

"我……"

杜久江愣是被林强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反正家业是您的,可着你败,你也败不完。

"强少,您慢用,我去把这件好消息告诉林先生,菲菲,你在这伺候着,等下给强少留个电话,以后不管强少有什么需求,你只需做到一点……满足!"

闻言,林强一口茶水噗嗤一下喷了出去了,怎么这话听着那么别扭呢?

"强少,之前是人家不好,实在是对不起啊,这是人家的名片。"杜菲菲一撩秀发,坐在了林强旁边。

那恰到好处的开气,雪白的腿看的林强心脏乱跳。

林强清了清嗓子,恋恋不舍的将眼睛从她腿上挪开,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而且杜菲菲不管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是一顶一的存在,尤其是那古典高雅的美,更是叫所有男人为之倾倒。

但是孩子还在旁边呢!

杜菲菲微微一笑,两朵霞飞悄然出现在了脸上,心脏更是不争气的跳的厉害。

"没事儿,我原谅你了。"林强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顺手将名片揣进了兜里。

说实话,他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一个有妇之夫就在刚才竟然对另外一个女人动了心思,对的起白静吗?

虽然白静现在对他的态度不是很好,可他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出在自己身上。

她那也是恨铁不成钢。

"强少,你觉的我漂亮吗?"杜菲菲好像吃定了林强,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刚才林强那个眼神,她怎会看不到?

男人不都这样吗?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如果拿下眼前这位强少,以后的以后,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端的女人就会是她。

尊严?

呵呵!

《我的白富美大小姐》小说完结啦,想阅读全文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我的白富美大小姐》即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