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龙赘婿》章节目录by善解美人衣完整版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真龙赘婿作者:善解美人衣
  • 来源:ZW

《真龙赘婿》章节目录by善解美人衣完整版在线阅读

《真龙赘婿》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真龙赘婿精彩简介:《真龙赘婿》该小说的主角是张阳江芸,是善解美人衣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社会都市小说,已上架,全文讲述了入赘三年,活的人不如狗。外人骂我吃软饭,老丈人、丈母娘看不起我,妻子更是给我带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直到母亲临终前,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秘密,我的人生就此开始逆袭。

真龙赘婿小说全文阅读

第1章:从今天起你叫萧张

"小芸,我妈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医生说她时日无多,周末带上七七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她好不好?这是她老人家最后的心愿了。"饭桌上,张阳对着妻子江芸说道。

EX妇到医院看望病重的婆婆这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这对于张阳来说,俨然是种奢求。

因为,他只是一个上门女婿,一个没有任何家庭地位的上门女婿,入赘三年,他活的人不如狗。

江家是江海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而江芸又是江海市一等一的大美女,能够入赘江家,坐拥美娇娘,是众多宅男的终极梦想。

但其中的失与得,乐与苦,百般滋味,只有张阳自知。

自打三年前他入赘江家起,便受尽了屈辱,外人骂他吃软饭,老丈人、丈母娘看不起他,他的妻子江芸更是明目张胆的给他带绿帽子,就连女儿江七七都是他妻子江芸和别的男人生的野种。

张阳打小就落下不举的毛病,三年前,江芸也正是因为发现了张阳这蛋疼的毛病才选择和他结婚。

三年里,张阳没有在江家偌大的企业里谋得一官半职,而是活成了一个家庭妇男。

除了给江芸带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外,张阳日常还要打扫、洗衣做饭,甚至还得给丈母娘养的拉布拉多犬'来福'洗澡,铲屎。

与其说他是一个家庭妇男,还不如说是江家请来的男保姆来的贴切。

可是,这一切他都忍了,因为他身患重症的母亲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高昂的医疗费如果没有财大气粗的江家一直支撑着,她母亲也不会撑到今天。

"小芸周末没空,她已经答应了周末要陪我去shopping,你自己去吧!"江芸还没回话,张阳的丈母娘林秀珍便不怀好意的插话道。

张阳知道,林秀珍看不起自己,更看不起自己那病重的母亲,这三年来,这女人无时无刻不叨叨着自己母亲如何如何花了他们江家的钱。

"我妈的病真的很严重,医生说,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她就想见见小芸和七七!"

"死了就不用再受病痛的折磨了,这不挺好的吗?"林秀珍依旧没给张阳好脸色,毫无人性的说道:"这三年来,为了给她治病,花我们江家的钱还少吗?早死早超生挺好的。"

"妈,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姐夫终究和我们是一家人啊!姐夫的妈妈病重,姐姐带着七七去看望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啊!"坐在林秀珍旁边的江宁突然说道。

江宁是江芸的妹妹,和江芸一样,江宁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她是江家唯一一个不会瞧不起张阳的人,而在这个时候,江宁又一次站出来为张阳说话,张阳心里满是感激。

张阳不知道为什么江宁不会和她家人一样对自己冷嘲热讽,或许,她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还保有人性的人。

"小宁,你给我闭嘴,谁让你帮这废物说话了。"林秀珍怒道:"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

……………………

"小、小阳,妈妈我.....我恐怕是不行了!"

江海市人民医院的ICU重症病房内,一位老妇人身上插满了管子,老妇人面色惨白,有气无力的对着一个半跪在病床前的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的男子说道。

男人满含泪水,一脸的悲伤情绪。

此刻跪在病床前一脸伤心欲绝的男人正是张阳,而躺在病床上呼吸薄弱的老妇人正是张阳那病危的母亲李淑芬。

"妈,您别说了,您会好起来的!您一定会没事的!"张阳半跪在病床前,泪眼婆娑的说道。

"傻.....孩子,我的身子我最清楚,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李淑芬艰难的说道:"有件事儿,我必须跟你说,再不说,我怕再也没机会了!"

"妈,您说!"张阳紧紧的握住李淑芬的双手,说道。

"小阳,其,其实,你不是妈的亲生儿子!"

李淑芬人此时脸色惨白,呼吸薄弱,似乎随时都有撒手人寰的可能。

"妈,您别骗我了,我,不信!我就是您的亲生儿子!"张阳闻言,情绪变得极为的激动。

"小阳,你先听我说!你其实并不姓张,你姓萧!你的亲生父母是京城人!"

"不可能,妈,这不可能!您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

张阳不相信李淑芬的话,他的父亲在他6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了,这些年来,他们母子俩一直相依为命。

可如今,李淑芬却说自己不是她亲生的,张阳怎么也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妈没有骗你,你胸前挂着那条龙形吊坠便是你亲生父母给你留下的唯一物件!"李淑芬说道。

张阳闻言,慢慢松开李淑芬的手,然后将挂在胸前的吊坠拿了出来,放在手里,说道:"这不是真的,妈,您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您一定是在骗我!"

"她说的都是真的!"

就在这时,ICU病房门被人推开,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张阳闻声望去,一个美妇人踩着高跟走了进来,美妇人一身华丽的穿着,手上挎着一个闪闪发光的心形手提包包。

美妇人给人一种很是贵气的感觉,这种贵气,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从那妇人的身上散发而出。

在美妇人的身后跟着一个穿着一身唐装的白须老者。

当张阳看清美妇人的面容时,极为震惊。

因为,张阳甚至从美妇人的五官看出,这美妇人与自己有那么一丝相像。

瞬间,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从张阳心底萌生。

"她说的都是真的,她并不是你的亲身母亲,我才是....."美妇人站在张阳的面前,一脸坚定的说道。

美妇人话一出,张阳的心快速跳动着,几乎在这一刻跳了出来。

活了二十多年,张阳还从来没有这般紧张过。

躺在病床上的李淑芳也在这时候,看到了进来的美妇人,整个人变得无比的激动,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张阳见状,赶紧握住李淑芬的双手。

"你,你终究还是来了!"李淑芬激动的说道。

"我来了!"美妇人说道:"谢谢你这些年帮我照顾我儿,我真的谢谢你!"

美妇人说着,给躺在病床上的李淑芬深鞠一躬。

"我、我的孩子,他、他还活着吗?"尽管此时李淑芬已经呼吸薄弱,每说一次话,都变得艰难无比,但是,当她问出这话时,似乎能从她那本已经快要闭合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光芒,一丝希望。

"对不起!"美妇人再次给李淑芬鞠了一躬,面部轻轻的抽搐了一下,张阳似乎在她眼里看到一丝泛起的泪光。

"我知道了!"李淑芬脸上露出一个微笑,那原本带着希望的眼睛,瞬间暗淡了下来,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丝眼泪从她眼角溢出,然后便没了气息。

...................

"少爷,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

看到张阳跪在病床前哭得死去活来,那跟在美妇人身后的唐装老者缓缓走上前,扶起跪在地上的张阳。

"李女士走了,我们都很难过,但还是请你快点振作起来!"美妇人说道。

"你给我滚出去,我不认识你,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张阳拼命的挣脱掉老者,冲着美妇人怒吼道。

"少爷,你怎么能这样对夫人说话呢?夫人可是您的亲生母亲啊!"唐装老者对着张阳说道。

"她不是我的母亲,她不配......."张阳哭红着眼,吼道"我的母亲是李淑芬,她走了,永远的离开我了。"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美妇人一个巴掌直接呼在张阳的脸上。

情绪激动的张阳似乎被这一巴掌扇的有些平静了下来。

"你现在不肯认我,我不怪你,因为这么多年来,是妈妈我对不起你!"美妇人说道:"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和你爸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有我们的苦衷。"

"有苦衷就能抛弃自己的儿子吗?我没有你这样的母亲!"萧张再次冲着美妇人怒吼道。

"啪!"又是一个耳光响起、

"我不管你肯不肯认我,但是你给我记住了,你身体里留着的是我们萧家的血液!你身上担负着的可是萧家千百年来荣辱兴衰的重任,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不应该我萧家男儿嘴里说出来。"美妇人继续说道。

美妇人情绪很激动,眼里的泪水不停的在打转,她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从她那闪闪发光的心形手提包里拿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递给张阳,说道:"这是一张运通百夫长黑金卡,此卡没有额度,你可以任意花费,就当作这么多年来没能照顾你的补偿!"

"你入赘江家三年,受尽屈辱,这些我都知道,甚至你那蛋疼的毛病也并非天生的,而是你爸当年给你动的手脚。"美妇人继续说道。

"你是说我那毛病还能医治?"张阳问。

二十多年来,就是因为这蛋疼的毛病始终让张阳没法抬起头来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一直被人骂做废物。

如今得知,自己那蛋疼的毛病竟然可以治愈,张阳的内心深处略微有些波动。

"是的,因为你是我萧家的男儿,我们萧家流淌着的都是至高无上的真龙血脉,普通的女人怎么能配的上你,所以,当年在我和你爸决定这一计划之时,便在你身体里埋下了这一'病根'!"美妇人说道。

"那么我要怎么才能治愈这蛋疼的毛病?"

"觉醒你体内的真龙血脉!"美妇人说道。

"觉醒真龙血脉?如何才能觉醒?"张阳听的云里雾里的。

"待时机成熟,你自然能明了。"美妇人说道:"还有,从今天起,张阳这名字,你不得再用,你姓萧,为了纪念你养父母的养育之恩,从今天起你叫萧张!"

第2章:江宁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淑芬的离世,让萧张伤痛欲绝。

虽说她不是萧张的亲生母亲,但是她含辛茹苦的将萧张带大,在萧张心里不是亲生,更甚亲生。

李淑芬的葬礼办的很低调,除了她生前的一些远亲近邻到场外,江家人无一出席。

萧张早已见怪不怪,这三年来,他在江家毫无地位可言,过得人不如狗,他们不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因为江家人无一出席,所以在李淑芬的葬礼上,萧张再次受尽了旁人的嘲讽。

萧张也没解释什么?这些年来,逆来顺受,他已经习惯了。

再次回到江家,已经是三天后。

这天下午,萧张一如既往的先是打扫了一遍江家别墅,将女儿江七七哄的入睡后,然后到附近菜市场买来晚饭的食材,准备回家做饭。

萧张刚一进门,就看到XY子江宁此刻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江宁刚从米国斯坦福念完MBA归来不久,如今正在调整期,不久后将进入江氏集团帮她父亲江展鹏打理事业。

萧张发现江宁的面色似乎有些不对。

萧张也没有过问,虽说江宁平日里对她挺好的,但是在这个家里他毫无发言权,所以该说的不该说,该问的,不该问,他统统不说不问。

"姐夫,你回来了啊!"坐在沙发上的江宁率先开口对萧张说道。

"额,刚从菜市场回来,妈早上吩咐了,晚上想吃香辣大闸蟹,所以,我到市场买了些回来!"萧张说道:"哦,对了,我还买了两只乳鸽,准备给你做你最爱的鸽子汤,你先玩会儿,我去准备了!"

萧张说着,拎着大袋食材,往厨房而去。

"姐夫....."

就在萧张就要走进厨房之时,大厅里的江宁突然把他叫住。

"怎么了?"萧张回过头问道。

萧张看到此刻的江宁脸上一脸纠结,其实从进门那一刻萧张就已经看到了江宁的异样,只是他没多嘴罢了。

"我........."江宁欲言又止。"我没事,你去忙吧!"

"好...."萧张回了江宁一个微笑,然后提着一大袋食材进了厨房。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六点半左右,江芸以及他丈母娘、老丈人就要回来了,所以,萧张的时间还是挺紧的。

萧张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差不多晚上七点,萧张终于将六菜一汤全部做好。

萧张将做好的6菜1汤,搬到桌上摆好,盛好饭后,便叫江家众人前来吃饭。

江展鹏此刻正在大厅里看着报纸,而林秀珍则是在旁边陪江七七玩耍。

萧张没有发现了江芸的身影,应该还没回来。

"怎么今晚这么慢?都七点了,不知道我每天都是六点半准时吃饭吗?真是个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林秀珍臭着一张脸,一路抱怨的向饭桌走来!

"方才哄七七睡觉,花了点时间,所以晚了些,不好意啊妈,让您久等了!"萧张低着头,说道。

在这个家里,从来只有萧张受气的份,他从来不敢顶嘴,记得三年前,刚入赘江家,就因为自己顶了林秀珍一句,萧张死都记得那女人之后最他做的事儿。

"废物爸爸,废物爸爸,咯咯咯!"江七七看到林秀珍训斥萧张,咧着嘴,笑着拍手说道。

江七七不是江芸与萧张所生这一秘密,除了他们二人以及江芸那个野男人外,江家并无他人知晓。

而江芸平日里不让江七七叫萧张爸爸,所以一直让她叫萧张废物爸爸。

"七七不闹,爸爸喂你吃饭!"萧张抱起江七七,给她喂食。

"姐又没回来吃饭吗?"江宁这时从房间里出来,走到饭桌前,说道。

"小芸刚刚给我打电话了,说她跟一闺蜜去看电影去了,叫我们别等她!"林秀珍开始动筷子,夹起她最喜欢的香辣大闸蟹说道。

萧张知道,江芸这会儿准是跟她那野男人约会去了,对此,萧张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的伤心的情绪。

他比谁都清楚她和江芸的关系,三年来,他早已经习惯了。

"妈,姐真的是和她闺蜜一起去看电影吗?我怎么听说她最近和沈家那个男人走得挺近的!"江宁突然说道。

江宁这话一出,林秀珍以及江展鹏瞬间黑着脸看向江宁。

萧张也是一惊。

从江宁的话里,萧张似乎听出江宁似乎已经知道了江芸和那个男人的事情。

"小宁,你胡说什么?你怎么能随便诬陷你姐姐呢?小芸早就跟沈家那小子没关系了!"林秀珍很是不高兴的对着江宁说道。

江宁外面那野男人,也就是江七七的生父,叫沈良,江海市沈氏企业的公子哥。

因江沈家两家不和,所以两家人都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江宁端着碗,嘟着嘴说道。

江宁并非道听途说,就在几天前,趁着萧张奔丧期间,她亲眼看到她姐姐江芸带着江七七和沈良一起去游玩。

江芸和沈良曾经好过一段时间,这一点在江沈两家都不是秘密,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江沈两家不和,可为什么这个时候,江芸还带着女儿去会见前男友呢?

于是江宁偷偷的靠近尾随着,想了解这其中是否有着她不知道的秘密。

只是,当她听到江芸让江七七叫沈良爸爸,而他们仨宛若一家三口手牵手甜蜜无比的游玩之时,江宁怔住了。

她这时候似乎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姐姐根本不爱姐夫张阳(萧张),江芸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掩护家里人对她与沈良的注意。

她们一直都有私情,就连江七七都是她姐姐江芸和那个男人所生的。

一瞬间,江宁更加的同情自己的姐夫萧张了,萧张这些年来在江家过得人不如狗也就算了,姐姐江芸居然还给他带了一顶这么大的帽子。

知道这一切的隐情后,江宁很想为萧张鸣不平,就在下午萧张买菜回来时,她就想把事情跟萧张实盘托出,但话到嘴边,她还是说不出口。

"好了,都别废话了,好好吃饭!"作为一家之主的江展鹏看到江宁母女俩争论不休,开口说道。

江展鹏不愧是一家之主,一开口,江宁母女便停下争执,专心吃饭。

于此同时,在江海市玫瑰天堂餐厅。

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江芸正在和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在共度晚餐。

眼前和江芸一起共度晚餐的男人正是沈良。

沈良穿着一件白色衬衫,乌黑锃亮的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浓浓的绅士气息。

而江海市玫瑰天堂餐厅是一家著名的情人餐厅。'玫瑰天堂,双人用餐,房费免单',这短短的一段话在江海市颇为盛名,江芸此刻和沈良在此共度晚餐,很明显的看出二人是在约会。

"亲爱的,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两人吃到一半之时,江芸突然对沈良说道。

"你说吧!"沈良微笑着说道。

"今天早上我出门时,小宁突然问了我一些很古怪的问题,我觉得,她好像是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了!"江芸有些忐忑的说道。

"哦?"沈良皱了皱眉。

"会不会是你那个废物老公跟她说的!"沈良说道:"毕竟你那妹妹江宁是你们家里唯一一个还算对他好的人,是不是他老那病秧子老妈死了,他觉得不再需要你们江家的钱来资助了,所以想曝光我们俩的秘密,好让他全身而退,还能从此捞到一些好处?"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江芸说道。

"我觉得就是这样的,这个白眼狼,你们江家这三年来,在他那病秧子老妈身上花了多少钱,难道他心里没点逼数吗?"沈良说着,脸上浮现邪恶的表情,跟刚刚他那绅士模样有些格格不入。

"亲爱的,如果真是他跟小宁告的状,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啊?"江芸有些紧张的问道。

她和沈良的事情,一定不能让人知道,首先她家里人那关肯定过不了,因为江沈两家不和这在江海市人尽皆知。

再则,如若他们的事情被曝光,对双方的家族企业都会带来负面影响,所以江芸此刻内心很是忐忑。

沈良思索了一会儿,嘴角突然勾起一个笑容,对着江芸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第3章:被算计

晚饭过后,江展鹏和林秀珍带着江七七在院子里散步,江宁回了自己的房间,萧张则是一如既往的收盘刷碗干着保姆的活儿。

忙完后,已经来到了晚上八点半。

萧张依旧没有闲暇的时间停下来休息,因为这个时间点,他还需给丈母娘林秀珍的爱犬"来福"洗澡。

来福是林秀珍的命根子,萧张可不敢丝毫懈怠,萧张深深记得,自己有一次不小心将沐浴露冲进来福的眼睛,然后被林秀珍骂的狗血淋头。

萧张将来福带到浴室里,刚给来福敷上宠物沐浴露,正准备给来福冲澡时,浴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萧张惊奇的发现,竟然是江宁走了进来。

江宁进来后,顺手将浴室门的关上,然后走向萧张。

萧张看不懂江宁这是什么操作?

难道说江宁看上了他,准备和他在浴室发生点什么?

萧张想了想,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因为江宁不是那样的人,是不会做出那样荒唐的事儿来的。

"小宁,你怎么来了?"萧张对着江宁问道。

"姐夫,我,我有话对你说!"江宁做了一下心理建设后,对着萧张说道。

"有什么话,待会再说吧!我还要给来福洗澡呢?免得待会儿妈又要责备我了!"萧张说道。

就在这时,萧张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萧张将手里的手套脱掉后,拿出手机。

萧张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发现电话是他妻子江芸打来的电话。

"小芸的电话!"萧张对着江宁说道。

随即,他将电话接了起来。

"我刚刚喝了点酒,这会儿没法开车回来,你打车到玫瑰天堂来接我回家!"电话那头传来江芸的声音。

"可我这会儿还得给来福洗澡呢?"萧张有些为难的说道。

"来福重要还是我重要!"说着电话便被挂断。

挂了电话,萧张一脸的无奈,这便是这三年来他在江家最真实的写照,江家的人除了他面前的江宁外,没有一个把他当人看,在他们的眼中,萧张不过是他们呼来唤去的工具罢了。

"怎么了?"江宁问。

"你姐说她喝了酒,不能开车,叫我去玫瑰天堂接她回来!"萧张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笑容说道。

"我姐不是说跟闺蜜去看电影吗?怎么跑玫瑰天堂去了?"闻言,江宁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萧张心里自然也有数,但是他也没说破,于是对着江宁说道:"可能是看完电影,顺便去吃了个饭吧!"

"玫瑰天堂可是情侣餐厅,姐夫,难道你不觉的有什么不对的吗?"江宁问。

江宁恨不得将那天她看到的全部告诉萧张,她之所以此刻出现在这里,便是想给萧张说出实情,可是想到江芸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所以,每每话到嘴边,江宁还是有些顾虑。

听到这,萧张大概能猜到,江宁应该是知道些什么了?不然她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但是,萧张依旧装傻说道:"可能是那家餐厅的菜比较有特色吧!我跟小芸之前也去过几次,她可喜欢那家的菜了!"

"姐夫........."

"小宁,你还是先出去吧!我要快速给来福洗好澡,你姐还等着我去接呢?去晚了,她又要骂我了!"萧张说道。

"那你去接我姐吧!我来给来福洗澡,免得她回来又不给你好脸色看!"江宁对着萧张说道。

"这.......好吗?"

"没事,我能搞的定,你快去....."江宁推着萧张离开浴室,关上门,长叹了一口气。

果不其然,在江家,唯一一个对萧张好的只有江宁,萧张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离开浴室,萧张便匆匆出了门。

很快,萧张叫的车便到了,上了车,直奔玫瑰天堂餐厅而去。

差不多半个小时,萧张便来到了玫瑰天堂餐厅门口。

他很快就发现了江芸的身影。

江芸今夜穿着一身白色长裙,此刻的她正站靠在她那辆红色玛莎拉蒂前张望着。

她依旧那么引人瞩目,夜色下的她有一种朦胧美。

萧张和江芸虽说已经是三年的夫妻,但是除了在外人面前装得有些亲密外,在没有外人之时,他们甚至连手都没牵过,更别说其他。

不可否认,江芸真的很美,但是萧张对她真心没有一点动心,当他知道江芸和沈良的破事儿后,他甚至觉得这女人很恶心。

萧张朝着江芸走过去,江芸也在这一时间看到了他,脸上瞬间露出了不满,对着萧张说道:"你怎么回事?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了吗?"

果不其然,又被骂了,不过好在萧张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也没太放在心里,说道:"给来福洗澡耽误了些时间,对不起,老婆!"

"谁是你老婆,这里没有外人,请注意你的用语!"江芸说着,打开车门,走进副驾驶座。

萧张也打开车门,走进车里。

就在萧张关上车门那瞬间,从后排突然冒出一个人影,然后用一个麻袋将萧张脑袋套住,紧接着他只觉得自己的后脑被人狠狠重击,然后便没了知觉。

................

一股凉意袭来,萧张缓缓地睁开眼睛。

"啊,头好痛!"萧张觉得后脑传来隐隐的疼痛感,他甩了甩头,下意识的想伸手摸一摸自己的后脑。

只是下一瞬间,他傻眼了。

"我这是在哪?"萧张发现自己全身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挣扎几番,动弹不得,此刻的他全身湿透,还时不时有水滴顺着他的身体流到地板上。

很明显刚才那股凉意是被人拿水泼了他一身。

"呀呀呀,张导,您醒了?"突然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从萧张身后传来。

萧张扭动自己仅能动弹的脑袋往身后看去,只见一个身着一身名牌且长得很是帅气男人搂着一个一身白色长裙且极为漂亮的女人正走向自己。

而在两人身后的门口处,站着俩高大的黑衣大汉,俩黑衣大汉带着墨镜,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看这打扮,应该是这帅气男人的手下。

萧张一眼就将他们认了出来。

眼前这一身白色长裙的女人正是萧张的妻子江芸,而将她搂在怀里的男人便是她的姘头也就是江七七的生父--沈良。

直到此刻,萧张似乎才想起些什么?

他记得昏迷前,他上了江芸的车,然后被人用麻袋套住了脑袋,紧接着被人打晕,之后的事情,他就一概不知了。

"江芸,你她妈真是个贱人,你这样对我,良心就不会痛吗?快把我放开!"萧张咬牙切齿的怒视着依偎在沈良怀里的江芸,不停挣扎着,试图挣脱掉绳索。

"张导,别生气,别生气,这事儿不怪小芸,怪只怪我手下那帮兄弟不会办事,我明明是叫他们把您请来,可他们,唉,真不好意思,我替他们向您说声抱歉!"沈良说道。

"你们是怎么办事儿的?我是叫你们把张导请来,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沈良冲着门口的俩黑衣大汉怒斥道。

俩黑衣大汉闻言,一脸懵逼,不是你丫的吩咐我们这么做的吗?怎么这儿反倒怪起我们了?

但很快俩黑衣大汉便反应了过来,齐声对着沈良说道:"良少,对不起!"

"你们跟我说对不起干嘛?你们对不起的是张导,不是我,快跟张导道歉!"沈良依旧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说道。

"张导,对不起!"俩黑衣大汉得到沈良的指令后,弓着身子,齐声说道。

"张导,您看,兄弟们都跟您道歉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他们吧!"沈良咧笑着对萧张说道。

"别给我装了,说,你们这对狗男女把我绑到这里,到底要干什么?快把我放开!"萧张怒道。

"张导,话不能说的这么难听,我这是请,请您来的!"

"我叫萧张,不是什么张导!"

萧张虽然很不想承认自己姓萧,但如今事实摆在他面前,他不得不承认。

"哟,还改名儿了?"沈良闻言有一些诧异,江芸亦是如此。

"张导,额不,萧导,您看您把话说的,您是个大导演,我请您来,当然是找您拍戏的!"

"我他妈的就是一个活得人不如狗的上门女婿,不会拍什么戏,更不是什么导演!"

"不不,您很快就是个大导演了!"沈良笑道:"这不,我连设备都给您准备好了!"

顺着沈良的视线,萧张看到自己的正前方摆放着一台摄像机,而在摄像机的前方是一张床………。

"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我都说了,我是请您来拍电影的!"沈良继续说道。

"咱们华夏的电影行业,近些年来如雨后春笋办快速发展着,各式各样的题材都有涉猎,都取得不错的成绩,票房也是一路飘红。",

"唯独有些题材没人拍,也没人敢拍,要不咱们今天就拍一部不一样的大片如何?"

沈良说着,无耻的笑了起来。

《真龙赘婿》小说完结啦,想阅读全文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真龙赘婿》即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