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王者老婆》章节目录by咕噜散人精完整版在线阅读

  • 时间:
  • 小说我的王者老婆作者:咕噜散人精
  • 来源:ZW

《我的王者老婆》章节目录by咕噜散人精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的王者老婆》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我的王者老婆精彩简介:《我的王者老婆》该小说的主角是林凡叶琉璃,是咕噜散人精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社会都市小说,已上架,全文讲述了暗黑世界第一王者,整天被捡来的老婆威胁....直到那一天,这个绝色老婆才明白和自己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男子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我的王者老婆小说全文阅读

第1章被威胁去民政局

富源大酒店。

一间总统套房。

叶琉璃朦胧的睁开双眼,大脑还处于一片浆糊状态。

"嘿,醒了啊,你都了三个多小时,再不醒我真送你去医院了。"男子很富有磁性的声音,二十五六这样,五官硬朗,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容,"你中的情毒我帮你解开了,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意思意思几百万就行了。"

这男的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酒店房间?叶琉璃表面纹丝不动,手却下意识的摸了下腰间的随身携带的匕首。

空的。

手指触摸到自己光滑的肌肤。

叶琉璃下意识低头掀开盖在身体被子。

瞬间,叶琉璃倒吸一口冷气。

此刻,她居然赤裸身子!!!

"我想起来了!"

因为脑袋昏沉,叶琉璃看着林凡好一会才想起来。

三个小时之前,她奉命前去暗杀星门的门主,结果以失败告终。最要命的是她不小心中了情毒。

叶琉璃一路逃跑,体力支撑不住的时候,上了一辆出租车,威胁后座男子送她回到酒店,之后就陷入昏迷中。

应该是眼前男子送她回到酒店了。

"我的毒解了?"

听到自己身中的情毒居然解了,叶琉璃直接傻了,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

因为身中情毒之后,只有三种办法才可以解毒。

第一,最佳方法,找到解药。

第二,和男子进行不可描述画面。

第三,找到一块冰窟地方,躺上三个小时,这极大考验中毒者意志力和忍耐力。

但现在,她是赤裸身子,浑身黏黏的,似经历某种剧烈热身运动一番。

也就是说!在昏迷过程中,她被眼前男子.....睡了?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得通,怪不得身子黏黏的。

"你没事吧。"林凡关心问道,情毒应该全部解开才对,为什么一副傻呆的样子?

嗡!

就在这个时候,叶琉璃看见床头柜上自己携带熟悉的匕首,瞬间抓住,直接顶在林凡的脖子上。

"王八蛋!你都对我做了什么!"叶琉璃双眼喷出怒火。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你这是恩将仇报啊。"林凡欲哭无泪,刚一醒来就拿着刀吓唬救命恩人,这样真的好吗?

"说。"叶琉璃眼神冰冷,杀气腾腾,一想到自己的身子被一个陌生男子给玷污了,她就气得浑身要炸了。哪怕是这男子是"好心"救她。

"美女,我给你解释一下我们见面的经过啊,先冷静,你的手不要抖,三个小时之前,我刚从非洲飞到海北市,我自由呼吸祖国的空气,出机场后,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正要下车的时候,我看见你被一群人追杀,你当时丧失病狂拿着刀威胁我和出租车司机。我本着雷锋精神送你回酒店"

"是吗?那么你给我解释清楚,我身上的衣服呢!还有这床单血迹是怎么回事!"

叶琉璃愤怒的叫吼着。

从小懂事起,就没有哪个异性敢轻薄自己。此外她还有洁癖,但是,刚才醒来的时候,她察觉自己的嘴巴居然充满了烟的味道,也就是说,这个男子在轻薄她的时候,还把手指插进她的嘴巴里。

这画面,简直无法想象。她近乎处于一种即将心理崩溃的状态,作为黑暗世界一流的杀手,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内心是无比强大。可是,当真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她也会像其他女子一样,内心无助,愤怒,羞辱。

"这个,我说床单上的血是我手指的血你信吗……"

"你说我信吗?你救我是一回事,你轻薄我也是一回事!"叶琉璃内心充满了矛盾,眼睛深红。退一步来说,被眼前的男子轻薄,比被星门的人轻薄羞辱来得更好一些。

"好吧,解释就是掩饰。"

林凡看了看完好如初的中手指,这尼玛根本无法解释啊……难道说,老子用你的刀割破中指,让你吸血后,情毒就解开了,这说出去,谁信啊!

老子容易吗?

要不是看在你长得如花似玉,气质又完美的份子上,老子才不会放血给你解毒呢。

老子的血可是比龙血还要精贵的!

这妞是得到了天大的机遇和造化,才能喝到他的血。

可眼下,这妞认定自己拿走她的清白,真是天大的冤枉!

"你!"看到林凡已经放弃解释,叶琉璃的眼眶红了,滚烫的泪水决堤宣泄而出,握着匕首的手似乎更颤抖,想上前一刀了解了林凡。

"滚,马上给我滚。"

最后叶琉璃咆哮。

这娘们杀气很浓,真想干掉他啊,哎,这个世界当好人就是这么难啊,先让她冷静冷静吧,林凡举起手掌:"那好吧,我先走,其实我真没轻薄你。"

转身把门关上。

林凡就听到里面传来叶琉璃嚎啕大哭,这什么啊?救人还被赶出来?自己的背包还在房间呢?

算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在背包。估摸等这娘们想明白后,应该会找到他的。送一笔钱给他当做好人费,那就行了,林凡要求也不算太高。

出酒店后,林凡拦下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这个地放。"

林凡递给出租车一个纸条,上面有地址。

十几分钟路程。

"到了,小伙子。"出租车师傅回头对着正在闭眼的林凡说。

林凡掏出钱夹子,递钱,下车,看了一眼,点头,应该是这个地方无疑了。这里的楼房都是上个年代建造,日子久远,基本上属于高危楼。到处可见拆字。

林凡按照记忆,走进一个铁锈斑斑的大门小区。

"这是我爸爸妈妈留给我的房子,我是不会走的,我大伯给你们的借条和我没关系。"

一个女子大声喊道。

"哈哈,小丫头,你太天真了,这个借条是具有法律效益的,你打官司必输,我告诉你,聪明点,马上给搬出去,否则,我们哥几个好好伺候你!"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我,我报警了!"

女子声音有点熟悉。声音已经有哭腔。

林凡定眼一看,这不是兰梦溪妹子?麻痹的,敢欺负我的梦溪妹子,都要死。一股强烈的暴怒负面情绪油然而生。

"梦溪!"林凡忍不住喊道。和照片中的人没什么两样,他此次回到神州,为的就是她!

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兰梦溪回头看。

这是一个肌肤有点黝黑年轻男子,可是自己好像不认识他……

"喂,小子,你是这丫头的男朋友吧?"

"你来得正好,马上领走她,否则,我们就对她....嘿嘿嘿!"

一名纹身的男子牛逼哄哄的走到林凡前面,手指着林凡的额头,一脸我是混道上派头。

"哦,是吗?"林凡努力压制的磅礴的杀气,一回到国内就大开杀戒?也没什么问题的,这些估计都是本地败类,人渣,灭一个算一个。

"大哥你快走!"兰梦溪急忙喊道,虽然不认识这人,但他路见不平出来喝住那些混混打手,心里很是感动。不想因为男子为他手上,这些混混都是高利贷集团的雇佣打手,在这一代人见人怕。

"十秒时间滚出我的视线,否则死!"无视面前这个五六个打手嚣张气焰,林凡冷冰冰的说道,他已经在极大克制内心的杀气,机会给你们。你们不争取!

那就死!

"哪来的煞笔,还他娘想当英雄,看电影看多了吧。"这纹身男子正要上前好好教训一番林凡的时候,只听得一阵滴滴车的喇叭声响起。

众人扭头看过去,一辆奥迪A8缓缓行驶进院子。

车子停下后,下来了一个气质和相貌极佳的女子,就是这脸上冷冰冰的,好像全世界欠了她几百个亿一样。

林凡一愣,这不是之前救过的中毒的娘们吗?这么快就找到自己了?看样子是有钱人家的姑娘。这是想清楚了,打算送钱过来报答自己的吧?总算是好人有好报!

"滚。"叶琉璃走过来,对着那几个打手不带任何感情说道,眼神中那种不屑和轻蔑简直不要太明显。

"你谁啊,开个奥迪就了不起啊,我们天哥也是开奥迪的。"一个混混立即喝道。

"闭嘴。"纹身男声音都哆嗦了,回头一个大嘴巴招呼上,小弟有点懵比了。

"叶,叶小姐,实在是抱歉,我这手下瞎眼不认识您。"纹身男上前心惊胆战解释,弯腰,不敢看叶琉璃。

整个海北市,只有一辆奥迪车挂一副九五至尊的车牌号。

叶家,叶琉璃大小姐的座驾。

自己的老大天哥在叶家前面,就是一只蚂蚁的存在,得罪叶小姐,这不是找死吗?

"滚。"叶琉璃没兴趣知道什么天哥不天哥的,吐出这么一个字,这些垃圾,不配和她说太多的话。

"是,是,我们这就滚。"纹身男不知道为什么叶大小姐会来到这么一个平民窟,但,眼下先逃命再说。至于房子的事情,回去再和天哥说。

纹身男立即带着几个手下逃之夭夭。

"跟我上车,我有话对你说,"叶琉璃盯着林凡说道。命令式的态度。

"喂,我的背包呢,我以为你是来还我的背包的!"这妞好像很高人一等的样子嘛,这样不好,做人要亲和一些。哪怕叶琉璃的容貌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存在。可是,林凡也是有脾气的。

救了她不说,还把自己赶出酒店,还污蔑自己羞辱他?做好人,真是要不得啊。

"我有事情对你说,就几分钟。"叶琉璃冷淡的看了一眼林凡,回到车里。似乎相信林凡会跟着来。

"好吧。"林凡最后答应,叶琉璃应该是一个大女子主义者,转头对着有脸蒙圈梦溪道,"梦溪,你等我一会儿。"

林凡上车。

兰梦溪脑子处于浆糊状态,男子到底是谁?似乎和她很熟?还有这个叶小姐做什么的?为什么那些放高利贷的打手这么怕她?

车里,叶琉璃如女王一般看着林凡。

"好厉害,这么快找到我,看样子,我不应该救你的,搞不好我会牵连其中的。"林凡打破沉默,总不能这么一直眼睛对眼睛吧,估计这妞找自己也没好事。

"是吗,估计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叶琉璃语气无比的冰冷。一股浓浓杀意正在她身上蔓延出来。

"我管你什么身份,杀手也好,大小姐也好,我救你,和在路边看见一只猫受伤了出手救下道理是一样的。"林凡淡然道,估计这叶小姐是杀手吧,你说你去刺杀别人,反而中了情毒,绝壁江湖经验太少了。哎,温室里的花朵。

"你救我一命,我不会杀了你的。"叶琉璃收敛起杀气。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杀了我呢,感谢感谢。"林凡眨巴眼睛说道,这叶大小姐杀气很浓啊。

奶奶的,果然救下这娘们,麻烦就跟着来了。

叶琉璃就像是一块寒冰,一直盯着林凡。

"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大。居然和自己对上了。"叶琉璃心里有点对林凡刮目相看。

她可是令人黑暗世界诡秘的王者杀手。

基本上没人和自己对视一分钟。

就这么对持一分钟之后,叶琉璃似乎妥协了,从包包里拿了几张纸出来:"看一下。"

"什么鬼?给我钱吗?也对,我救了你一命,给个几百万是很应该的,你应该很有钱。"林凡接着合同纸低头看,越是往下看,有点不对劲啊!这什么鬼啊?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槽的规定,比如,乙方必须无条件支持甲方…乙方不能对外宣布和甲方的关系,如果宣布,也是让甲方来宣布。

还有什么乙方在没有得到甲方容许下,禁止上床。

太多了,林凡都没有看完。

"不好意思啊,我问一下,你这什么规矩啊,我一个字不明白?"林凡真诚的眼神。

"婚前协议。"

"婚前协议?"林凡煞笔了,提高音量,这娘们脑子进水了啊?难不成她让自己娶她?老子才刚回国呢,可不想结婚这么早。就因为就她一命?太保守,太封建思想了吧?

"和我去民政局领取结婚证。"叶琉璃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

"你确定,你没发烧!"林凡嘴角一片抽筋。

就算是面对一个加强连的围剿,林凡都不会这么懵比。

"你知道我的事情,所以……"后面的话叶琉璃没有说出来。玷污老娘,老娘让你帮点忙什么了?会死啊?这是看得起你了。她叶大小姐只要一声令下,海北无数公子哥排队过来伺候她。现在倒好,自己亲自去"主动"要求男子结婚。

"叶小姐,你误会了,其实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们之间都是清白的,我估计你很有钱吧,但这和我没关系!"林凡有点无语啊,哪怕是真的有了肌肤之亲,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种协议,这样是不行的,夜总会大把一夜情,难道发生关系了,都来什么协议?

再说了,自己日没日她,她是真感觉不出吗?

温室的花朵在这种男女经验上都是这么.....苍白的?

"我们只是暂时结婚,我利用结婚证挡一些人而已,事成之后给你三千万。"叶琉璃缓缓道。

"哦,假离婚,给我三千万啊"林凡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不过居然给了三千万,真是豪无人性啊。

"是的,你帮我,我给你钱。"叶琉璃没有任何表情说道,对林凡当然不可能有男女的感情。有,也是不爽、痛恨。但又无能为力。想到,之前家里人给她巨大压力,叶琉璃只能通过这个办法,来阻挡一些人,一些事发生。

林凡的出现,或许正好能解决这个问题。至于为什么是林凡,只能说,林凡是第一个和她发生关系的人。

并且,这个王八蛋长得不丑,那就行了。

主要的是,林凡好像很喜欢钱,只要他喜欢钱就好办事了。

"这个,我要是拒绝呢?"林凡干笑一下,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要么,我杀了你,要么,你杀我。"叶琉璃一副鱼死网破的样子,"我们只是假结婚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你就自由了。"

"哈哈,开玩笑的,三个月赚三千万,这种生意上哪里找,我答应就是了。"

林凡答应下来,这妞非常的强势,哎,以前都是男的强迫女人结婚,现在反过来了。

世道变了。

人心不古啊。

看来这婚必须得结了。

"马上跟我去民政局。"

"好的,我简单梳洗一下,换一身帅气的衣服就去。然后和我那个妹子说一下情况,可以吧。"

"给你五分钟时间!"

林凡下车,快速走到兰梦溪的前面:"梦溪,我是你哥哥的朋友,我叫林凡,这是你哥哥给我的相片。"

林凡拿出一张兰梦溪的相片。

兰梦溪一愣,这是她上高中的拍摄的相片。哥哥在她上高一的时候离家出国打工了。这些年都没回来过,但隔着两三月就寄钱回来。

"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哥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过你的名字。"兰梦溪惊喜,怪不得林凡这个名字有点印象。

"想起来就好,晚上我去你吃宵夜。然后说你哥哥的事。"林凡拍了下兰梦溪的肩膀,"你家在哪?我想洗一把脸。"

"林大哥,你跟我来。"兰梦溪领着林凡回到家。

房子很老,家电家具都是老古董。父母离开后,兰梦溪就一个人住家里,。上了大学就住大学寝室。

林凡洗了一把脸,整理了一下衣着,人生第一次去登记结婚,意义非凡,虽然是假结婚。

"等我回来。"

林凡出门。

上了叶琉璃的奥迪车。

上车后,林凡瞥了一眼还是冷冰冰的叶琉璃,笑着说:"老婆,你先一次性给三千万呢,还是先付预定金。"

"你说什么!"叶琉璃一个杀气十足眼神扫在林凡的脸上。

第2章我不哭

"你的反应很大嘛,我们都结婚了,不叫你老婆叫你什么?那还是先说钱的事情吧。"

谈钱伤感情。

咱就只谈钱。

"我会先给你五百万的订金,三个月之后,剩下的钱,我会打给你。"叶琉璃说道。

"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我们出发去民政局领证。"

……

"那个,我都要和你结婚了,需要做点什么,你总得告诉我吧,我可事先和你说,我不是那种随便出卖色相的人。"

"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发生不可描述画面,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不能强迫我。"

"我现在对你一无所知,要是面对未来的岳父岳母,需要注意点什么,你得把你的资料你们一家子的资料给我看看吧。"

"如果你坚决要和我发生关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钱,三千万一次,一次三千万。不能还价。"

在车里,林凡喋喋不休问话。

叶琉璃烦了,有种上了贼船的冲动,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给我闭上你的嘴巴,需要做什么,我会告诉你的。"

和你发生关系三千万一次?

你当你什么人啊?

臭不要脸的男人。

狂妄,自大!!!

……

民政局全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夹道欢迎。

叶琉璃和林凡很快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不得不说,有钱人办事效率就是高。

"哎,和我拍照全程冷着一张脸,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威胁你,胁迫你呢。"

"你在唧唧歪歪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巴。"

叶琉璃忍无可忍,这家伙就是一个话痨,这个决定是不是错误的啊。

"好吧,我不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我现在是和你回家吗?"林凡问道。

"不用,给你两天时间,然后去金色家园小区找我,保安问你,你就说来找我。"

"听说金色家园小区是这里最有钱大佬住的地方,能在里面买房都是千万级别身价,难道,难道你的家里是身价上百亿的家庭吗?太好了,我穷苦了大半辈子,终于有一个像样的家了。"

林凡很是高兴的说。

叶琉璃懒得理他,厚颜无耻,从没见到哪一个男人这么不要脸。

哪怕叶家真有钱,但你作为一个男人,能不能有点尊严?

不过,叶琉璃又想了下,自己看中不就是林凡喜欢钱这一点吗?

只要林凡听话就可以了。

"你可以滚了,两天后找我报道,如果你消失不见,你活不过三天!!"

哎呀,又被威胁了,这个女人就不能说点温柔点的话吗。

"没问题,但记得一定先打钱过来哦,这是我的卡号,记住哦。"

林凡公私分明。

这个女人,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利用他来当挡箭牌?

呵呵,难得回国一次,就陪她玩玩这个游戏吧。

看着林凡消失视线中,叶琉璃低头看着结婚证,大红字的结婚证,提醒自己,她叶大小姐结婚了。

人生第一次结婚,就这么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结婚了,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吗?

就好像,第一次被林凡拿走清白一般。

混蛋,三个月之后,叫你滚蛋。

林凡走回兰梦溪的家。

尼玛,这下玩大了,哈哈,如果被那些下属知道回国第一天就被一个美女威胁去领结婚证,只怕会震惊得好笑掉大牙吧。

"三月三千万,也可以了。"林凡还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和叶琉璃扮演夫妻。

希望,这三月和平度过,千万别整出什么幺蛾子的事情来。

"林凡哥,你回来了啊。"

一进门,兰梦溪就很关心的问道。

"对,回来了,妹子,肚子饿了吧,哥带你去吃点。"

"林大哥,在家里吃吧,外面的东西不太干净,我会煮很多菜的,我去菜市场买菜,你等我。"

真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妹子,林凡笑着说:"那好吧,我和你一起菜市场买菜,不过我来下厨。"

兰梦溪惊讶:"林大哥,你会煮菜?"

"妹子,你这太看不起人了吧,我的厨艺堪比五星级大厨师,我们走吧。"

就这样,兰梦溪带着林凡去附近的菜市场。

林凡本来想说点梦溪哥哥的事情,但看兰梦溪这么兴高采烈的神色,最后又咽回去,真的不想看到梦溪又伤心一次。

要不等晚上吧,梦溪也是一个成年人了,有权利知道她哥哥的事。

菜市场,很多买菜的大妈,卖鱼大爷,叔叔们都纷纷和梦溪打招呼,还调侃林凡是梦溪交的男朋友。

林凡笑而不语,到是梦溪耳根子都发红了,一个劲儿说不是不是。

在菜市场走了一圈后,买了一条鱼,排骨,黄瓜,青菜,豆角就回家了。

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家常小菜。

"林大哥,还是我来吧。"兰梦溪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你才刚回国,就下厨,这说不过去啊。"

"梦溪,你对我太客气,不行啊,我和你哥哥年纪相当,我就是你哥哥。"林凡说,"以后我就是你哥哥,我下厨。"

"那我洗菜。"兰梦溪不再坚持。

"这个是没问题的。"林凡笑着。

两人走进厨房开始忙活。

半个小时之后。

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出现在客厅饭桌上。

"哇,林大哥,我光闻着味道就是食欲大开了。"兰梦溪鼻子狠狠嗅了几口。

林凡得意炫耀道:"必须的啊,你以为我是吹牛逼的啊,五星级厨艺水平呢,请坐,请坐。"

兰梦溪和林凡坐下。

"来,你多吃点,有点瘦,不好不好。"林凡给梦溪妹子夹着一根骨头。

"谢谢林大哥。"兰梦溪笑容满面,自己的父母先后离开,哥哥去外国后,她就变成孤家寡人,现在林凡的到来,让她觉得不那么孤单。

"以后,我就是你大哥。"林凡说道。

兰梦溪点头,一边夹着饭菜,一边好像很随意的问道;"林大哥,是不是我哥出了意外,你才回来的。"

林凡抬头看了一眼兰梦溪,梦溪还吃着饭菜,但,林凡清晰感觉到她是在刻意压抑内心的崩溃的情绪,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嗯,你哥确实出了意外,在非洲的时候被叛乱份子误杀.....嗯.....临终的时候,叮嘱我一定要回国看看你。"

兰梦溪大口大口的低头扒饭菜,好像一个月不吃饭才了。

"这是你哥哥留给你的。"林凡把一张银行卡拿出来,"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健康长大,毕业以后好好生活。"

"梦溪,你没事吧。"

"林大哥,我没事,我很好。"兰梦溪笑了笑,夹着排骨吃起来。

只是,眼眶红红的。

不能哭。

兰梦溪,你不能哭。

你是一个女子汉。

要坚强一点。

兰梦溪仰头,把眼泪收回去。

"林大哥,你炒的饭菜真好吃。"

"是吧,以后我多给你炒点。"林凡说,"我会呆在海北几个月。"

"那就这么说定哦。"兰梦溪说,"不能骗人。"

"骗人是小乌龟。"

"林大哥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兰梦溪站起来,"你慢慢吃。"

"好。"

兰梦溪去洗手间。

关上门。

拿着毛巾放在嘴里,再也坚持不住,内心的痛苦和悲伤情绪发泄出来。

林凡站起来,想过去敲门安慰一下,最后,叹息一声,回到座位上,夹着饭菜吃。

五分钟后。兰梦溪走了出来,平静得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梦溪,这个房子是怎么回事?"林凡问道,。

"我大伯在我爸爸妈妈离开后,就一直想把我发赶出去,这里房子要拆迁了。"兰梦溪回答,"我不会答应他的,这是爸爸妈妈留下的房子。"

"我估计是你大伯和高利贷的联合把你赶出去的,我带你去找你大伯说这个事情。"

兰梦溪点头,自己一个女孩子肯定不敢找大伯理论的,如果有林凡大哥的话,大伯应该不会这么欺负她。

行,就和林大哥一起去找大伯理论。

第3章没人能欺负你

兰梦溪的大伯是一家酒店的大厨。

兰梦溪和林凡来到酒店大门后,兰梦溪就给大伯打了电话,大伯约他们在酒店后门见。

在酒店后门,等了两分钟这样,一个穿着厨房衣的胖男子吊着牙尖走了出来。

"梦溪啊,找大伯有事吗?最近你好像有点瘦了,是学校吃不好吗?"大伯兰彪笑容看样子很和善,问道。

兰梦溪呵呵一笑,大伯这个笑容是典型笑里藏刀。

大伯是什么人,在父母离开后,兰梦溪清楚得很。

大伯一直惦记家里那一套房子,时不时找她谈话,有些时候还用上要挟的话。

"大伯,我今天来就是为了一件事情,你在外面写的借条,为什么写的是我家房子,那是我爸留给我的房子。"

兰彪听到梦溪的话就有点不高兴了:"我说梦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个房子我也是有份的,我可是你大伯,至于借条的事情,我在外面赌输了,愿赌服输,就把房子抵押了!"

"那不是你的房子,那是我爸爸的房子,当年爷爷临终的时候,遗嘱说得很清楚,我爸在老房子,爷爷给了你一笔钱出去买房,这也是你同意的!"

兰梦溪愤怒了。

大伯太不讲理了,凭什么啊,就欺负她没人帮了?

"梦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现在爷爷走了,你爸爸妈妈也走了,就我一个亲人了吧,听大伯的话,把房子给高利贷,你来我们家住,我们家有一个房间给你,这样我们也能照顾你啊。"

兰彪很是为对方考虑的样子:"你大哥在国外不知道生死,现在家里就剩下你一个人,肯定很寂寞吧。"

"这个是你的男朋友吧,挺好的,你们大学生就是浪漫,如果你们想一起住进来,也可以,你们想单独住呢,我给你们一万块钱,这样算可以了吧。"

林凡笑了笑,这是黄鼠狼来拜年了,兰梦溪这个大伯脸皮很厚嘛。

"大伯,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阴谋得逞的,当初我爸爸妈妈车祸死亡得到的赔偿金,你说你得了绝症,骗我拿走了十万块,现在,你还有脸说!"

兰梦溪没想到大伯会这么不要脸,猪狗不如,狼心狗肺。

"兰梦溪,你别给脸不要脸,房子的事情我说了算,你要是还想当我是大伯,你就听我的话,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兰彪直接威胁。今天就把话挑明了。

"你......你猪狗不如!"兰梦溪气得肺都要炸了,真没想到大伯会这么混蛋,私下和善的面具,开始威胁自己了。

"今天,就签字,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

兰彪冷笑道,正好,自己找上门了,不用他亲自跑一趟。

"梦溪,别气身子,我来说说。"

林凡拍了下兰梦溪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动怒,有自己身边,一定会搞定这个事的。气坏了身子不值得。

"梦溪的大伯……"

"年轻人,毛都没长齐,别来参合我家的事情,这里没你的事!"

林凡本来要说点道理的,直接被兰彪打断了。

兰彪一脸要吃人的表情。

"梦溪,今天晚上,你把合同文件给我签了,否则,别说我翻脸不认人。"兰彪说道。

"我本来和你说点道理的,但是,我发现和煞笔是说不了道理的!"

林凡眼神露出一种渗人的寒光。

本来呢,在兰梦溪前面,好好说道理,坐下来把事情谈妥了。

可是,兰彪逼人太甚啊。

猪狗不如啊。

对于这样的煞笔,不打一顿,对不起自己啊!

"你说我是傻逼?你他妈的找死啊!"兰彪气得乐乎了。

林凡敢骂自己?

他吃了豹子胆了?

"你呢,现在给梦溪道歉,梦溪原谅你了,我就不打你。"

"徒弟们,出来。"

兰彪冲着厨房大喊一声。

一阵脚步的声音。

酒店厨房的大门跑出来了6个厨师,有拿着菜刀的,有拿着锅铲的。

"凡哥,现在怎么办啊?"

兰梦溪着急神色,真没想到大伯速度叫来这么多人。

她正要拿出电话报警呢,林凡就阻止她。

"梦溪,不用报警,这是家务事"林凡说,警察来了,也是调节而已,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

"我说了,他要和你的道歉……"

"小子,你长能耐了,敢来这里闹事。"

几个厨师最一个个眼神不善看林凡,这年轻人脑子进水了吧。

"德保,这个年轻人说要我道歉,你说,我该怎么办?"兰彪得意道。

德保是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拿着一把菜刀,威风凛凛样子。

"彪哥,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在学校装比惯了,出了社会也随便装比!"

"我很羡慕大学生啊,可以睡很多妹子。"

"我才小学文化。"

"没办法,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毛病。"

一群厨师放肆大笑起来。

"年轻人,老子奉劝你要低调。"

德保不在说废话,握着铁管第一个冲上去。

铮!

"林凡哥,小心。"兰梦溪惊慌大喊,下意识的上前拦着冲过来的德保。

林凡暖心一笑,梦溪真是很勇敢的丫头,一只手握住梦溪的手腕,梦溪马上身子动弹不得。

而林凡不闪躲,就这么用左手迎上去。

林凡这个举动直接让不少人懵比了。

空手抓铁管?

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啊?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大概是想在美女前面上演英雄戏码。

德保可是厨房里大力士,这一铁管砸下去,呵呵,直接让林凡躺在医院几个月。

下一秒钟,林凡左手稳稳抓住了那袭击过来的铁管。

"你...."

德保瞠目结舌。

抽不出铁管了!

他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还是不能让铁管移动半分。

这怎么可能的?

"喜欢砸人是吗,我来帮你。"

林凡露出一个渗人的冷笑,直接抢夺德保手中的铁管。

喀!!

咔嚓之声清晰传开。

这是骨头断碎的声音!

"啊!"

德保的右手肩膀被林凡手中铁管砸了一下。

立刻,右手臂软绵绵的塔拉下去。撕心裂肺的叫喊着。

额头,脸上全部是汗水。

"打死他!"

"曹!"

几个厨师见势不妙,赶紧一窝蜂冲上去。

林凡拿着铁管,直接乱入人群。

咔咔咔咔!!!

骨头断碎的声音如音律响起,阵阵不绝于耳。

"我的手臂!"

"我的脚要断了!"

"我的膝盖骨啊!!!"

……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这几个冲上来打算教训林凡的厨师全部发出狼嚎声倒在了地上。

肋骨,脚骨,膝盖骨,手指头,断的断,骨折的骨折。

林凡把手中铁管丢在地上,有点失望:"就这点战斗力,也出来唬人?"

"你,你,你是谁,做什么的!"

兰彪内心受到极强的震撼,这个看上去瘦瘦的年轻,战斗力居然这么恐怖。

兰梦溪去哪里找的这个战斗力爆炸的年轻人!!!

"林凡哥,他们……"兰梦溪也是说不出话来,瞪大双眼看着林凡

她看到了什么?

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时间,林凡像超人一样,把坏人全部打趴下了。

"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林凡冲兰梦溪微微一笑,"谁欺负你,我就打他。"

说完,扫了一眼在那边身子颤抖的兰彪。

"你,你不要乱来,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杀人是犯法的!"

林凡呵呵一笑,尼玛,现在说法制社会,现在说杀人犯法了,刚才没见你说。

看着一脸肃然的林凡,兰彪后退几步,他不想也变成地上那些厨师,手残脚断的。

"兰梦溪!你个贱人,你们敢吓我爸,我不会绕了你们的!"

一道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

一名打扮靓丽的年轻女子小跑过来。

在她的身后还有两个男人。

兰梦溪见到这个女子,脸色苍白,攥着拳头。

《我的王者老婆》小说完结啦,想阅读全文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我的王者老婆》即可哦!